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九章補救

第一百六十九章補救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9 14:23  字數:3550

一屋子丫鬟驚呆了,尤其是夏荷,臉都嚇白了,那可是砒霜!

「味道不錯,芍藥,中午吩咐廚房用這個麵粉給我做面,」安容笑著吩咐道。

說完,安容望著沈安姒。

沈安姒面如死灰。

沈安容竟然拿麵粉試探她!

「你太過分了!」沈安姒覺得自己真的可以去死了。

安容聳肩一笑,「我聽過一個故事,叫東郭先生,他救了一隻狼,最後卻險些葬送狼腹,哪怕只有一絲的可能,我也不做東郭先生。」

沈安溪也跟著沾了一點麵粉,笑道,「真的味道很不錯,要吃麵粉死,估計也是撐死的,四姐姐,你好壞,想讓人家撐死,還只給這麼一點兒。」

安容故作惱怒,「你想讓我得個『用麵粉逼死庶姐』的惡名,被人恥笑嗎?」

沈安溪咯咯捂嘴笑,「是不是恥笑我不知道,反正會笑掉人家大門牙的,好了,大姐姐出嫁在即,要好好休息,咱們去祖母那兒吧,這裡這麼鬧騰,祖母肯定擔憂了。」

說著,沈安溪瞄到一旁的芍藥。

芍藥雙眼放光,一臉誇我啊,誇我啊,我就是這麼聰明的表情。

沈安溪用帕子捂嘴,四姐姐的丫鬟好好玩,她想要了怎麼辦?

芍藥覺得自己太聰明了,她就知道三姑娘肯定會尋死覓活的找四姑娘要東西,正巧喻媽媽要做糕點,大廚房送了麵粉來。

她靈機一動。

就有了麵粉版砒霜了。

還省下了買砒霜的錢。

幾人出了內屋,身後就是一陣乒里乓啷的摔東西的聲音。

安容輕鬆肩膀,今兒心裡好舒坦,心情甚好。

身後,夏荷瞪著芍藥,「方才你都嚇死我了!」

芍藥一臉無辜,「夏荷姐姐,你好笨,我那麼愛惜性命,怎麼可能犯家規去買毒藥進府呢,那是要打五十大板的。」

要是安容買,她還得勸她打消這樣的念頭好么,芍藥就是這麼怕死。

夏荷很無語。

她真是嚇暈頭了。

安容和沈安溪兩個有說有笑的邁步進了松鶴院。

正堂內,老太太在發怒。

三太太在一旁勸道,「老太太保重身子,大夫叮囑了,切忌傷心動怒,否則不利於恢復,三姑娘太無狀了些,安容救她一命,非但不知道感激,還責怪安容救她。」

「咱們武安侯府還從來沒有過這樣恩將仇報的女兒,裴家乃積世的大族,最是注重清譽名聲的,三姑娘這樣嫁過去,不是青燈古佛就是被休的下場,現在時候還早,得趕緊的補救才是。」

「還能補救嗎?」老太太手裡的佛珠轉的飛快,越想越是來氣。

氣大夫人,這是教養的什麼樣的女兒,簡直把武安侯府的臉都給丟盡了!

三太太回答不上來,能補救嗎,心思壞了,除非幡然悔悟,不然越教越壞。

不過三太太心裡卻高興,丫鬟說沈安溪一張嘴,說的沈安姒下不來台,她就知道自己的女兒,不像自己像誰?

相比之下,三太太覺得安容心軟了,不過今兒的麵粉砒霜也著實打臉,而且巴掌打的夠響亮。

瞧見安容和沈安溪邁步進來,三太太眼底心裡都是笑。

兩人規規矩矩的給老太太和三太太見了禮。

沈安溪乖乖的站在她娘身邊,安容則坐在老太太身側,輕聲道,「祖母,你別生氣了。」

老太太哪能不生氣,可是看著安容乖巧的模樣,她心底的怒氣也消了不少,吩咐丫鬟道,「去把紫竹苑和玉竹苑之間小門的鑰匙給我拿來,告訴那些守院門的丫鬟,三姑娘要是在出院門一步,給我打三十板子!」

丫鬟剛要福身,就聽老太太又加了一句,「把家規、女誡、女則給我送去,每日每樣抄夠十篇,不然明兒的飯就別吃了,什麼時候抄夠什麼時候吃!」

老太太對沈安姒的懲罰,讓安容想起一句話:不作死就不會死。

原本老太太體諒她身子骨差,讓她好好將養,非得鬧出二四五六齣來,既然能四處溜達,還能又哭又鬧了,那就抄家規女誡吧。

老太太氣過後,也坦然了,不過眉頭依然皺緊,心底蒙上一層憂色,沈安姒嫁進裴家到底對武安侯府是好事還是壞事?

右相夫人只見識了沈安姒的才華,加上裴氏族長對安容喜愛有加,所以認為沈安姒也是極好的,這麼一樁好親事,她還不滿足,心比天高。

心比天高的人,往往命比紙薄啊!

老太太撥弄著佛珠,眸底晦暗不明。

安容挨著她坐著,看懂了老太太眼底的意思,那分明寫著兩個字:退親。

可是老太太還在猶豫,裴七少爺品性極好,若是貿貿然退親,豈不是對他不滿,要是右相府退親,侯府面子上又掛不住,真是兩難。

總不能告訴右相府,武安侯府三姑娘心狠手辣,蛇蠍心腸,配不上你們裴七少爺吧?

可是退了親之後呢,要把沈安姒怎麼處理,真的要讓她青燈古佛一輩子嗎,武安侯府還從沒有過這樣的先例,傳揚出去,也不好聽啊。

怕老太太想太多,憂心傷神,便給沈安溪使了個眼神,兩人拽著老太太說話聊天,把沈安姒的話題岔過去。

老太太見還有兩個懂事的孫女兒,心裡略微舒坦了些,見三太太守著屋子裡,笑道,「府里事忙,你們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吧,不用顧及我老婆子,也別太累著了。」

三太太坐在花梨木椅子上笑道,「老太太放心,該吩咐的我都吩咐下去了,有下人忙,我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罷了,只是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