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五十四章淤青

第一百五十四章淤青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4 14:35  字數:3525

江大太太眼神一黯,輕嘆道,「大舅母也正為這事發愁呢,你二舅母一家不同意分家,老夫人可疼你二舅舅了,寧可不住建安伯府也要跟著一塊兒出去。」

安容眉頭一擰,不期然的掃了江老夫人一眼,吶吶聲道,「老夫人是因為覺得沒把母親和二舅舅教好,覺得羞愧不做伯夫人了,要跟著二舅舅一起出府嗎?」

江大太太先是一愣,隨即眸底一亮。

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,當初老夫人扶正,就是因為把二老爺和玉蓮教育的好,乖巧懂事,這都懂事到偷女兒的秘方了,她那也叫教導有方?

教出來那麼下作的女兒,兒子還不辨是非幫著背黑鍋,蛇鼠一窩,既然她想跟著二老爺分家,那就一起分了唄,左右建安伯府的流言夠多了,不在乎多這麼一個了。

原就是由妾室扶正,總不能叫她毀了整個伯府吧。

江大太太找到了必須分家,也必然能分家的理由了,只是這會兒老太爺還不在,她得把江家裡里外外的族人都叫來,理直氣壯的分家!

建安伯府還輪不到她們二房嘰嘰哇哇,想不分便不分的。

江大太太的心情忽然就格外的明媚了,拉著安容一直說,才不讓安容去給江老夫人見禮。

「你大表哥上午就回來了,你大哥也在,這會兒都在你大表哥院子里,」江大太太笑道。

安容猛然怔住,「上午就回來了,不是下冰雹嗎?」

江大太太可恨這場冰雹了,砸壞點東西都不算什麼,砸壞了她寶貝兒子,那可是沒法原諒的。

「被冰雹砸的渾身淤青,臉都破皮了,」江大太太嘆息道。

正說著,外面就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很熟悉,是沈安北和江沐風的腳步聲。

安容朝屏風處望去。

一雙清冽的眸子從兩雙腳步邁步進來之後,眼珠子越睜越大,越睜越大。

隨即很不厚道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原諒她吧,她不是故意不厚道的笑話自己的親大哥和親表哥的,實在是太好笑了,憋不住。

兩個翩翩俊俏少年郎,這會兒白皙的臉龐上,一塊黑,一塊兒黑的,就跟潑墨畫梅一樣,還是那種用狼毫筆沾著潑的,東一塊西一塊。

江沐風和沈安北兩個耷拉著眼神,緊緊的盯著安容,裡面夾著各種哀怨,這是他們的妹妹么,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,說好的關心的眼神,關切的問候呢。

除了安容沒有憋住之外,還有江大太太,她也是又氣又惱,該死的冰雹,把她一個好好的兒子給砸成什麼樣子了。

至於一眾的丫鬟僕婦,那是想笑不敢笑。

至於江老夫人和江二太太是沒心情笑,有什麼好笑的,不就傷了點嗎,又沒有毀容,毀容了才好笑。

安容朝兩人走近,瞅著兩人的臉,每人臉上都傷了七八處。

安容不解了,「為什麼抹黑色的舒痕膏,晶瑩剔透的呢,用完了?」

沈安北皺緊眉頭,望著安容道,「那個晶瑩剔透的白天能用?」

安容扯了扯嘴角,「雖然兩個藥膏顏色不一樣,但是藥效一樣啊,我還特地叮囑了丫鬟,告訴你效果一樣,晶瑩剔透的白天用啊,你怎麼?」

沈安北臉黑了,差點點就跟藥膏的顏色一樣了,怒不可抑,「我就說兩個藥膏味道一樣,應該是一種藥膏,周少易非得說不同,說小廝說透明的晚上用,黑的白天用,我們幾個頂著黑乎乎的藥膏,被整個書院的人笑話!」

安容囧了。

沈安北氣的抓狂,他就拜託了周少易那麼一件事啊,就有事走開了半盞茶的功夫,就被他給坑慘了,他英俊的形象啊!

沈安北在心裡將周少爺揍過來揍過去,而遠在瓊山書院的周少易一個噴嚏打了。

其實吧,他也是無辜的,那會兒他正在沈安北的卧室里烤肉吃,外面小廝送東西來,他心不在焉的,根本就沒聽清楚。

後來沈安北回來,發現藥膏有兩盒,問他怎麼用。

周少易想了一想,好像說藥效什麼的,透明什麼的,反正記不清了。

他琢磨著,既然說了藥效,又顏色不一樣,應該是兩種不同的葯,還說白天用和晚上用。

說明不能隨意亂用,顯然黑的要白天用,透明的是晚上用的。

就這樣,把沈安閔幾個給坑了。

安容覺得她也有錯,她不應該多說一句的,不多說的話,傻子也知道怎麼用啊。

不過安容還有一個疑問呢,緊緊的盯著沈安北,「大哥,那日在瓊山書院,我不是說讓你下午才出瓊山書院回侯府的嗎?」

「是啊,」沈安北可沒忘記這事,「所以我上午沒事,就來建安伯府了,只是沒想到會碰到下冰雹,砸的人腦袋疼。」

安容,「……。」

安容撫額,望著天花板發獃,她決定不同情大哥的被冰雹砸的遭遇了,她都那麼提醒了,他只記得別回侯府,就不記得別出瓊山書院。

偏某個不知情的大哥還問,「為什麼上午不能回侯府,府里有事嗎?」

安容撇撇嘴,「我說那句話是讓你上午別出瓊山書院。」

沈安北愣住,獃獃的看著安容。

安容輕聲罵了一句,讓你不聽叮囑了,活該被冰雹砸。

沈安北背脊一怔,四妹妹這話的意思是,她讓他下午出瓊山書院,是為了幫他躲過冰雹之災?

江沐風也聽到安容的話,他比沈安北知道的更多,之前被冰雹砸的時候,他就猜到安容估計是做夢的時候也遇到了冰雹,所以才叮囑沈安北下午才出瓊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