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七章發獃

第一百三十七章發獃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9 20:57  字數:3573

秋菊苦著張臉,「我這不是在外面,不知道嗎,現在怎麼辦,有好些人都知道肚兜是芍藥的了。」

秋菊只是好奇的問一句,上面是不是綉著芍藥花,芍藥自從取名芍藥後,就格外的喜歡芍藥花,不論是簪花還是木簪耳墜,便是衣服上的花紋,大多都是芍藥。

誰想她一問,那些人齊刷刷的看著她,逼問她,她就招認了。

芍藥站在那裡,已經成獃滯狀態了,幾個丫鬟安慰她,越是安慰,芍藥越是想哭。

因為冬梅是這樣安慰的,「芍藥,你還是多燒幾柱香吧,今兒李黑將軍和孫陸將軍因為肚兜的事打了起來,還連累二老爺崴了腳,可想李黑將軍有多恨那肚兜了,他要是遷怒侯爺,侯爺估計會把你丟出去。」

芍藥恨恨的看著冬梅,她就知道她們沒安好心,見她得了姑娘的寵信,巴不得她倒霉。

芍藥哭著去找安容。

安容聽了事情的始末,嘴角輕抽了一抽,「李黑將軍好歹也是一位將軍,不至於為了件肚兜就遷怒你一個小丫鬟,放心吧。」

芍藥這才稍稍放心,扭頭對著秋菊和冬梅道,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小人!」

冬梅和秋菊兩個差點炸毛,「誰是小人,那本來就是你的肚兜,我們又沒有說錯!」

「什麼是我的肚兜,你見著了嗎?」芍藥唇齒相譏,「沒有見到,我才不會承認呢!」

「這麼湊巧的事,不是你的還能有誰的?」冬梅氣道。

芍藥叉腰瞪回去,「本來我都沒事了,我要是倒霉了,趕明兒我拿了你們肚兜爬牆頭上去挨個的扔!」

幾個丫鬟臉皮一熱,追過來打芍藥。

屋子裡鬧成一團,安容瞧的忍俊不禁,一件肚兜也能引發這麼多事來。

笑鬧完,冬梅把畫卷送到安容跟前,打開給安容看。

其實不用過目,安容都知道不會有錯,合著海棠買回來的頭飾還有綉帕,安容讓秋菊小心的裝好,給福總管送去。

秋菊和冬梅兩個邊收拾邊閑聊,聊著聊著,冬梅的聲音忽然就拔高了。

「怎麼可能,你是不是聽錯了,宣平侯府根本沒想取大姑娘做平妻啊,」冬梅睜大眼睛道。

聲音太大,驚動了正在抱雪團的安容。

「怎麼了?」安容蹙眉問道。

秋菊忙把包裹塞給冬梅,她一路頂著寒風回來,都快凍僵了,可不想再跑前院去了。

忙走到安容跟前道,「奴婢今兒在外面聽到不少流言蜚語,說宣平侯世子和大姑娘的事,外面說東平侯府重情重義,說愧對大姑娘,要以平妻之禮迎娶大姑娘過門。」

安容聽得挑眉,這流言來的有些莫名其妙了,今兒宣平侯才拿了銀票給她爹,要低調的把沈安芸納回府給宣平侯世子做妾,怎麼外面的流言卻是要迎娶沈安芸做平妻?

芍藥站在一旁,朝秋菊呲牙,「不定就是大姑娘院子里哪個小丫鬟跟你一樣,在外面亂說話傳出來的。」

對於秋菊把肚兜的事抖到人盡皆知,芍藥已經記恨上她了,現在的芍藥都怕出玲瓏苑的門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覺得大家若有似無的掃過她的衣裳,想看她的肚兜,丫鬟婆子還好,要是遇到小廝,芍藥怕一個忍不住去戳瞎人家雙眼。

秋菊氣煞了,都說了她不是故意的!

不過卻給安容提了個醒,這事像是沈安芸做的,安容摸了摸雪團的絨毛,笑道,「去紫竹苑打聽一下,看昨兒下午以後,都有誰出去過,都做了什麼。」

八卦誰都喜歡,可這天寒地凍的,還出去打聽消息,誰樂意啊,反正誰打聽回來都得告訴姑娘,到時候就知道了,何必麻煩自己跑一趟?

秋菊才回來,她假裝渴了去喝水。

冬梅懷裡還抱著畫軸和包袱,想去也去不了。

海棠原本手裡就拿著抹布,再者之前她還去挑選了頭飾。

好吧,二等丫鬟中,還有半夏和白芷,可是這兩個丫鬟有些著涼,喻媽媽沒讓兩人上樓伺候。

輪來輪去,就只有今兒沒出玲瓏苑的芍藥了。

芍藥想哭,不帶你們這麼欺負人的,她自從肚兜飛了後,就一直心神不寧,她羞於出院門,更怕那些老婆子打趣她:芍藥啊,你那飛出去的肚兜飛回來沒有?

她恨肚兜,更恨外面的狂風。

可是安容一句話吩咐,總得有丫鬟去吧,芍藥去求海棠,海棠笑道,「習慣了就好了。」

芍藥一口老血沒差點噴出來。

一氣之下,噔噔噔的踩著樓梯下了樓,很快,大家就從二樓迴廊上見到芍藥在寒風中哆嗦的背影。

幾個丫鬟偷偷捂嘴。

半個時辰後,芍藥就回來了,凍的她睫毛上都有一層小冰棱。

回來之後,芍藥趴在安容耳邊嘀咕了兩句,然後扭頭看著好奇的秋菊幾個,分外得瑟,「想知道么,就不告訴你們。」

秋菊和冬梅恨不得拿鞭子抽她了。

安容也不管她們幾個你望著我,我瞪著你,她只在蹙眉。

沈安芸為了嫁進宣平侯府真是無所不用其極,她派了親信丫鬟出去散播謠言,誇宣平侯府重情重義,覺得梅花宴上的事愧對於她,許以平妻之位,要不是知道宣平侯府的態度,她估計會信以為真。

宣平侯府要是出來澄清,那就是無情無義,是給自己一巴掌。

武安侯府出來澄清,那是不可能的事,最多裝作不知道,丟給宣平侯府處置。

不過,這樣一來,似乎會激怒宣平侯夫人,沒準兒就以為是侯府的算計,整個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