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九章娘家

第一百四十九章娘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2 21:21  字數:3650

「一大清早就派人送了來,福總管有事忙忘記了,」丫鬟回道。

老太太皺眉頭,「朝廷禁市,雖說沒有下令不準走動,可到底穩妥些才好。」

安容拿著請帖,望著老太太道,「祖母,沒事的,我吃了午飯再去建安伯府。」

老太太有些猶豫,私心裡她是不想安容出門的,畢竟朝廷因為什麼緣故禁市都不知道。

可是建安伯府下了請帖。

雖說是給安容表哥過生辰,可兩府最近矛盾頗多,要是不許安容去,只怕建安伯心裡該不舒坦了,世上可沒有祖母禁止外孫女見外祖父的道理。

下午去正好,上午可以派人去打聽打聽,要是有人走動,就讓安容出門,若是沒有,到時候建安伯府也不會有什麼微詞。

其實安容也想尋個機會去建安伯府,明兒下午去正好。

拿著請帖,安容出了松鶴院,沒有回玲瓏閣,而是去西苑。

直接去了西苑外院,沈安閔的書房。

才邁步進院門,遠遠的就瞧見敞開的窗戶處,沈安閔煩躁的揉捻紙團,隨手一丟。

繼續埋頭。

安容攏了攏袖筒,邁步進去,才走到門口,就瞧見小廝端著炭爐走近。

小廝瞧見安容,當即笑著請安,隨即趕忙朝內屋喊一嗓子,「少爺,四姑娘來了。」

安容微微一笑,隨即滿頭黑線,因為屋子裡在乒呤乓啷直響。

等安容邁步進屋的時候,沈安閔手捧書本,面帶微笑的看著她。如果不是那又黑了兩圈的眼睛,安容真要為他傾倒了。

安容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,發覺他剛隨手丟的紙團不見了,可見方才是忙著收拾屋子,手腳夠麻利。

「四妹妹,這天越發的冷了,你怎麼來了?」沈安閔問道。

安容假咳一聲。道。「弋陽郡主替她大哥要的摺扇,這都快兩天了,明兒又禁市。再不送去,她可是要惱我的。」

沈安閔臉頰閃過一抹異樣的紅,眼神尷尬道,「畫早早的畫好了。就是題詩……。」

他對自己的畫是信心十足,可是詩詞。他就不擅長了,要是隨便提首大家的詩詞,倒也可以,可哪有送人送古人的詩詞的。那多不合適啊,尤其是之前那把摺扇,寫詩可是妙絕。

他不能墮了「沈二少爺」的名聲。這不,為了寫首蘭花詩。他是做夢都在琢磨,倒也寫了七八首,就是不甚滿意。

沒想到安容都來催他了。

其實他也哀怨,瑞親王世子怎麼會喜歡蘭花啊,不多是女子愛蘭花嗎,憑蘭寄相思,他要這麼寫了送給瑞親王世子,他會瘋的。

安容瞄到他書桌上的詩詞,像是剛寫完。

為草當作蘭,為木當作松。

松寒迎風雪,蘭秋吐芬芳。

安容望著沈安閔道,「不如改幾個字?」

「怎麼改?」沈安閔扭眉問道。

安容念道:

為草當作蘭,為木當作松。

蘭秋香風遠,松寒不改容。

安容念完,在心底加了一句:希望弋陽郡主能正視這首詩,別當成情詩看了,別以為她是蘭,沈安閔是松才好。

沈安閔眸光嶄亮,也不誇安容,提筆就把詩句寫上,小心吹乾墨跡,越看越是滿意。

可是又忍不住心塞,光是前兩句他都憋了一上午,安容隨口就接了後兩句,著實打擊人。

摺扇算是弄好了,沈安閔還特地讓丫鬟準備了一個綉套,小心的裝好,遞給安容。

安容接了摺扇,讓丫鬟和小廝退出房門,弄的沈安閔有些震訝,還有些拘束,不知道四妹妹這麼謹慎,是要跟他說什麼大事。

他兀自猜了半天,誰想安容一開口,沈安閔傻了。

因為安容很直截了當的問:二哥,你喜歡弋陽么?

喜歡么?

沈安閔想起那日在梅花宴上落水後,換好衣裳烤火取暖時,那個模樣嬌小的姑娘,帶著審度和羞意,把他從頭打量到腳,再從腳打量到頭,來回兩遍,一臉驚嘆:果然是沈二少爺,儀錶不凡,一臉才情。

當時他心裡就一個想法:這姑娘有眼光。

想到弋陽郡主羞噠噠的表情,沈安閔臉也紅了,四妹妹真是的,哪有人這樣直截了當的問的,應該迂迴委婉點。

在安容直爽的眼神注視下,沈安閔無所遁形。

「喜歡。」

沈安閔豁出去道,自家妹妹,還有什麼好羞澀的。

安容略鬆一口氣,弋陽郡主是她朋友,她可不想最後弋陽是剃頭挑子一頭熱,她得替她問清楚了,要是沈安閔不喜歡,她說什麼也要讓弋陽死心。

好在沈安閔也喜歡弋陽。

想到弋陽郡主胃口,安容又瞄了眼沈安閔,心底有絲絲羨慕,那一手廚藝當真是了得。

弋陽郡主現在年紀還小,二哥年紀也不大,依照他這樣奮發圖強,又名聲不錯,將來未必沒有機會在一起。

等安容走後,沈安閔開始走神了,為什麼四妹妹會突然問他那樣的問題,他沒有表露出喜歡弋陽郡主的神情啊,他最近一直忙於苦讀,無暇顧及其他。

漸漸的,沈安閔眼睛亮了起來,四妹妹不會是幫弋陽郡主問的吧?

那摺扇,蘭花,不會是?

沈安閔暗惱自己笨,怎麼都沒往那上面想,這會兒恨不得叫安容把摺扇拿回來了,要是給弋陽郡主的,他這裡有一首更好的啊。

出了西苑,安容吩咐丫鬟把摺扇送去給福總管,讓他送瑞親王府去。

然後一身輕鬆的回了玲瓏苑。

邁步進院門,安容抬頭就瞧見玲瓏閣迴廊上,芍藥一臉憂傷的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