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五十章愛鴿

第一百五十章愛鴿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3 10:12  字數:3648

幾個黑衣暗衛站在那裡,不苟言笑,「老國公爺吩咐的,半個月之內,不許世子爺進國公府一步,否則以失職之罪論處,世子爺莫要為難我們。」

「我要進去!」連軒氣的險些吐血,到底是誰在為難誰啊。

幾天了,他一天來三五回,愣是不要他進國公府,大門不許,側門不許,爬牆也不許,他現在只剩下狗洞沒鑽了,偏偏就狗洞那裡沒人守著,他要是敢鑽狗洞進來,估摸著這輩子都不許進國公府了。

到底為什麼不許他進國公府啊,判刑好歹給個理由吧?

「你們說,為什麼外祖父惱了我,還有,你們竟然讓一隻鴿子飛進去,就不許我進去,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啊!」連軒恨不得掐死小九了。

他在牆頭吹冷風,她居然還落在牆頭看他笑話!

太囂張了,太狂妄了!

小九淚流滿臉:人家只是飛累了,歇歇腳,不是圍觀啊,嗚嗚嗚,相公救命,娘家不能回了。

暗衛沒輒,「世子爺,你連錯在哪兒都不知道,國公爺更不會讓你進府的。」

他姥姥的,他要是知道錯在哪兒就會想辦法補救了好么,他沒覺得自己錯在哪裡啊,循規蹈矩,之前他說木鐲送給心愛的姑娘了,娘親還高興的不得了呢,還說外祖父誇他了啊,怎麼轉過臉就不認外孫兒了呢,不會是,怪他沒有把那姑娘的名字告訴他吧?

連軒覺得自己真相了,外祖父肯定是心急知道!

可是名字他能隨隨便便說嗎,以外祖父時不時雷厲風行的作風,指不定就立刻上門了,到時候再大再厚的牛皮也戳破了啊。

還有木鐲子,這會兒還不知道在玲瓏閣哪個角落裡涼快腐朽著。

偏小廝辦事不利,那麼絕好的主意竟然辦砸了,總不能繼續女扮男裝進去找木鐲吧?

連軒愁啊,感覺的手裡的鴿子在掙扎,他低頭一看,發覺鴿子腳上還有小竹筒。

黯淡的眸底瞬間嶄亮,國公府用信鴿的只有三個人:外祖父、舅舅、大哥。

不知道是誰傳信,應該很重要。

連軒把鴿子一舉,威脅道,「讓不讓我進去,不讓我進去我就把竹筒拿走了!」

看到這般無賴的表少爺,暗衛們甚是頭疼,不過這鴿子好像是湛少爺的,最近時常見到一隻脖子掛著銀鏈子的鴿子飛來飛去,陽光照射下,有些晃眼。

正猜測呢,就聽連軒咕嚕道,「誰這麼惡趣味,竟然給鴿子戴手鐲,肯定不是大哥,舅舅也做不出來,外祖父,貌似好像也不會啊,這不會是路過的鴿子吧?」

說完,連軒更怒,「你們允許鴿子從國公府路過,怎麼就不許我路過呢,我也要路過!」

暗衛滿臉黑線,世子爺,你是人,能不跟鴿子比嗎?

再說了,這是表少爺的鴿子,可不是隨隨便便路過的。

不過對於連軒這樣誤解,幾個暗衛很一致決定不用解釋,等會兒他自然就會放了鴿子,要是知道,估計就不放了。

可是下一秒,暗衛差點吐血,因為連軒是這樣說的,「好久沒吃烤乳鴿了,落在小爺面前算你倒霉了,記得啊,他們才是你的仇人,是他們不讓我進府,我才心情抑鬱需要吃東西調節心情的。」

說完,轉身要走,又發覺手裡有信,又露出為難之色。

身負重任的鴿子,吃了有違良心啊。

放了,更對不起自己。

小九一顆小心肝,幾次跳停了,用恨恨的小眼神瞪著連軒:我才不會記恨別人,我就記恨你,你要敢吃本姑娘,本姑娘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,嗚嗚嗚,相公救我。

暗衛真擔心連軒會吃鴿子,因為早有先例,當即道,「世子爺還是放了鴿子吧,那是表少爺的愛鴿。」

不是愛鴿,能幫著戴首飾么?

連軒惡寒,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亂飛,「愛鴿,大哥是不是跑皇宮跑次數多了,跟皇上學壞了,人家好歹是愛妃啊,你們趕緊勸外祖父給大哥娶個媳婦。」

幾個暗衛差點破功。

覺察到有腳步聲遠遠的傳來,暗衛回頭,見一抹雪青色走遠。

暗衛神情激動,喚道,「表少爺,你的愛鴿快被烤了。」

蕭湛正要去外院,忽然聽到「愛鴿」二字,眉頭幾不可察的皺了皺。

自從小九脖子上掛了銀鏈子之後,整個國公府都在傳他有怪癖,愛鴿成痴,更浮想聯翩,覺得他不急著娶媳婦,是因為喜歡鴿子。

小七小九都格外的喜歡玲瓏苑,沒有事是不會回來的,現在小九回來的,意味著……

蕭湛驀然轉身。

朝暗衛走了過去。

連軒站在牆頭,站的高看得遠,他早早的就瞧見了身穿雪青色錦袍的人,可是他沒敢往那是他親大哥身上想,乍一看他走近。

越走越近。

不但衣裳換了,髮型換了,就連腳上的靴子都換了,連軒狠狠的揉了下眼睛,再三確定自己沒有看錯。

忽然大笑起來。

「大哥,你總算迷途知返了,我早說了你不換衣裳,娶不到媳婦啊,」連軒一副你早換了,指不定這會兒孩子都會叫叔了。

這個叔,指的是喊他。

幾個暗衛撫額,跟世子爺說話,壓力甚大。

你永遠猜不到他下一句話會說什麼,根本跟不上他的腳步。

因為某世子爺在牆頭上抱怨了,「最近京都戴面具的人多了,你又換了副打扮,就算在大街上我沒認出你來,可是大哥,你該認得我吧,你都不喊我!」

雖然你喊我了,我不一定搭理你。

可是自己苦苦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