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四章銀票

第一百六十四章銀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7 21:03  字數:3606

三老爺一臉的黑線,連連稱是。

等他回了西苑,聽三太太把「沈二少爺」的事迹一說,三老爺的眼珠子沒差點掉下來。

「你是說名譽京都的『沈二少爺』是安容?」三老爺不敢置信道。

三太太輕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「事情到今兒,也說不清楚誰是誰了,閔哥兒也不錯,在梅花宴上,他一手出神入化的廚藝……。」

三太太不說還好,一說三老爺又想罵兒子了,「我就知道他還是那麼不學無術!」

三太太氣的臉紅脖子粗,「閔哥兒不學無術,有本事你幫著瓊山書院解決了用水問題!」

瓊山書院,竹子搭橋引水的事,沈安閔沒告訴三太太,因為當時屋子裡還有幾個丫鬟,這事關係到他入瓊山書院的問題,安容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三太太拿這話來堵三老爺,三老爺頓時無話可說,兒子雖然不學無術,可比那樣有學有術的人好太多,瓊山書院別的不多,滿腹經綸的人多啊,引水困難不還是閔哥兒解決的?

三老爺又替自己兒子自豪了。

心情一好,三老爺就想小酌兩杯,被三太太瞪住了,說起「沈二少爺」的事,三老爺是一力贊同。

「安容幫了我三房這麼多,偏咱們給她挑選的禮物都掉下了山崖,女兒家都喜歡首飾,趕明兒你去玉錦閣買一套最精緻的,就那投標的頭飾,送她一套,」三老爺笑道,隨即又羨慕道,「大哥怎麼那般命好,有個這麼懂事乖巧的好女兒。」

三太太笑道,「我如今可是喜歡極了安容,她就是我女兒!」

說完,一推湊過來的三老爺,一臉酡紅,皺眉羞道,「累了一天了,骨頭都快散架了,你再窮折騰,明兒府里一堆事兒,你來處理?」

三老爺默。

玲瓏苑,累了一天的安容揉著脖子上樓梯。

喻媽媽正修剪盆栽,瞧見安容臉帶疲色,忙將小剪刀擱下,上前問道,「姑娘昨兒夜裡就沒歇好,今兒又陪著三太太忙了一天,用些燕窩粥,就先歇下吧,一會兒再起來用晚飯。」

安容點點頭,喻媽媽就吩咐白芷下樓去端燕窩粥來。

安容坐下,拿起一塊糕點吃著。

海棠端了新沏的茶水過來,小心的放安容跟前,正要說話,外面迴廊上傳來撲騰一聲。

緊接著,是熟悉的叫疼聲。

安容秀眉輕挑,望向迴廊,笑問道,「芍藥在做什麼?」

海棠輕笑,「早上姑娘不是惱了小七和小九嗎,說要把它們逮住關籠子里,芍藥抓了半個時辰也只逮住了小九。」

還是小九不設防,被芍藥抓住了,小七見小九被關了起來,一會兒逃命,一會兒回來。

芍藥也就只能在迴廊上等它,小九在半空中時,芍藥只能抓狂了,像方才那樣撲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。

秋菊見了就惱道,「說是抓鴿子,指不定就是藉機偷懶耍滑。」

正說著,就見芍藥笑的見牙不見眼的逮著小七進來,撫摸著他的小腦袋,一臉跟我斗,遲早是輸的下場。

芍藥把小七舉到安容跟前,安容眯起眼睛望著小七,伸出手指去彈他腦門,「真當我玲瓏苑是你想來便來,想走便走的了?一大清早就不見了影子,這樣很耽誤事好不好,罰你晚上沒飯吃。」

芍藥望著安容,輕聲提醒道,「姑娘不用小七傳信么?」

昨兒夜裡姑娘明明困的緊,她塞了個竹筒過去,姑娘第二天不但眼睛黑了,還急著找小七小九,沒見到還惱了他們,顯然是找小七小九有急事啊,她可是很擅長踹測主子心思的。

安容望著小七,想起荷包里的萬兩銀票,忙掏了出來,左右看看,恨不得能看到這銀票上一個主子的模樣出來。

安容在心底問小七:這是你主子的銀票嗎?

猶豫了一會兒後,安容邁步朝書桌走去,拿了一張花箋,提筆沾墨。

很快,蕭湛就收到了信:土豪,那一萬兩銀票是你送我的嗎?

安容吃完一碗燕窩粥,本來困極的她,愣是惦記著回信,睡不著了。

不過好在她很快就收到了回信,不過這個回信讓安容很不爽。

回信上寫:我不是土豪。

安容有些想吐血,大哥,說重點啊,重點是一萬兩銀票!

安容回信:你不是土豪,那一萬兩是不是你送的?

蕭湛回信:不是。

看著信紙上「不是」兩個大字,安容驚站了起來,一臉錯愕驚滯。

不是他送的,竟然不是他送的,那會是誰呢?!

安容覺得拿著一萬兩銀票的手有些灼熱,覺得那不是銀子,而是燙手山芋。

安容徹底睡不著了。

國公府外,某個手裡拿著紙條的世子,眉頭扭了又扭,轉頭看著卜達。

「你確定你沒弄錯,我大哥是和一個姑娘在飛鴿傳信,情意綿綿?」連軒望著手裡的紙條,左看右看,也沒看出來情意在哪裡。

卜達舉出三個手指,發誓道,「奴才以項上人頭作保,奴才給蕭表少爺送東西的時候,親眼瞧見他對著紙條,笑的一臉深情,奴才眼神之毒辣,爺您可是比誰都清楚。」

連軒望著卜達,一臉的鄙夷,連只木鐲都找不到,那眼睛都長腦門上了,還好意思吹牛。

卜達吐血三升。

連軒看著手裡的小花箋,點頭笑道,「像是和大家閨秀傳信,可沒有幾個男子喜歡用花箋的。」

說著,他還嗅了嗅了,「還是帶著梔子花香的花箋。」

卜達看了看花箋,皺眉擔憂道,「世子爺,你替蕭表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