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二章土豪

第一百六十二章土豪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7 08:19  字數:3521

要知道朝廷里,誰升了官,受了皇上的獎賞,那是一陣風刮遍整個朝野的,這代表著即將有一位寵臣,得趕緊與之交好,若是曾經交惡的,不是什麼生死仇敵,得趕緊化干戈為玉帛啊。

他在信里,明明說了官升一級,還得了很多的賞賜,怎麼會沒人知道呢?

安容用一種質疑的小眼神望著武安侯,她在懷疑她爹的消息靈通的程度。

侯爺見了有些想撫額,這麼大的事,他還不至於沒有耳聞吧,沒有就是沒有。

侯爺拍了拍安容的腦袋道,「你大哥那兒,等他回來,我幫你訓斥他,他不敢固步自封,更不敢驕傲自滿。」

安容,「……。」

一腦門的烏鴉來回徘徊,安容在心底默哀,大哥,小妹對不住你了,要怪你就怪荀止吧,都是他害的。

安容想著說他們兄妹胡鬧,讓侯爺別管,誰想外面有丫鬟進來。

丫鬟手裡還拿著個信封,福身道,「侯爺,福總管讓人送了個信封來,說是有個小男孩送來的,上面寫著四姑娘親啟。」

武安侯眉頭皺隴,侯府這麼多年來,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稀奇的事,從來只聽說綁架會送信,可是府里沒人失蹤,況且這信是給安容的。

安容茫然的看著丫鬟,還不等她伸手,侯爺的手先伸了。

丫鬟趕緊把信送上。

武安侯拆開信封,從裡面抽出一張銀票。

一屋子人望著那銀票傻眼了,怎麼是銀票啊?

武安侯又看了看信封,發現裡面確實只有這一張面額萬兩的銀票外,再無隻言片語,他就納悶了。

「誰給你的信?」侯爺望著安容,問道。

安容一臉納悶,她哪裡知道是誰寫的信啊,而且還送了一萬兩銀票給她,這樣錢多的胡亂送人的,貌似只有一種人,外號好像叫:土豪?

前世京都有這樣的土豪么,她只知道後來鹽商世家,那些備受溺愛的少爺們進京,為了彰顯闊綽,比誰送的銀子多,可也不是現在啊!

她還記得和清顏逛街,碰上幾個十四五歲的少爺,身後小廝拎著食盒,那些少爺一人抓了一把金箔給她和清顏。

還說了一句:給你們買首飾用,不用謝,爺錢多。

安容反省了一下,覺得自己身上是不是帶著窮酸氣息,清顏卻笑說:這樣任性的土豪最是可愛了。

安容思來想去,沒覺得自己認識這樣的土豪。

呃,不會是荀止吧?

安容嘴角微抽,可他在信里說皇上賞賜了他一堆東西,他要送來給她。

安容把腦袋裡的一堆東西和這銀票放在一起,好像怎麼也搭不上啊,可是硬要說可以也行,一萬兩銀票能買很多東西了。

安容撓了撓額頭,轉瞬間,扯了個小慌道,「那日和二哥在瓊山書院外,碰到一個戴面具的男子,他好像臉受傷了,剛巧聽我說有祛疤良藥,問我討要,我們素未謀面,哪能給他,就說價值萬兩……。」

然後,就價值萬兩了。

一屋子人獃獃的望著安容,什麼樣的藥膏這樣值錢啊,人一輩子也吃不掉一萬兩的葯吧?

三太太望著那一萬兩銀票,想著昨兒沈安北拿給她的,怎麼算也有兩千兩吧,昨兒一抹,就算是抹掉了幾百兩銀子?

三太太心疼的慌。

武安侯還有什麼好說的,安容有證人呢,武安侯哪會懷疑安容是騙人的。

「這銀票?」武安侯對於安容這樣天價賣葯,有些頭暈,武安侯府從來沒人這樣做過啊,有損家風。

安容伸手拿了銀票,露出財迷一樣的眼神,「送上門來的,為何不收啊,明兒讓二哥派個人把藥膏給他送去便是了。」

就當是禮尚往來好了,他陞官,她發財,兩全其美嘛。

「你真的要收這銀票?」武安侯訝異的看著安容。

安容堅定的點頭,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。

三太太笑道,「雖然一萬兩買盒藥膏是昂貴了些,不過人家樂意掏,就是願買願賣的事了,安容也沒有逼著人家買不是,安容調製的藥膏,我也用了,效果真真是極好,若是治好了人家臉上的傷疤,那可是一件大好事,可不是錢能衡量的。」

能隨隨便便就掏一萬兩買盒藥膏的,家境豈能一般了,便是天家怕也不行吧。

三太太這樣一勸慰,武安侯也就放心了,確實安容沒逼著人家送錢,不過想到那藥膏,武安侯有些心動了。

「蕭老國公一直想娶你過門,我是見他一次提一次,他現在都惱我了,蕭表少爺的臉受了傷,不如送他一盒藥膏,這親事正式作罷?」武安侯道。

三太太臉皮輕抽,自古退親,都是男方賠償女方損失,怎麼到侯府了,卻是女方賠償男方損失了?

她現在可是把安容當做女兒看的,哪容的了安容受委屈?

「侯爺,蕭國公府就算權勢很大,也沒有搶親的道理,」三太太扭眉道。

安容連連點頭,隨即反問道,「爹爹,你確定我送了藥膏,蕭國公府就會退親?」

安容說完,覺得不對勁,好像壓根就沒有定親啊,明明是蕭國公府單方面逼迫啊。

武安侯臉色頗有些尷尬,蕭老國公應該不會退親,他只是想安容怕蕭湛,不就是怕他毀容么,等治好了不就行了,對這樁親事,他是極看好的。

安容瞧侯爺不說話,就忍不住撇嘴了,「藥膏只剩下一盒了,爹爹說是給銀票呢還是給蕭老國公呢?」

安容瞄著侯爺,忍不住努嘴,叫你偏袒蕭湛了,就給你出難題,看你有沒有拿我當親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