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五十二章繞道

第一百五十二章繞道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4 05:08  字數:3689

思及此,昭文帝覺得蕭湛還是不錯的,雖然嘴是笨了點,可比朝中那群別的本事沒有,只會溜須白馬的大臣好。

禁市令早在冰雹停了之後,第一時間就摘掉了,有官兵組織百姓清掃大街小巷的冰雹,很快,街道就漸漸有了人氣。

松鶴院,正堂。

老太太坐在軟榻上,聽福總管稟告道,「老太太,府里大小道路已經安排了人手清理冰雹了,府里只有七八個丫鬟被冰雹砸傷,奴才去瞧過了,傷的都不重。」

「只是花園裡那些花卉,還有各院落里的儲水大缸,以及一些牆和一起雜七雜八的零碎物,被砸毀不少,莊子上的損失暫時還不知道,估計農作物這一季收成是沒多少了。」

老太太聽得點點頭,「人沒事就好,至於花園裡那些花卉,就算事先知道了,也挪不開。」

老太太慶幸是冬天下的冰雹,冬日裡人懶洋洋的,不愛去花園裡閑逛,一些珍貴的花卉都放在暖閣里培養,等來年開春了再挪出來,這要是換做春天,損失可就不止小千兩了,估摸著上萬都說不一定。

安容坐在一旁,聽福總管稟告,見他只提到花卉和水缸,有些憋不住道,「還有屋頂上的瓦片呢,那麼大的冰雹砸下來,肯定會砸壞不少,要是遇到下雨天,屋子裡毀壞的東西可就不少了。」

這些東西包括無法清洗的,比如地毯,字畫,還有衣服等。

福總管愣了一愣,一拍腦門道。「是奴才疏忽了,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記了,奴才這就派人挨個仔細的查看,儘快將那些被砸碎的瓦片替換下來。」

老太太點點頭,福總管便退了下去。

老太太拍著安容的手,眸底帶著讚賞笑道,「管家才不過幾日。考慮的越發細緻周到了。」

安容臉微微窘紅。她哪有那麼細緻周到,不過是切身體驗過罷了,比起上一世。這一世的損失確實不算什麼。

不過老太太總覺得災難之時,不做點什麼,對不住良心,往年大災之後。侯府總要施粥濟困,也算是替侯府積德。

此時是正午時分了。安容就陪著老太太用了些飯菜,看著桌子上清脆的豆芽,老太太的胃口著實好了不少。

安容趁機道,「祖母。這一場冰雹過後,莊子上的菜估計沒多少了,我打算多培養一些豆芽。讓人另外開個小作坊,專門賣。」

老太太頓住筷子。望了安容一眼,眉頭輕皺,未出嫁的女兒就開鋪子做生意,似乎俗氣過重了些,可是這豆芽著實不錯,侯爺昨兒還說不少大臣喜歡,她吃了兩日,依然覺得清脆爽口。

安容見老太太猶豫,她也知道這樣做大膽了些,可是豆芽京都好像還沒有旁人,等她讓豆五把作坊一開,廚房買菜的婆子遲早會知道,到時候還能瞞的過祖母么?

所以,安容很爽快的就先招了,她知道老太太不會否決的,雖說士農工商,商人最末,可是哪個官家沒幾間鋪子,那就等著喝西北風吧,而且將來她陪嫁里,少不了就有鋪子,先學著打理,將來才不會坐吃山空。

這不,老太太猶豫了會兒,眉頭落到豆芽上,輕點了點頭,「開作坊可以,切不可為此拋頭露面。」

安容點頭如搗蒜,這一點不用老太太叮囑,她也不會去拋頭露面的。

吃過午飯後,安容歇了沒一會兒,就有丫鬟來報,說街道通暢,已經有不少馬車了,老太太這才放心讓安容出門。

帶著秋菊,安容從容不迫的邁步去前院。

一路上看著草蔓里,那圓潤的冰粒子,心中暗道,這要是一地的珍珠就好了。

前院,福總管正忙著吩咐下人辦事,瞧見安容走過來,忙行禮道,「四姑娘之前說的不錯,老奴讓人檢查了一番,瓦片碎了不少,幸好防備及時,不然等下雨,那些屋子就完了。」

等到那時候,他這個做總管的就有考慮不周之罪。

安容但笑不語,看著大門外,小廝牽扯一匹新的馬車過來。

車身似乎比之前的略大了一些,裹著厚厚的呢絨,車華蓋綴著流蘇,每個流蘇上都有小銀鈴鐺,奢貴異常。

安容望著馬車愣了愣,「怎麼跟之前的不一樣?」

福總管忙回道,「五姑娘聽說馬車墜毀了,親手繪了圖紙讓人照著做的。」

安容望著馬車,額頭輕挑,難怪會這樣奢侈了,弋陽郡主和清和郡主的馬車都沒這個一半了,這樣的馬車停在街道上,還不得時時防備著,那流蘇會不會被人給剪了去?

「給我換一輛簡樸的馬車來,」安容不喜歡招搖,向福總管道。

福總管微微一鄂,有些怔然的看著安容,四姑娘不喜歡華貴的馬車么,以前她不也嫌棄馬車太簡樸了,要多些銀鈴鐺在上面才好,他可是特地吩咐下人牽的馬車來,心裡還擔心五姑娘知道了,會惱他呢,畢竟是她親手繪的,她不先坐,心裡會氣惱。

安容哪還記得前世自己喜歡華貴的馬車,時隔那麼多年,有些不良惡習早改了,馬車最重要的是坐著舒適,漂亮奢侈倒是其次。

安容有吩咐,福總管哪敢不應啊,趕緊讓小廝重換了馬車來。

半盞茶的功夫後,安容坐在了馬車內。

在馬車裡,安容拿出給江沐風準備的禮物,一把精緻的匕首。

摸著上面的花紋,安容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。

合上錦盒,安容閉眼假寐。

走了也不知道多久,忽然馬車停下來,因為慣性緣故,安容身子往前一傾,再後退撞到馬車。

困意全攪合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