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七十二章敗家

第一百七十二章敗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10 14:18  字數:3664

沈安閔也覺得拿太多了,讓安容收回去,安容笑道,「我只教你一個方子,餘下的就全靠二哥你了,要不你拿兩成,六妹妹拿半成。」

兩人還是不同意,可是安容一瞪眼,兩人就腌菜了。

事情就這麼定了,至於本錢,安容那裡有一萬兩,沈安閔可以找三老爺拿,至少能拿到五千,把鋪子開起來完全不成問題,就是規模有些小。

安容惦記上了荀止答應給她送來的錢了,不知道有多少?

這都過了午時了,怎麼還不送來啊?

安容完全忘記了,之前不想要,怕要的。

安容摘下圍裙,外面芍藥敲門道,「姑娘,老太太派了丫鬟來,讓你和六姑娘趕緊去松鶴院吃午飯。」

沈安閔站在一旁,有些憋屈,他也沒吃啊,祖母都不捎帶上他,好餓。

安容和沈安溪站在一旁,見他那摸樣,偷偷笑。

「二哥,你去忙正事吧,我和四姐姐去吃飯了,」沈安溪火上澆油道。

沈安閔的眼神瞬間變成了,你們還有沒有良心啊,他當牛做馬了兩個時辰啊,臟活累活,洗刷,連海棠不在時,添柴火都是他的活。

十指不沾陽春水,大家閨秀廚藝很重要。

安容和沈安溪很無辜,添柴火,她們真不會。

沈安閔吐血。

默默的,悲憤的出了廚房門。

「你,你,你們幾個幫我把酒罈子搬到外院去,小心點,別打碎了,」沈安閔吩咐道。

安容和沈安溪邁步出去,等走遠了,安容笑回頭,笑的如花嬌柔。

「沈二少爺,回頭請客啊,」安容笑道。

沈安閔的臉慢慢碎裂。

內傷了,徹底內傷了。

安容和沈安溪高高興興的去了松鶴院。

饒過屏風就見到一張憤怒的臉,沈安溪一下子就把脖子縮了。

大伯父生氣了,而且很生氣。

老太太扭頭瞧著侯爺的臉,眉頭皺了皺,「不就拿了你幾罈子酒,喝酒傷身,安容是一片孝心。」

侯府憤怒的臉扯了扯,頗有些無奈,拿酒就是拿酒,怎麼就成孝心了,「娘,你就算疼安容,寵著她,哪有做女兒的沒有經過父親允許,甚至連聲招呼都沒打,就把我珍藏了多年,一直沒喝的酒給搬光了。」

侯爺將珍藏和多年四個字咬的格外的重,他都沒捨得喝啊,就這樣沒了。

老太太瞪著侯爺,「告訴你了,安容還能搬空嗎?」

侯爺輕撫額頭,他也是氣暈了,他如今在老太太心中的地步,還不及安容一半呢,當著她的面數落安容,不是找罵嗎?

虧得昨兒三弟跟他抱怨,他還同情他,今兒就輪到他了。

安容臉頰微微紅,扭頭接過海棠抱著的酒罈,送到侯爺面前。

「爹,你嘗嘗這酒滋味如何,」安容獻寶似地道。

侯爺鼻子一動,隔著蓋子,他都聞到了酒香味,而且很舒服,很香醇。

侯爺迫不及待的接了酒罈,打開一聞,眼睛都冒光了。

「好香的酒,絕對是好酒!」侯爺誇讚道。

感覺到身側有咳嗽聲,侯爺尷尬一笑,剛數落了安容不應該,結果轉頭就送上了好酒,老太太該嗆駁他了。

侯爺壓下一嘗為快的心,把酒罈子擱下,「這酒還算不錯。」

安容無語,爹爹,你這樣當著祖母的面改口合適么?

老太太也一臉黑線。

「行了,安容也賠你一罈子了,酒水的事就算了,」老太太一錘定音道。

侯爺哭笑不得,「娘,我那是十幾罈子啊。」

沈安溪快笑瘋了,二哥說的不錯,一罈子酒,大伯父的怒氣就消了,忍不住道,「大伯父,以後這樣的酒,你想喝多少就有多少呢。」

侯爺假咳一聲,對著安容道,「我那酒窖還有不少的酒,你隨便搬,為父還有些公務要忙,你賠老太太說話。」

說完,邁步走了,臨走給一旁站著的小廝使眼色。

小廝麻溜的抱著酒罈飛奔了。

結果還沒走兩步,七福飛奔進來,老遠就喊道,「四姑娘,土豪給你送銀票來了。」

可憐安容正在喝茶啊,一口茶水噴老遠,茶點沒嗆死。

一屋子人都望著那信封,上面土豪兩個字蒼勁有力,雄渾霸道。

侯爺拿了七福手裡的信,掏出來一看,眉頭皺了皺。

「又是一萬兩?」侯爺驚訝道。

驚訝之餘,侯爺鬱悶了,怎麼天天有人給他女兒送錢,而且一出手就是一萬兩,這掙錢的速度,他這個做爹的都羨慕妒忌了。

老太太一臉黑線,扭頭望著安容,見她哏紅了臉,問道,「還是昨兒那人送的?」

安容很無奈,她必須要好好教育七福了,以後她的信件要默默的給她,回頭把她嗆死了,不給他娶夏荷了。

見一屋子都望著她,安容只能撒謊了,還一臉無辜的撓額頭,猜測道,「估摸著是藥膏效果極好,用了一晚上,覺得不錯,又掏一萬兩,打算再買一盒吧?」

侯爺拿著銀票,對這樣的敗家子很好奇,這絕對不是尋常人家,只是他記得安容好像只有一盒藥膏了,哪來第二盒?

安容撓額頭,笑道,「藥膏是沒了,我得讓柳大夫幫我湊齊藥材,才能調製,上回是湊巧,藥材商帶了來,這次不知道要等多久,估計要開春吧。」

侯爺沒有說話,把信遞給安容。

沈安溪瞅著那土豪二字,皺眉頭,「四姐姐,有人姓土嗎?」

安容眼角輕顫,輕搖頭道,「土豪不是人名,是一類人的外號,是指家裡錢多的沒地方用,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