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三章歪想(求粉紅)

第一百六十三章歪想(求粉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7 14:31  字數:3473

沈安北很不想點頭的,可是沒辦法,事實就是如此。

他能說看著沈安閔倒地時,三叔一臉怎麼會這樣的表情,明顯是不信閔哥兒這麼弱啊。

「三叔好像喝多了酒,」沈安北輕聲道。

沈安閔坐在那裡,呲牙咧嘴的疼著,連說話嘴角都疼,哀怨的看著他娘三太太。

「娘,你是不是沒告訴爹,我不是真的『沈二少爺』啊?」沈安閔問道。

三太太皺眉,不悅道,「你不是沈二少爺,誰是沈二少爺,我跟你爹一提,你爹還當你大伯父在外面有私生子,你降了排行。」

沈安閔是想笑不能笑,偏又憋不住,一笑,嘴角的傷就更疼了。

沈安北、安容等一屋子人滿臉黑線,三老爺實在是太叫人無語了,居然把侯爺往歪了想。

好吧,這事不怪三老爺,因為三太太是這樣告訴他的,「老爺,那個名譽京都的『沈二少爺』其實是大哥的兒子,不是咱們閔哥兒。」

武安侯就三個兒子,年紀比沈安北小點兒的,除了是私生子外,還能有誰?

三太太沒說,她一說這話後,三老爺把侯爺一陣數落了,話題沒能繼續下去,三太太只好說,外人把閔哥兒當成是大哥的兒子了。

三老爺這才作罷,笑道,「閔哥兒和北哥兒關係好,打小就玩在一起,被人誤會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有什麼好奇怪的。」

所以三老爺不知道名譽京都的「沈二少爺」其實是安容,不是他兒子。

他還一直以為他兒子藏拙呢,畢竟沈安閔也不是沒幹過這事,比如燒菜,他就是偷偷摸摸學的。

今兒沈安北他們在醉仙樓舉行詩會,三老爺在三樓吃酒。

一行七八位老爺邊吃邊瞧樓下學子們比才斗藝,著實可樂。

後來沈安閔摺扇上的詩被人傳開。

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?

日日待明日,萬事成蹉跎。

世人若被明日累,春去秋來老將至。

朝看水東流,暮看日西墜。

百年明日能幾何?

聽聽,這首詩寫多好,多麼的發人深省,激勵人奮進,今日事今日畢。

樓上正好在勸酒啊,勸三老爺多飲幾杯,三老爺推遲說改日,改天,好么,你瞧瞧,樓下那是你兒子吧,你兒子都知道今日事今日了,不可推脫到明兒,你這個做爹的還不如兒子,應該嗎?

三老爺沒輒,只能一杯接一杯飲了。

樓下繼續比斗詩詞,沈安閔苦讀了數日,有些書里夾了安容寫的批註,所以談論起來,也算是侃侃而談了吧。

引得一群學子羨慕妒忌崇拜。

然後樓上有人不高興了,比如庄王世子。

這樣一個積極奮進的例子擺在眼前,庄王還不趁機趕緊教育自己的兒子,多向人家學學,你可是世子,可不能落後人家太多了。

庄王世子一怒,便道,「父王,武安侯府乃武將出身,想必沈二少爺武藝應該不凡,我想和他切磋兩下。」

庄王世子點頭同意了。

然後去隔壁跟三老爺一提,三老爺也同意了,他兒子可是深藏不露,連一直厭惡的詩詞都這般拿手了,何況是一直還算湊合的武藝?

三老爺是極為看好沈安閔。

沈安閔叫苦不迭,只能硬著頭皮,趕鴨子上架了。

鬥了幾個來回,然後就成現在這樣了。

「娘,輕點兒,疼,」沈安閔呲牙咧嘴道。

三太太心疼的心都揪成了一團,用手沾了葯幫沈安閔塗抹嘴角淤青,眉間儘是怒氣,望著丫鬟道,「三老爺人呢?」

「娘,爹還在應酬呢,」沈安閔苦笑道。

三太太氣的直瞪眼,「我看他是不敢回來了,看著自己的兒子被人給打了,他也不出來阻止,怕老太太罵他呢。」

沈安北站在一旁,猶豫了會兒,接話道,「三嬸兒,三叔說閔哥兒才情不錯,但是我武安侯府到底是武將出身,閔哥兒不能荒廢了武藝,從明兒起,他要親自監督他學武。」

沈安北很是同情沈安閔,一切都那麼的天衣無縫啊,完美無缺的「沈二少爺」啊,結果栽在了自己親爹手裡,完美有了瑕疵,不會武功啊,好吧,也不能說是不會武功,是武功平平,沒有獨特之處。

本來二弟就那般刻苦奮進了,三叔還來插一腳,讓閔哥兒學武,他覺得閔哥兒遲早會累死。

三太太哼道,「以前外放的時候,求他在家教閔哥兒,他都丟給夫子,如今倒好,不要他教了,比誰都上心。」

三太太說完,對沈安閔道,「別聽你爹的,好好讀書,等明年開春了去瓊山書院學習去,你爹要是有那本事,讓他去瓊山書院做夫子去。」

打私心裡,三太太可是希望沈安閔做文官的,做武將,可是跟刀槍打交道,不上戰場,很難建功立業,可是那功業都是建立在血和傷痕上的,她就這麼一個親兒子,他要是上了戰場,她還不得提心弔膽死啊?

可是學武卻能強身,所以三太太又希望沈安閔練習,囫圇的過去也就罷了,其實,只要打的過地痞流氓,不隨隨便便是個人就能欺負也就成了。

對於沈安閔被人給打了,老太太更是又惱又怒,侯府那些女兒,除了安容能指望外,其他誰都靠不住,處處拖後腿。

倒是這些個孫子,還有些盼頭,沈安北有周太傅管著,不用侯爺和她操心,沈安閔要進書院了,又這般刻苦奮進,將來定是棵好苗,有他做沈安北的左膀右臂,將來定能光耀侯府門楣。

如今倒好,外人沒能怎麼著他,他親爹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