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八章算命

第一百三十八章算命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30 15:04  字數:3597

要不是手快捂著自己的嘴,她都要驚嚇出聲了。

忍著心中膽懼,心底咒罵和祈禱,該死的賊,他應該是偷竊,不是採花的吧?

安容不敢喊啊,一屋子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鬟婆子,能敵的過躍上二樓的賊嗎?

只要一喊,清譽就沒了。

安容在被子下面摸了摸,心中後悔沒買點迷藥,匕首什麼的,哪怕擱只簪子也行啊。

安容扭眉,前世那麼多年,也沒遇到過半夜爬她窗戶的賊啊,為什麼這一世有了?

本該懼怕的安容,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被戳了個洞的窗戶紙,心底大怒,看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,屋子裡來過賊!

指不定就是這個!

躲在被子底下的安容,側著身側瞄著屏風。

屋子裡留著兩盞燭火,都在近處,看的很清楚。

雪青色的錦袍,下面綉著的好像是木槿花,天藍色的錦袍,還有玉佩……

好像有些眼熟。

安容眨了眨眼睛,眼睛往上看,只一眼,身子就怔住了。

怎麼是他!

虧得還以為一表人才,是個如玉君子,沒想到竟然喜歡半夜做賊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還有雪團,你好歹是條狗啊,進了賊,你睡的比誰都熟,好歹你叫一聲,嚇唬嚇唬他啊!

隨著腳步聲走動,雪團真的醒了,扯著嗓子叫了一下,安容樂了,看來養條狗還是有好處的。

可是很快她就傻眼了,因為雪團圍著荀止的腿打轉。

安容臉都氣黑了,不是被荀止氣的,是被雪團氣的,因為雪團搖尾乞憐,人家理都沒理他,跟她截然相反,都是她逗雪團,雪團懶得搭理她!

本來很膽怯的安容,發現來人是荀止的時候,心忽然就安定不怕了,人家救過她一命,要是真想害她,還救她做什麼?

可是他為什麼要半夜三更闖自己閨房?

安容想不通,想不通的她緊閉眼睛,裝睡。

蕭湛走到她床榻前,帶著面具瞧不起他的臉色,但是深邃的眼神早不復存在了,而是帶著質疑。

她好像在裝睡。

常年習武的人可以通過很微弱的呼吸判斷一個人是真睡還是裝睡,而且她心跳的有些快,眼臉輕眨,像是蝴蝶顫動的翅膀。

對於安容的裝睡,他嘴角微微弧起,朝冬梅走去,伸手一點,冬梅的呼吸就綿長了起來。

見他朝冬梅走去,安容果斷的掀開帘子,朝他望了一眼,只見到燭火映照下,兩隻耳朵像血玉一般晶瑩剔透。

他不會是來拿木鐲的吧?安容揣測的想。

安容還以為他會偷偷檢查冬梅手腕上有木鐲沒有,可是他點了穴,就轉了身。

安容嚇了一跳,猛的把腦袋縮回來,因為激動了些,砰的一下撞到了床頭木板上,疼的她呲牙。

蕭湛難得額下有黑線滑下,發現屋子裡有了人,還是個男人,她非但不怕,還偷看,這是一個大家閨秀該有的反應嗎?

安容裝不下去了,掀開被子捂著自己,一臉羞紅,緊緊的靠著牆壁,狠狠的瞪著他,「你來做什麼,我說了,那木鐲被丫鬟戴了取不下來。」

「祖傳之物,不可遺失,」蕭湛的聲音沉冷如水。

安容氣噎,她又沒想你遺失,那只是個意外,「你木鐲也沒有丟,在丫鬟手上嘛,等哪一天取下來了,再還你就是了,我保證不會丟,還有,你們家的鐲子很奇特,應該有特別摘取的辦法吧?」

蕭湛眉頭攏了攏,他問過外祖父,外祖父也不知道,唯一知道摘取辦法的太夫人早過世了。

鐲子既然能戴,為何不能摘?

原本外祖父就極為滿意她,滿意得讓他眉頭皺隴,他想起了蕭老國公那句話:她要是打你,你不許躲。

可是外祖父聽到木鐲能戴上,激動不已,要不是他攔著,估計都下聘了,哪怕只是一個丫鬟。

蕭湛抬眸看著安容,燭火照應下的她,面帶酡紅,眸光瀲灧,還帶了一絲警惕和審度,更像山林中迷路而膽怯的麋鹿。

「有沒有別的辦法?」見他不回答,安容又追問了一句,緊接著又趕緊加了一句,「除了剁手。」

「沒有。」

安容嘴角輕撅,被子下兩隻手趕緊摘手鐲,她可不想被剁手。

蕭湛看著被子下的動靜,很確定,鐲子在她手上無疑。

其實,之前她扯被子的時候,他就見到她皓腕上紫藍繩編製的手鐲,心中便明了了。

今天,他來除了這一件事之外,還有另外一件事,或者說,這件更重要。

「為何你要求我想辦法讓京都四天後萬人空巷?」蕭湛問道。

安容癟了癟嘴,那會兒是存心刁難你,讓你知難而退,乖乖把《秋窗易讀圖》教我,誰想就沒有下文了。

還以為他裝傻充愣當沒看到,沒想到他還記得呢,可是萬人空巷是那麼好辦到的嗎?

「那天會下冰雹,最小的冰雹也有鴿子蛋那麼大,」安容一本正經道。

蕭湛眼神一凝。

京都多年沒有發生過冰雹災害了,前朝覆滅前兩年,京都曾發生過一場前所未有的冰雹災害,砸傷砸死不知道多少人。

外祖父說當時是哀鴻遍野,不過那會兒冰雹災害發生在春季,砸毀了很多農作物,當年砸死很多人,又因為急慌餓死無數。

再加上當時皇上荒陰無道,奢靡無度,國庫空虛,根本拿不出銀錢救濟災民,激起民憤,各地難民紛紛舉旗造反,百年王朝,毀於一旦。

若是沒有那場冰雹災難,前朝最少也會晚覆滅十年。

蕭湛望著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