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六章拜帖

第一百四十六章拜帖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1 20:45  字數:3521

對於婚期,右相夫人是這樣想的,雖然沈安姒和裴七少爺一同落水了,但是外界的傳聞並不難聽。

再則沈安姒年紀還小,尚未及笄,所以也就不急著成親了。

老太太也表示婚期可以慢慢商議,不著急。

聊了一會兒後,右相夫人留下定親信物,因為鴛鴦玉佩是一對的,所以老太太就沒把事先準備好的定親玉佩拿出來了。

聊的甚是歡暢,老太太心情著實不錯。

外面,有小丫鬟進來道,「老太太,李將軍府老夫人送了拜帖來。」

老太太微微一鄂。

同樣怔住的,還有暖閣偷聽的安容和沈安溪。

「李老夫人來府上做什麼?」沈安溪好奇道,最近來府上的都是有事的,外人知道武安侯府出了事,大夫人被奪了誥命封號,沒有事兒是不會來打擾的。

「不會是因為肚兜的事吧?」秋菊猜測道。

安容神情懨懨的,前世武安侯府和李將軍府沒有過往來,這一世,李老夫人卻親自登門了,除了肚兜還有別的事才怪了。

李老夫人都送了拜帖來,老太太不可能不見的,要知道侯爺現如今在兵部當差,和那些將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。

右相夫人自然也聽說了肚兜的事,更知道肚兜是出自武安侯府,當即笑著站了起來,「府上有客,我就不多打擾了,先告辭。」

老太太笑著讓孫媽媽送右相夫人出去,正好迎接李老夫人。

很快,安容和沈安溪從微開的窗戶處瞧見了李老夫人。

李老夫人披著青色織錦的斗篷,雙手套在暖筒里。由著丫鬟扶著走進來,面色很慈愛。

進了正屋,先是跟老太太見禮。

老太太還是那話,貴客登門,有失遠迎。

李老夫人笑道,「什麼貴客,就一老婆子。往常兩府也沒什麼往來。貿貿然登門著實失禮。」

老太太看著李老夫人,這個出身鄉野,年紀比自己小上七八歲的將軍夫人。笑道,「雖然兩府甚少往來,不過我可是常羨慕你,李老將軍在世時。可是對老夫人千依百順,不知道羨煞多少人呢。若不是老侯爺早早的過世了,我還得上門去討教御夫之術。」

李老夫人一把年紀,聽了老太太的話,臉微微紅。神情惋惜道,「哪裡千依百順了,不依然狠心丟下我。早早的就去了。」

老太太也嘆息,「他和老侯爺一樣。早些年戰場殺敵,不知道挨了多少刀傷劍傷,留了一堆的病根,唉,不提了,我這不會說話的,盡提傷心事,雖然兩府以前不常往來,往後常來常往便是了。」

李老夫人連連稱是。

李老將軍出身鄉野,從軍前就娶了她,後來戰場上屢建奇功,封為將軍後,就把她接了來。

經過十幾年的熏陶,已然看不出半點村姑的氣息,不過早些年著實鬧了不少笑話,久久容不進京都貴婦的圈子。

琴棋書畫詩詞歌賦,什麼也不會,估計也有些自卑,不愛出門應酬,老太太對她了解的也不多。

不過,這樣一個出身一般,甚至可以說很一般的老太太卻教出來一雙好兒女,尤其是夫婿,一輩子都不曾納妾。

今兒一見,老太太倒是覺得以前沒來往可惜了。

聊了好一會兒後,老太太才問道,「不知道李老夫人今兒來是?」

李老夫人一拍腦門,頗尷尬的笑道,「看我和老姐姐你相談甚歡,把今兒來的目的都給忘記了,還是我家那兔崽子和府上丫鬟肚兜的事。」

聽到李老夫人用兔崽子形容自己的兒子,一群丫鬟都低低偷笑。

老太太也忍禁不俊,歉意的笑道,「府上丫鬟粗心,笨手笨腳的連件衣服都收不好,連累李小將軍受累了。」

老夫人連連擺手,「話可不能這麼說,我那兒子整天就知道練武,萬事不管,讓他陪著吃頓飯的功夫都沒有,誰想練了二十多年,不還是躲不過去一件小肚兜,我想到那肚兜,就忍不住直樂。」

一屋子丫鬟婆子瞪直了眼睛,以為聽岔了,可是看著李老夫人臉上的笑意,一群丫鬟面面相覷,李老夫人今兒來莫不是感謝芍藥的肚兜吧?

「李黑將軍不是她親生兒子嗎?」暖閣內,沈安溪疑惑的問安容。

安容一臉黑線,她也懷疑李黑將軍不是李老夫人親生的了,哪有兒子倒霉,做娘的偷著樂的?

可是李老夫人確確實實很樂。

老太太一時接不上話,她活了大半輩子了,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啊,換做旁人,不該氣芍藥氣的牙根痒痒嗎?

「不管怎麼說,也是丫鬟的不對,」老太太笑道。

李老夫人擺擺手,笑道,「我雖然出身低微,卻也算得上通情達理,肚兜的事,實屬意外,我心裡有數,要怪還是怪我兒學藝不精,不過前兒芍藥姑娘親自登門,為了府上四姑娘的清譽,要回她的肚兜,這樣有情有義的丫鬟,我是打心眼裡喜歡。」

一群丫鬟再次懵了,這李老夫人不愧是出身鄉野,和一般人想的就是不一樣啊,她不惱芍藥,反而喜歡芍藥?

老太太也摸不準李老夫人此行的目的了,莫非是瞧上了芍藥那丫頭,可將軍府,還不至於上門要個丫鬟吧,這傳揚出去,外人還不得以為她小心眼,把芍藥要回去折磨替李小將軍出氣?

「李老夫人有話不妨直說,」老太太依然笑道。

李老夫人也不拐彎,或者說,她壓根就不知道什麼是拐彎,當即笑道,「是這樣的,我有個胞妹,雖然幾年前過世了,可是生前一直希望有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