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五十五章擋路

第一百五十五章擋路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4 23:20  字數:3511

怎麼辦,她來都沒給如錦帶禮物,現在小表妹要了,她說沒有會不會太不像表姐了?

江沐風望著江如錦道,「今兒下冰雹,街上禁市了,沒有賣糖人的,下次,下次大哥給你買。」

江如錦望著江沐風,撅著小嘴差點哭出來,「大哥,你就知道騙人,每回都說給我買,一直就沒有。」

沈安北望著江沐風,一臉凝重道,「沐風表弟,你這就太不應該了,君子一諾,重似千金啊,何況一糖人乎?做人要守信重諾……。」

江沐風沒差點吐血,今兒是他過生辰啊,過生辰啊,怎麼合起伙來欺負他一個了?

江沐風把江如錦拉過來,再三又再三的保證,「大哥要去讀書,沒法給你買,我一會兒求娘明天給你買一串。」

「娘才不給呢,娘說吃糖人長蟲蟲,」江如錦戳著碗里的雞腿道。

江沐風擰眉,「你都知道吃糖人會長蟲蟲,還要吃?」

江如錦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點點頭。

可見糖人的誘惑大過對長蟲子的懼怕。

江沐風揉揉江如錦的小劉海,然後望著安容,眸底的意思很明顯:我也要禮物。

安容真是快被這對兄妹給打敗了,回頭望著秋菊,秋菊才去拿了禮物來。

精緻的錦盒,裡面的匕首更是叫人嘆為觀止。

江沐風肖想這樣的匕首可是肖想很久了,拿起來,對著碗輕輕一砍,碗頓時啪嗒成了兩瓣,驚呆了小如錦。

獃獃的望著那碗,又看了看匕首,最後道,「我也要砍碗。」

江沐風望著站在一旁的小如錦,慎重道,「這是刀,可不是別的東西,你可不能玩,等下次大哥回來,再給你帶一串糖人。」

別說,除了小如錦,還有一人羨慕妒忌呢。

沈安北的匕首被周少易半路打劫後,安容一直沒再送他一把,每次回府又都匆忙的很,這會兒見到匕首,心裡想的慌。

「還有么?」沈安北問道。

安容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「那是特製的匕首,獨一無二的,哪能隨隨便便就有啊。」

「就是,獨一無二,」江沐風嘚瑟的道,明天帶回去能顯擺顯擺了。

沈安北掃了他一眼,望著安容道,「你這樣出手闊綽,回頭二弟真進了瓊山書院,會很為難的。」

安容不以為意的夾了塊魚肉,小心的挑刺道,「這有什麼,整個瓊山書院都知道,我們武安侯府在教育小輩上很奇怪,之前二哥是放養,月錢多些很正常,入了瓊山書院,那就是放在籠子里養,吃什麼都是定量的,限制他用錢跟大哥你一樣,誰還敢說不行?」

沈安北還有什麼話好說的,完美無缺的理由,直接解釋了為什麼「沈二少爺」忽然就變窮了,讀書害的。

吃完了飯,安容在屋子裡坐了會兒,就帶著小如錦去給大太太請安,半道上,有丫鬟請她去外書房。

小如錦拉著她不讓走,安容只好帶著小如錦去了外書房。

外書房。

安容推門進去,便見到了外祖父江老太爺和舅舅江觀。

江老太爺坐在書桌前,望著桌子上的碧璽鎮紙發獃,江觀則坐在一旁,端茶輕啜。

小如錦邁步進去之後,瞧見外祖父和父親,忙福身請安。

江觀對自己的小女兒可是疼愛有加,見她也來了,伸手就抱起了她,「如錦怎麼也來書房了,可是想爹爹了?」

「我不知道爹爹在這兒,我是跟表姐來的,」小如錦如實道。

安容邁步上前給江老太爺請安,發現他眼眶微紅,不等安容福身,他便過來扶起安容。

「外祖父有愧與你,原想你母親過世後,能有個人好好照顧你們兄妹,沒想到卻是,」江老太爺羞憤不已。

安容知道,外祖父這一輩子注重清名,沒想到人到晚年,卻毀在了庶子庶女上。

據說江二老爺罰跪祠堂,罰跪一個月,如今還在裡面沒有出來,至於大夫人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只要不休回來,外祖父是管不到她的。

「安容沒有責怪外祖父,外祖父是為了我和大哥好,我們都知道,只是人心哪是一成不變的,」安容輕聲道。

安容越是這樣說,江老太爺越是羞愧,當年他怕武安侯府隨便娶個繼室,會欺負安容兄妹。

誰想到這麼多年安容和沈安北都好好的,最後欺負他們的竟然是他選的女兒,當時聽到這消息時,江老太爺覺得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,還是狠狠的一巴掌。

「出了那樣的事,外祖父應該親自登門去給你祖母賠個不是,外祖父實在是沒臉上門了,」江老太爺神情惋惜,眉間憔悴。

安容知道江老太爺身子不好,前世明年開春的時候,他就把建安伯的爵位傳給了舅舅,自己也不再過問朝政,一心閑雲野鶴,但也沒有過多久,在舅舅出事前幾個月,就病逝了。

安容想到一件事,外祖父應該不會不同意分家才對啊,他都那麼惱江二老爺了。

「外祖父,你不同意大舅舅他們分家嗎?」安容問道,其實這些不該她一個外孫女問的,可是她忍不住。

江老太爺望著安容,搖了搖頭。

他不會不同意分家,只是江老夫人要死要活的不願意,他顧念他們十幾年的夫妻情分,打算等三房回京了再分。

安容聽得扭眉,細細回想,好像這一年,建安伯府三房並沒有回來過年,當初來拜年的時候,並沒有見到三舅舅一家。

也就是說分家還得到明年了。

安容呲牙,果然指望外祖父是不行的,不過大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