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八章准奏

第一百四十八章准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2 21:21  字數:3487

三姑奶奶這才歇住眼淚,故作嬌柔的起來福身告退,只是沒人理會她。

侯爺哪有心思管他,他正頭疼的揉太陽穴呢。

老太太望著他,眉頭微蹙,低聲問,「真的是齊州沈家?」

侯爺點點頭,小聲回答,「我派人去查了,的確是齊州沈家兩個小輩進了瓊山書院,而且進去沒幾天,就拉幫結派,和北兒他們鬥了起來,安容那天去,正巧幫著他解了圍,這樣處處針對,還有安容馬車撞翻,應該都不是意外結怨。」

不是意外結怨,那就是舊仇了。

老太太手裡的佛珠撥弄的飛快,老太爺說的不錯,齊州沈家不會咽下那口惡氣的,本來好好的一家骨肉親,最後卻鬧到仇人見面分外眼紅。

當年就算怕惹禍上身,大可不讓老太爺進門,老太爺心中就算有怨有氣,也不會不理解,結果卻背後放箭,偷偷舉辦,要抓他去見官,老太爺的脾氣,怎麼能忍受的了這樣一群至親。

仇恨越積越深,到如今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,難道要斗個你死我活嗎,當年老太爺的意思是讓沈家強大,強大到齊州沈家有氣不敢出,不惹事生非便好。

如今人家尋仇上門,還差點害了安容的性命,這口氣,她是咽不下去了。

「查清楚,若安容的事,真是他們齊州沈家人做的,必須要給他們一個教訓,否則還不然齊州沈家以為我們武安侯府好欺負了!」老太太沉眉道,眉間有股凌厲之氣。

侯爺也是這個意思,只是那兩個小輩中,其中一個對老太爺還有恩,而且沒有確鑿的證據,還真不好處置,只能慢慢想輒了,幸好北兒有所警醒,等明兒回來,再多叮囑他幾句。

侯爺端起茶水,還沒來得及喝一口,外面七福便進來了,「侯爺,又有人送禮上門了。」

這個又字讓老太太眉頭蹙攏,「怎麼了?」

侯爺一臉無奈,「跟三妹婿一樣,都是想從我這裡套近乎,求陞官的,打從我回來,都不下二十餘人上門了。」

以前雖然也有人相求,可每月最多也就一兩個,現在,一天都有一兩個。

也難怪,他才陞官,兩個女兒一個嫁進宣平侯府,一個嫁進右相府,昨兒長駙馬還邀請他一起冬獵,蕭老國公看著他和和氣氣的,就連蕭大將軍見了他都略帶笑意,雖然笑的他毛骨悚然,但這樣的殊榮可不是誰都有的,還有周太傅之前的弟子,沈安北的那些師兄們,個個瞧見他都笑眼彎彎的。

幾乎可以說,他要是在朝堂上提出點什麼,讚賞通過的可能性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了。

意氣風發是不錯,可是上門求幫忙的也多,頗有些煩惱,官場之上,處處都是學問,有時候拒絕的不好,就會結怨生恨。

想到什麼,侯爺望著老太太道,「今兒早朝,有好些大臣跟我道謝,說豆芽不錯,府上有豆芽嗎?」

老太太瞪了他一眼,「雖然免不了應酬,可是一天三頓飯總該在府里吃一頓吧?」

侯爺哭笑不得,「娘,我也想回府吃飯,可是一下朝,那些大臣都恨不得拖我走了,實在是盛情難卻,一會兒我還得去醉仙樓,明兒休沐,長駙馬邀請了一批人去狩獵。」

沈安溪眼前一亮,「大伯父,你幫我獵只狐狸回來好不好?」

「一定,」侯爺大笑,他對自己的狩獵還是很有把握的。

安容撇撇嘴,明兒下冰雹好么,上山氣候更冷,冰雹更大,狩獵不是送上門被冰雹砸么?

安容在琢磨怎麼尋個理由,把父親留在府中。

結果還沒等她想到好辦法,外面丫鬟進來稟告,「侯爺,長駙馬派了小廝來傳話,說明兒禁市,可能沒法狩獵了,要改日。」

「禁市?」侯爺眉頭一皺,很是詫異,「好好的怎麼禁市了?」

老太太也詫異呢,「京都多少年都沒有禁市過,怎麼忽然禁市了?」

侯爺搖頭,他也不知道啊,早朝回來還沒一會兒呢,根本就沒有聽到一絲風聲,來的實在突然。

「我去瞧瞧,」侯爺起身,邁步出府。

安容站在一旁,有些呆傻懵怔,這麼巧,明天下冰雹,明天就禁市了?

禁市,禁止市場交易,上街的人除了走親訪友,就是買東賣西,而且朝廷一下禁市令,幾乎就不會有人上街了。

因為會有官兵巡城,你上街,誰知道你做什麼,有足夠理由懷疑你是買東西,違反朝廷法令。

一般情況下,是寧可抓錯,不可放過,實則是抓了再說,到時候贖人那是要贖金的。

安容莫名的就想起那夜,那個帶著面具悶聲低笑的男子,他夜探深閨,問她冰雹的事,不會是他鬧出來的吧,可是他哪來那麼大的權利要朝廷頒布禁市令呢?

禁市令一出,原本熱鬧的街道會變得空蕩蕩的。

只需把那些街頭乞丐趕置一處,也算是達到了她萬人空巷的要求。

安容越這樣想,越是心驚膽戰,能輕鬆拿到禁市令的絕不是等閑之人啊,虧得她之前還想,他要是家世背景一般,就翻臉不認人了呢。

禁市令,下的莫名其妙,京都就沒一個能諒解的,文武大臣急急忙進宮,求皇上收回成命。

御書房內,文武大臣跪了一地。

「皇上,歷朝歷代都是晚上禁市,從沒有白天禁市過啊,這樣貿貿然禁市,實在叫人匪夷所思,是在毀我大周根基啊,」右相苦苦勸道。

而某個坐在龍椅上的皇上,一臉憤岔,還有一絲有苦說不出的鬱悶。

他能說下棋輸了個條件,這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