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四章奇葩(求粉紅)

第一百四十四章奇葩(求粉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1 13:52  字數:3537

老太太看著安容,眉頭皺了皺,當時只顧著生氣,都沒注意到,「她真說這話了?」

「奴婢倒是聽見了,」孫媽媽眼前一亮。

大姑奶奶這回有些悔悟了,知道三姑爺愚孝,謀什麼官職,最後估計還得到劉大老爺手裡去,只有外放,去邊關,去那苦寒之地,大姑奶奶這些年什麼苦頭沒吃過,挨的住,劉家老夫人和那些大老爺,太太可挨不住。

而且,若是沒有大姑爺的認同,大姑奶奶不會來求老太太。

雖說是逃避,好歹也算是有些長進了。

老太太臉色好了不少,安容遞勺子過去,她也張口了。

老太太到底心腸軟,吃了一口,便道,「那就再幫她這一回,邊關苦寒之地,空缺多,侯爺幫著說句話,這事都不用傳到皇上耳朵里。」

說著,又凌厲了起來,「去告訴她,這是最後一次了,她再那麼懦弱,辱沒我沈家威嚴,我不會再念及親家情分,我武安侯府想整治一個落魄的劉家,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!」

這回求官是最容易的,六品官以下的任命,相爺同意就行了,武安侯府和裴家的瓜葛,裴相爺同意大姑爺外放,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?

伺候老太太吃完了粥,安容便回了玲瓏苑。

在院門口,安容瞧見了芍藥,這丫鬟捂著袖子,跟做賊一樣,左瞄右看的挪進來。

瞧見安容望著她,芍藥臉一紅,快步上前,喜笑顏開道,「姑娘,奴婢把肚兜要回來了,你看。」

說著,芍藥從懷裡掏出她那綉著芍藥花的小肚兜。

安容腦門上的黑線嘩嘩的掉,一群烏鴉成群結隊的飛來過飛過去,這麼奇葩的丫鬟不是她的,絕對不是!

冬梅已經笑抽風了,捂著肚子問,「你怎麼要回來的?」

「就是那麼要回來的啊,」芍藥聲音漸漸的弱了下去。

其實,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了李將軍府,想跟李黑將軍說清楚,這肚兜是自己的,別讓大家胡亂猜,毀她家姑娘的清譽。

誰想到去了李將軍家,被兩個小廝給攔了下來,她就在一旁的石獅子邊等著,等著等著,就是不見有長的黑的將軍回來。

凍的她直哆嗦的時候,有個男子騎馬過來,看著他要進府,她就撲了過去,求帶她進去找李黑將軍。

說到這裡,芍藥就有怨念了,瞪著秋菊道,「你騙我,李黑將軍長的一點兒也不黑!」

秋菊早岔氣了,捂著生疼的腮幫子,「我也是瞎猜的啊,我又沒有見過他,不會你找的那個騎馬的人就是李黑將軍吧。」

芍藥一臉窘紅,她又不知道他是李黑將軍。

當時他納悶的看著自己,「你找我有事?」

她一時沒反應過來,「我不找你,我找李黑將軍。」

「我就是,」李黑將軍蹙了蹙眉頭道。

芍藥盯著他,不可置信,「為什麼你不黑?」

一瞬間,將軍的臉就黑了,名副其實了。

李黑將軍轉身進府,芍藥追著進去,這回小廝沒阻攔她了。

芍藥追著李黑將軍,第一句話就是,「你能把我的肚兜還我嗎?」

一句話說完,芍藥就覺得自己半條命沒了,冷風呼呼的吹。

後來沒差點被扔出來,怕死的她緊緊的抓著人家的胳膊,不給肚兜,死都不鬆手。

好一會兒後,總管大人才用帕子包著肚兜,拿來還給她。

芍藥摸了摸自己的臉皮,今兒這臉在李將軍府算是丟盡了,不過也沒關係,她親耳聽李將軍下令說不許外泄一句,反正她以後也不去李將軍府了,臉丟盡了就丟盡了唄,重要的是此行效果顯著,肚兜要回來了。

幾人已經被芍藥給打敗了,上門要肚兜的,京都千百年來,估計就這一個了吧?

奇葩。

對此,安容只有這麼一個形容詞。

這麼一個帶著濃濃的鄙視和無奈的詞,卻叫芍藥樂不可支,姑娘誇她是獨特而美麗的花朵。

海棠望著興奮的芍藥,抿了抿唇道,「我覺得這個詞,應該還有別的意思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芍藥扭眉問道。

「傻到極點、缺心眼等等,我覺得只要合適你的,都是奇葩的解釋,」冬梅捂嘴道。

芍藥怒。

安容坐下來喝茶,冬梅提醒道,「姑娘,要不要奴婢去告訴二少爺一聲,讓他制一把摺扇,免得又給忘記了?」

「也好,」安容點點頭。

冬梅轉身下樓,樓下冬兒邁步上來,饒過她給安容請安,「姑娘,大姑娘來了。」

安容眉頭輕蹙,沈安芸不是受了涼,咳嗽個不停嗎,怎麼還跑她這兒來了,無事不登三寶殿,懶得搭理她,「就說我頭疼,睡下了,除了老太太找我,誰來都不見。」

說完,安容放下茶盞,轉身去了床榻,解衣睡下。

一覺睡的香甜,醒來時,已經是日暮時分了。

安容伸著懶腰,揉著脖子,靠在大迎枕上,根本不想下床。

喻媽媽過來幫著把紗帳整理好,道,「大姑娘還沒走,就在樓下坐著等姑娘醒來呢。」

安容眉頭冷沉,「我睡了多久?」

「一個時辰。」

安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來,這回不知道她又打的什麼主意,什麼事都如她所願了,現在卻在玲瓏閣苦等,是要跟她演苦肉戲嗎?

讓丫鬟幫著穿好衣服,又梳洗打扮了一番,安容才邁步下樓。

樓下,沈安芸坐在那裡,神情黯淡,聽到有腳步聲傳來,忙站起身來,許是因為起猛了些,頭有些暈,差點站不住。

安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