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六十一章寵臣

第一百六十一章寵臣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6 20:46  字數:3532

等林二太太走後,三太太拿著禮單進了內屋,交給老太太看。

老太太隨手翻看了兩眼,擺擺手道,「就這樣吧,等宣平侯府將那兩千兩送來,你看看缺什麼,酌情添上。」

三太太接過禮單,小心的摺疊起來,一邊和老太太說話,內容還是關於沈安芸的陪嫁。

外面,夏荷打了珠簾進來。

「老太太,長公主派了人送來一對珊瑚樹,」夏荷福身道。

老太太靠在攢花大迎枕上,聞言,神情一頓,閉上眼睛道,「長公主府這是要羞煞我侯府啊。」

安容和沈安溪在一旁的軟榻上玩,聽到老太太的話,互望一眼,各自聳肩。

沈安芸算計了一門中意的親事,讓長公主府背了黑鍋,老太太對長公主原就心存愧疚,誰想長公主還派人送了一對珊瑚樹來,瞧樣子應該是給沈安芸當做陪嫁的。

很快,就有兩個婆子把那對珊瑚樹送了來。

看著那半人高的珊瑚樹,安容都驚嘆不已,還以為只是尋常的珊瑚樹,沒想到會這麼的大,那就不是給沈安芸做陪嫁的了,她記得侯府內庫房有一對這樣的珊瑚樹,那是老太爺最心愛之物。

沒想到長公主會送一對來侯府,這份禮可是不輕啊,老太太只怕更加愧疚了。

一屋子人望著珊瑚樹,怔然走神,不知所思。

紫竹苑,丫鬟把長公主送來一對珊瑚樹的事告訴沈安芸。

沈安芸當時正和大姨娘在屋子裡試戴她的鳳冠霞帔,聞言,沈安芸喜不自勝。

「果真送了一對珊瑚樹來?」沈安芸不敢置信的問。

丫鬟點頭如搗蒜,一臉燦爛笑容,伸手比劃道,「有這麼高呢,那樣子,一眼望過去就挪不開眼了,連福總管都怔住了,剛巧那時候*姐姐和綠袖姐姐送林二太太出府,林二太太也瞧見了那對珊瑚樹,直誇姑娘好福氣,能得長公主的喜歡。」

大姨娘眸底全是笑意,那招釜底抽薪之際,用的極險,收穫的效果卻出乎意料的好,拉著沈安芸坐下道,「那樣大的珊瑚樹,姨娘這輩子也只瞧過一次,你能得那麼一對做陪嫁,便是比嫡姑娘也不差了,宣平侯府知道那是長公主送的,更不敢小瞧了你。」

沈安芸臉頰緋紅,輕點頭顱,想到那日在梅林深處的抵死纏綿,她就格外期待洞房花燭,期待那溫潤如玉,卻霸道有力的男子。

松鶴院,卧室。

靜謐的有些可怕,落針可聞。

安容和沈安溪兩個站在一旁,上下左右打量那兩株珊瑚樹,恨不得一人抱一株回去才好,真的好漂亮,漂亮的讓人瞧了一眼便再也挪不開了。

兩人面面相覷,然後一同望向老太太。

三太太向前走了兩步,問道,「老太太,這兩株珊瑚樹是全部給大姑娘的,還是大姑娘和三姑娘一人一株?」

*上前一步道,「長公主府總管倒是沒說給誰的,只說這是給府上賠罪用的。」

老太太聞言,輕斂眉頭,擺擺手道,「珊瑚樹先放這裡,去把侯爺找來,我有話與他說。」

*點點頭,福了福身子,便轉身離開。

*走後沒一會兒,又有丫鬟進來稟告道,「老太太,有幾位姑娘來給大姑娘送添妝。」

老太太掃了眼珊瑚樹,神情頗不耐煩,擺擺手道,「領著那些姑娘去紫竹苑,讓廚房多送些糕點果子去,天冷了,多添幾個炭爐,就別到處亂跑了。」

言外之意,就是沈安芸依然禁足,不許她出紫竹苑。

安容嘴角微微勾起,祖母坦蕩了一輩子,結果在她的親事上做了違背良心的事。

老太太越想越愧疚,越愧疚就越會惱她,不然換做以往,只有三日便出嫁的她,怎麼還會禁足呢?

而且老太太也沒有叫她和沈安溪去幫著沈安芸陪那些大家閨秀,這是怕沈安芸帶壞她和沈安溪啊。

一盞茶時間後,*回來了,稟告老太太道,「侯爺剛回來,說是換身衣裳就來給老太太您請安。」

彼時,三太太在一旁的軟榻上,就著小暖爐,翻看侯府給沈安芸準備的陪嫁,看著這些陪嫁,三太太又望了眼珊瑚樹,再看老太太的神情,再傻也能猜測出一二了。

梅花宴不是一個簡單的意外啊。

很快,侯爺就來了。

「娘,您找我有事?」侯爺進門,請安問道。

老太太靠著大迎枕上,指了指一旁的珊瑚樹,道,「那是長公主府派人送來的,說是梅花宴上因為照看不周,給府上的賠罪,你怎麼看?」

侯爺眉頭緊鎖,多看了珊瑚樹兩眼,方才開口道,「之前不是說大姑娘和三姑娘是因為和人結怨,被人下毒害的嗎,長公主府只是照看不周,送這麼貴重的賠罪禮,不妥吧?」

老太太低斂眉頭,總算沒傻到覺得長公主府這麼做是應該的,「這珊瑚樹該怎麼處理,是給大姑娘做陪嫁還是留著?」

侯爺微微一愣,隨即笑道,「娘,內院是您和三弟妹在管,是送還是留您拿主意就好,問兒子做什麼?」

老太太氣的臉一白,「這侯府總歸是你的,長公主府送這麼厚重的禮來,還是賠罪禮,你拿著就安心嗎?」

侯爺愣住,望了眼珊瑚樹,不明所以的看著老太太,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,雖然是貴重了一些,可也用不上安心這樣的詞吧?

三太太站在一旁,忍不住抬起胳膊撫額,果然是親兄弟,說話做事一模一樣,三老爺對內宅的事也是一竅不通,只顧官場上的事。

三太太站出來道,「侯爺,大姑娘和三姑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