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四十章流言

第一百四十章流言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30 22:12  字數:3481

老太太的習慣,早上起來,梳洗打扮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拜菩薩,第二件事才是吃早飯。

手裡不拿著佛珠,就好像渾身沒有勁了一般,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。

靠著大迎枕,孫媽媽拿了賬冊來和安容看,老太太就在一旁瞧著聽著笑著。

等賬冊看完,綠袖就上來稟告府里幾位姑娘的情況。

沈安溪還是老樣子,身子有些虛,但是沒大礙。

沈安姝被禁足,胳膊好了很多,留疤的可能比較小。

沈安姒病情大好,雖然還在床上躺著,綠袖去的時候,沈安姒還和她說了幾句話,葯也按時按量吃的,燒完全退了,估摸著兩天就能出屋子了。

再就是沈安芸,她是受了傷寒,不大嚴重,但是咳嗽的比較多。

至於沈安玉,她倒是很好,綠袖去看她,頭髮雖然燒掉了一點,但是完全看不出來,只是手,傷疤有些大,有小指甲蓋那麼大。

綠袖最後說沈安玉,說完道,「五姑娘說,她好心好意去安慰大姑娘,卻被燙傷,她很傷心,受傷留著那麼難看的傷疤,她以後都不出府見人了。」

老太太聽了綠袖話,擺擺手,綠袖便出去,該做什麼做什麼了。

見老太太神情有些黯淡,孫媽媽寬慰道,「幾位姑娘都在好轉,要不了幾日就活蹦亂跳了,老太太莫要擔憂。」

老太太沒有說話,神情莫名,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半晌才聽到老太太感慨一句,「同樣是庶出,怎麼差別就那麼大。」

安容斂了斂眉頭,沒懂什麼意思,倒是聽到孫媽媽一聲嘆息。

安容望著孫媽媽半天,才想起來,老太太指的是武安侯府大姑奶奶,她的大姑母,那個老太太盼著能有點兒脾性早點分家盼了幾年的大姑母。

這時,外面有丫鬟進來稟告,「老太太,宣平侯夫人來了。」

老太太眉頭挑了一挑,讓孫媽媽扶她起來,孫媽媽攔著她道,「宣平侯夫人是晚輩,您身子不適,就在內屋見她也無妨,便是不見也不算失禮。」

安容在一旁連連點頭,她很想說她去應付宣平侯夫人便是,只是關乎沈安芸的終身大事,她也不好說什麼。

不過,沈安芸已經是他們宣平侯府的人了,又急著把她嫁出去,不見總是不行。

孫媽媽沒法,只好把宣平侯夫人迎進了內屋。

她伺候老太太幾十年,在內屋見外客還是第一次。

而宣平侯夫人也頗尷尬,她不知道老太太病了,來的時候更是空著手的,著實失禮。

不過宣平侯夫人嘴甜,進門便認錯,「老太太見諒,我不知道您病著,來的實在不是時候,可是有些事又必須弄清楚了,實在是對不住您了。」

老太太讓孫媽媽請宣平侯夫人坐下,方才笑道,「府上最近事情比較多,加上天氣多變,身子稍有不適,慢待你了。」

「不敢當,」宣平侯夫人笑道,她當然知道武安侯府上最近糟心事多,先是大夫人兄妹偷竊被皇上懲治,再就是兩個孫女兒先後出事,年紀大的人,都難受的住這樣的打擊。

可是她體諒老太太,只能用心體諒了,行動上做不到,她也煩著呢。

宣平侯夫人直接開門見山道,「本不該來打擾老太太,可是我這頭也犯疼的厲害,不儘早解決了府上大姑娘和我兒的婚事,我是夜不能寐。」

「昨兒,也不知道是誰傳的流言,說宣平侯府重情重義,覺得愧對府上大姑娘,欲娶為平妻,就昨兒一天,大半個京都都知道了,這是莫須有的事啊。」

老太太眉頭一皺,望著孫媽媽,「京都有這樣的傳聞,我怎麼不知道?」

孫媽媽也是一臉疑惑,搖頭道,「府上病的病,傷的傷,連管家這樣的事您都交給了四姑娘,哪敢為了點小事來打擾您休養。」

宣平侯夫人微微一愣,掃向一旁站著的安容,神情頗詫異,沒想到偌大個侯府,竟然交個未及笄的姑娘管,武安侯府真是,難道沒個能管事的大人嗎?

老太太嘆息道,「兩個兒媳婦,一個禁足,一個閃了腰,我老婆子身子又不中用,只能難為她一個女兒家了。」

宣平侯夫人恍然,笑道,「四姑娘聰慧,又有老太太您教導,斷然不會有錯,再說了,你那三兒媳不也快回來了嗎?」

武安侯府一天之內,兩個嫡出老爺同時陞官,一個升一級,一個升兩級,偏兩人都還不在京都,可是轟動朝野啊。

老太太笑著點點頭,「差不多快回來了。」

宣平侯夫人羨慕的看著老太太,其實要不是沈大姑娘身份差了些,她還真願意娶回去做正妻,可惜,是個庶出,還是先定個庶子,說出去總是臉上無光。

而且,她懷疑那些流言蜚語就是從武安侯府傳出去的,宣平侯府沒人敢。

宣平侯夫人拿出銀票,遞給老太太道,「府上姑娘,不論是才藝,還是容貌我都滿意,可惜犬子定親在前,她又曾說給二少爺,實在給不了平妻之位。」

若不是武安侯仕途順暢,武安侯世子更是拜了周太傅為師,沈三老爺也是三品大員了,將來前途不可限量,她又怎麼捨得拿娶平妻的聘禮來娶個妾回去呢?

看著那摞銀票,老太太眉頭就沉了下來,「宣平侯夫人,事先說好的以平妻之禮下聘,豈有反悔之理?」

宣平侯夫人神情略有些尷尬,「老太太莫為難我。」

老太太撥弄著手裡的佛珠,輕笑道,「從梅花宴出事起,你第二天就來府上了,說世子定了親,我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