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三章姑母

第一百四十三章姑母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2-01 13:52  字數:3722

弋陽郡主柳眉倒豎,腮幫子鼓的圓圓的,「我就知道我來半天你都沒提這事,肯定是忘記了,果不其然。」

安容尷尬的直撓額頭,她是真把摺扇的事給忘記了,忙賠禮道歉。

「明兒,最晚後天,我一定把摺扇給你送去,」安容拍著胸脯保證。

弋陽郡主望著安容,在猶豫要不要相信她,或者讓她發個誓什麼的,最後撅嘴道,「這回千萬千萬不能忘記了啊,不然我就去太后跟前告你狀了。」

安容點頭如搗蒜。

弋陽郡主這才心滿意滿的爬上了馬車,給安容搖手再見。

看著弋陽郡主那白皙如玉精緻的臉龐上,燦爛的笑意,安容明媚的心情中帶著一絲憂愁。

弋陽郡主真的好像喜歡上二哥了,只是王爺王妃能同意嗎?愁啊!

安容輕聲一嘆,正要轉身,卻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,安容便停下腳步,尋聲望去。

只見由遠及近的馬車上,上面寫著個字:劉。

安容眉頭輕皺了皺,猶豫著是進府好還是站在這裡迎接。

很快,馬車就停了下來。

車簾掀開,走出來一個年約三十二三的夫人,樸素的著裝,頭上也沒什麼珠釵,面色還略帶蒼白,不過衣裳洗的很乾凈,瞧著還算舒適。

站在車轅上,她瞧見安容,微微一怔,趕緊下車道,「這大冷的天,你怎麼不在屋子裡待著,府上要來客嗎?」

說完,她臉色閃過尷尬,要是安容迎接客人,她在這裡好像不大合適。

安容看著那馬車,有些破爛了,估計會躥寒風,眸底閃過一抹同情之色,回道,「剛送弋陽郡主和清和郡主走。」

大姑奶奶聞言鬆了口氣,生怕自己回來的不合時宜,撞到了貴客,給府上丟臉。

沒錯,這位就是武安侯府大姑奶奶,老太爺三個女兒中最大的一個,夫家姓劉。

看著她那一身樸素的打扮,連身邊伺候的丫鬟都比不上,著實叫人心酸。

老太爺一輩子就三個女兒,全是庶出,老太太沒有女兒,將她們都視如己出,尤其是大姑奶奶,更是養在膝下,給她挑選的親事,也是三位姑奶奶中最好的一個,是安懷侯府嫡次子。

可惜,六年前,安懷侯得罪了皇上,侯爵封號被收了回去,劉家可以說是一夜之間就敗落了。

要說她也不至於淪落到這樣的地步,武安侯府的陪嫁,那是足夠出嫁的女兒衣食無憂一輩子的。

可是就有那麼傻的,拿自己的陪嫁出來幫著打點上下,可也不想想,皇上生氣了,誰敢求情,最後陪嫁敗光,不得不回來求老太太。

老太太沒想到自己教出的女兒會這麼的傻,讓她回去提分家,也遲遲沒音訊。

每次回來,除了哭還是哭,老太太年紀大了,受不得眼淚啊,對她是越來越不耐煩。

有時候她遞帖子回來,大夫人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丟了出去,所以她回來都不送請帖。

左右大姑奶奶回門,下人也不怎麼敢攔著她,畢竟是老太太可心疼的,老太太惱她是一回事,大夫人慢待她又是一回事,他們做下人的可不能真當她是那窮親戚,幾個銅板就打發了。

去稟告老太太,老太太大多時候是見她的,一來是心疼她,二來就是顧忌侯府名聲了,姑奶奶回門,被拒之門外,叫人笑話啊。

安容還記得小的時候,她穿戴華貴的樣子,送她吃的玩的,對她也是盡心疼愛。

只是後來就沒有了,因為沒錢,買的東西沒有府里的精緻,不好送出手,對她們也就疏遠了。

「老太太身子還好吧,」站在門外,頂著寒風,大姑奶奶問道。

安容見她都沒有戴披風,替她涼的慌,不過想到老太太不大願意見她,提醒道,「大姑母,祖母身子不適呢,估計不會見你。」

大姑奶奶眼神一黯,輕嘆道,「我也知道自己招人煩,可是今兒姑母找你祖母有事,侯府最近出了不少事,我也聽說了。」

安容輕聳肩膀,以她對大姑奶奶的了解,要是沒事,她也不會回來,羞於見老太太啊。

松鶴院的丫鬟瞧見她進來,都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。

大姑奶奶的臉有些火辣辣的,安容望著她,心中嘆息。

孫媽媽瞧見她,眉頭微蹙了蹙,隨即笑道,「大姑奶奶回來了啊,方才老太太還提及你,估摸著這兩天你該來了,讓奴婢去取二百兩,老太太身子不適,就不見您了,奴婢這就去……。」

孫媽媽這麼說,大姑奶奶的臉更熱的慌,像是個乞丐回來要飯一般,可是她除了道謝,沒別的可說的了。

「我去見見老太太,我不鬧她,」大姑奶奶低聲道。

孫媽媽讓她等著,先進屋稟告一聲,方才讓她進去。

老太太靠在大迎枕上,丫鬟伺候在一旁,看著丫鬟頭上戴的飾物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,大姑奶奶越發覺得心塞。

等她見了禮後,孫媽媽搬了凳子來,她才坐下。

「老太太身子可好些了?」大姑奶奶關切的問道。

老太太看著她那一身打扮,眉頭蹙攏了些,「老太爺生前,最滿意的就是你的親事了,沒想到最後卻……。」

大姑奶奶眼眶頓時一紅,這門親事確實不錯,她也著實享了幾年福,可惜,「是女兒福薄。」

老太太見她這樣,就一肚子火氣,「什麼福薄,好好的福氣都是被你自己折騰沒的,六年了,劉家分了沒有,我給你的那些錢,是不是又貼補他們劉家那群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大老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