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五十七章話長

第一百五十七章話長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5 20:39  字數:3496

見三老爺三太太透過詢問的眼神,安容點點頭。

三太太就高興了,瞪了三老爺道,「閔兒知道上進了,你還不信,難道你就不希望他上進了,回來的路上,我還想著怎麼樣也要送你進瓊山書院學習,沒想到就成了,是你大伯父替你求的名額嗎,這次回來可得好好謝謝你大伯父。」

沈安閔一張臉漲紅,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解釋好。

說是他自己爭取的,好像太不要臉了。

說不是他爭取的吧,「沈二少爺」才高八斗的名聲又掛在那裡。

真是說來話長啊。

看著父親母親狼狽的樣子,還有四下丫鬟婆子,有些話他還真不好說,就算他想吹牛,有這麼多人拽著,牛皮也鼓不上天啊,趕緊把話題岔開,得趕緊見祖母啊。

三太太見沈安閔沒說話,心裡就納悶了,怎麼閔哥兒不說是呢,除了侯爺可能有那本事之外,誰還有啊?

三太太不敢多問沈安閔的事,怕沈安溪心裡不舒坦,幾日沒見閔哥兒就問這麼多,反而多一年沒見的她,才關懷了幾句,怕傷了母女情分。

一路說說笑笑,本來三太太心情很好的。

誰想綠柳嘴快道,「本來姑娘臉色還可以更紅潤的,都是被三姑娘給害的……。」

「綠柳!」沈安溪呵斥一聲。

綠柳撅了撅嘴,不敢多言。

不過三太太卻聽出來點別的,什麼叫臉色還可以更紅潤,都是被三姑娘給害得,「到底怎麼了,綠柳,你說。」

「奴婢不敢,怕姑娘回頭惱了奴婢,」綠柳委屈道。

沈安溪不想一家人團聚的日子提不開心的事,搖著三太太的胳膊道,「娘,一點小事而已。」

三太太雖然看著沈安溪,但是目光一直沒從綠柳身上挪開,見她撅著呲牙,顯然對沈安溪的話不置可否。

「綠柳,有事就說,是我讓你說的,五姑娘不敢罰你,」三太太問道。

三太太臉色沉下來時,真的有些嚇人,綠柳忙回道,「姑娘本來身子已經大好了,都能和四姑娘一起去參加梅花宴了,誰想三姑娘為了能去參加梅花宴,給姑娘下了毒,害的姑娘嘔吐腹瀉,養了好幾天才好,不然這會兒氣色哪是這般,要比這紅潤有氣色的多。」

綠柳娓娓道來,聽得三老爺和三太太臉色陰沉如冰。

沈安溪瞧了心驚,忙道,「娘,幸好我沒去,不然沒準兒中春藥的就是我了……。」

三太太望著沈安溪,心底是又氣又惱,氣沈安姒的心狠,罔顧她女兒的性命,梅花宴到底有多重要,竟然不惜這般心狠手辣了。

惱的是沈安溪心地善良,這都被人下毒了,還幫著她說好話,她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不長心眼的女兒,真是氣的心口疼。

三太太雖然心裡氣,嘴上也沒說什麼,她能怎麼辦,能指著侯爺的鼻子罵他教女無方嗎?

本來教女兒的事就歸大夫人管,她都低賤到去偷自己女兒的秘方了,還能指望她能教出什麼樣的好女兒來?

況且他們今兒來回京,還多虧了安容呢,是她求了瑞親王,三老爺才得以高升,她們今年才能回京過年,一家團圓。

「好了好了,今兒才回來,有些事等過些時日再說不遲,」三老爺擺手道。

一行人邁步進了松鶴院。

院門口孫媽媽領著幾個大丫鬟在迎接她們。

三太太瞧了孫媽媽,一臉笑容道,「許久未見,孫媽媽氣色是越來越好了,倒像是比去年還年輕了不少。」

孫媽媽雖然是奴婢,也愛聽這些話,一臉笑意道,「不敢當三太太的誇讚,奴婢可是一年老過一年了,您今兒回來的太突然,都沒事情通知一聲,方才下人來報,老太太還當是糊弄她玩的呢。」

瞧見三太太,孫媽媽是一臉鬆了口氣的模樣,雖然四姑娘管家也沒出什麼紕漏,可到底年輕,老太太不放心,如今三太太回來了,有她幫著打理大姑娘出嫁事宜,老太太就能真的鬆口氣了。

只是三太太這模樣,倒像是受了難回來似地,孫媽媽也沒問,這會兒都到門口了,再問下去,就是耽誤瞧老太太的功夫了。

正屋裡,老太太坐在那裡,瞧見外面喧鬧聲傳來,頓時激動了起來。

她這輩子就生了兩個兒子,三老爺常年不在京,侯爺以前是時不時就出京辦差,她一顆心就沒有一日安心過。

如今瞧見三老爺回來了,本來該心安的老太太瞧見他一臉的淤青,還有三太太狼狽的樣子,頓時紅了眼睛。

「這是怎麼了,莫不是回來的路上遇上了土賊?」老太太問道。

三老爺和三太太,還有兩個姨娘,及庶子庶女給老太太請安,然後才道,「娘,我們沒事,只是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冰雹,被砸了,傷的不嚴重。」

老太太恍然,這會兒回來,今兒上午可不是受了場冰雹之災嗎,應該晚一天啟程才是。

不過這會兒回來了,只是被冰雹砸了幾下,抹了葯就不礙事了,老太太放心了,也不問他們一路辛苦不辛苦,擺手讓他們先回西苑歇息了。

等他們走後,老太太的眼睛就瞄到了沈安北臉上,皺眉道,「你也被冰雹給砸了?怎麼一臉黑乎乎的?」

沈安北眼神哀怨,他也不想頂著一臉黑乎乎的藥膏回來,可是受傷的人原本就多,藥膏分量又那麼少,早在藥膏送到瓊山書院,當天就被他們幾個瓜分了。

今兒又勻了一些給江沐風,不省著點用,怕不夠啊。

本來是打算找安容要的,可是秋菊說留下的藥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