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五章偏疼

第一百六十五章偏疼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8 08:06  字數:3569

連軒生怕蕭老國公惱怒,要禁他足,擔憂的夜不能寐。

周少易等著抓姦,尤其是看自家祖父高興的模樣,越發篤定有姦情,結果守了一晚上,愣是沒人來敲門。

而連軒之前劫走了安容的回信,最後蕭湛收到另外一封。

信上寫著:銀票不是你送的,那你說今兒會給我送豐厚的賞賜來,在哪兒?

蕭湛坐在那裡,看著信上內容,眉頭皺隴的緊緊的。

他沒說銀票不是他送的啊,皇上覺得禁市令下的奇怪,尤其是下禁市令的真實緣由不能讓人知曉,所以就不大張旗鼓的把賞賜送出宮了,徐公公折算成銀票是六千多兩,皇上一高興,就給了他一萬兩。

左思右想,蕭湛也沒明白自己哪句話讓安容會錯了意,難道不是土豪,銀票就不是他送的了?

便回信道:我明日派人給你送去。

安容回信:別,千萬別,你要真送,就折算成銀子吧。

蕭湛回信:好。

看著那個好字,安容身心全松,總算是了結了一樁心事,至於那送上門的一萬兩,就當是意外之財吧,就當是土豪送的好了。

安容笑的眉眼彎彎的,她也喜歡這樣任性的土豪。

外面,秋菊抓著小九進來道,「姑娘,小九腳腕上還有一封回信呢。」

安容微微一鄂,看了看小七,有些無語,至於分兩次送嗎,紙條上又不是寫不下去了。

看著信紙上寫的:土豪指的是?

秋菊看著安容,她也想知道,土豪指的是什麼意思。

小七先回來一步。芍藥拿了信就給了安容,她眼尖瞧見了小九腳腕上也有,偷偷取下來瞄了一眼,還以為寫的是什麼呢,原來真的是大家閨秀求教用的,當姑娘是夫子呢,不懂的就問。

安容心情好。決定幫荀止解疑。

冬梅去取筆墨紙硯。

才走到珠簾處。樓下傳來噔噔噔聲,冬梅扭頭,就瞧見冬兒邁步上來。

「四姑娘。九姑娘聽說你有祛疤良藥,效果極好,派了丫鬟來取,這會兒在樓下候著呢。」冬兒稟告道。

安容的好心情聽到九姑娘三個字時,就沒了一半。

「九姑娘就不知道祛疤良藥只剩一盒。我賣了?」安容勾唇冷笑。

幾個人沒事你斗我,我斗你,最後鬧得一身傷,還氣傷了祖母。卻來找她幫忙,她有那麼閑嗎?

何況父親找我要,我都沒給。我會給你才怪呢。

冬兒如實回稟傳話丫鬟,那丫鬟一臉不高興的走了。

冬兒努努嘴。沒見過上門要東西的丫鬟還敢擺譜的,九姑娘院子里的丫鬟就了不起啊,不也只是個三等小丫鬟!

丫鬟回去稟告了沈安姝,沈安姝氣的摔了一套茶盞,「她什麼意思啊,我的胳膊不用治了,居然把葯給賣了!」

陳媽媽在一旁伺候道,「姑娘,你胳膊會留疤的事,告訴侯爺,讓侯爺去找四姑娘要,四姑娘不敢不給。」

沈安姝連連點頭,讓陳媽媽去外書房找侯爺。

侯爺聽到沈安姝要舒痕膏,眉頭皺隴,他替蕭湛要藥膏,安容都不給,這時辰,那盒藥膏應該拿給閔哥兒,讓他送人了。

要侯爺讓安容放棄一萬兩,把舒痕膏給沈安姝,侯爺說不出口,大夫人為了點銀票都偷竊安容的秘方了啊!

「好生伺候九姑娘,出去吧,」侯爺擺手道。

陳媽媽隴眉,侯爺這是應了還是沒應啊?

陳媽媽回去,把侯爺的反應告訴沈安姝,沈安姝氣的小臉都皺成了一團,她就知道祖母和父親都偏疼四姐姐,不疼她了,看著她胳膊上留疤痕,一點兒都不心疼!

沈安姝越想越氣,狠狠的抓著隔著裙襖的胳膊,在心底狠狠的咒罵沈安姒,最後跺腳道,「去告訴三姐姐,她要是不想辦法幫我去掉傷疤,我這輩子都不原諒她了!」

小丫鬟帶著沈安姝的話去了玉竹苑。

沈安姒客客氣氣的滿臉是笑的見了丫鬟,再聽丫鬟的話,沈安姒滿是笑意的臉冷了下去。

這輩子都不原諒她了?

她以為她的原諒算哪根蔥呢,是能當飯吃,還是能當銀子用,小小年紀,就學會了要挾人了,果然跟她娘一樣的貨色!

沈安姒讓丫鬟打賞了傳話小丫鬟,然後坐在那裡走神。

舒痕膏的事,她自然是耳聞了。

武安侯府說大也大,說小也小,什麼樣的事,便是老太太下了禁令,照樣能傳遍侯府每一個角落,只是傳不出去罷了。

有人送了一封信來,裡面夾了一張萬兩的銀票,為的就是買一盒子祛疤膏藥,這樣的奇聞,她又怎麼會沒有耳聞呢?

一想到那藥膏,沈安姒就想吐血。

當初在竹屋,那秘方就近在尺咫啊,而且那不被人看好的黑乎乎的藥膏,竟然價值萬兩!

沈安姒一想到安容主動把藥膏給她,讓她給沈安姝,她拒絕了,沈安姒就心疼的慌,那是一萬兩啊!

沈安芸的陪嫁,所有的莊子鋪子零零碎碎的加起來,也不過兩萬兩,她等於是把一半的嫁妝推了出去。

那種後悔和心疼,豈是語言能描述的。

她完全忘記了,就算藥膏給她了,也不能換成萬兩銀子,得給沈安姝啊。

翠雲端了茶水來,面帶憂愁道,「九姑娘胳膊傷的根本就不嚴重,哪裡需要那麼貴重的膏藥,根本就是成心的為難姑娘你。」

沈安姒原就一肚子火氣,哪裡受得了這般挑撥,當即冷哼一聲,她為難,誰搭理她,大夫人禁了足,自顧不暇,還能護著她,把她禁足在屋子裡,那是對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