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六章剁手

第一百三十六章剁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9 20:57  字數:3625

沈安溪想到他們一家,就想跟安容道歉,又怕安容覺得生分了,生生忍下了,在心中堅定道: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事,都要堅定不移的相信四姐姐。

沈安溪拉著安容坐下,卻不小心手指碰到了安容手腕上的鐲子,她便看了一眼,笑道,「四姐姐這鐲子是誰編製的,好漂亮。」

安容抬起皓腕,紫藍繩鐲呈現在沈安溪眼前,高興不起來的安容,嘴角擠出一絲笑道,「是芍藥編製的,你要是喜歡,趕明兒讓她給你送兩個來。」

要是能取下來,安容都恨不得把手腕上這個送給沈安溪。

「我喜歡這個,我拿手腕上的跟你換,」說著,沈安溪把手腕上的白玉鐲取了下來。

安容心堵的慌,這是沈安溪變相的賠罪啊。

安容把胳膊一抬,憋屈道,「你幫我取下來,我送你一個白玉鐲。」

沈安溪一臉茫然的看著安容,安容又把胳膊抬了一抬,沈安溪真的去摘了,可是無論她怎麼用力,就是拽不下來,倒是因為用了力氣,臉都紅了。

「為什麼摘不下來?」沈安溪不解道。

安容轉悠著木鐲,苦惱道,「我做夢都恨不得摘下來。」

「那豈不是要戴一輩子了?」沈安溪訝然的捂著嘴巴道,大家閨秀要經常換手鐲戴的,不然別人還以為她窮的只有那麼一隻鐲子。

安容哀怨的看著沈安溪,要是鐲子是自己的,戴一輩子就算了,可這鐲子不是啊。

安容默默的在心底問候木鐲的主人,之前那點救命之恩,感激之情早被這木鐲磨的乾乾淨淨了。

而此刻,蕭國公府外書房內,被個被蕭老國公傳召的男子,剛要開口,一個噴嚏打了。

蕭老國公正在看書,聽到噴嚏聲,抬眸看著蕭湛,眼睛落到他的衣裳上,眉頭皺了皺,湛兒身子骨很好,寒風凜冽時,穿件單衣也不會覺著冷,這多穿了兩件,就著涼了?

「天氣驟然變冷,記得多穿幾件衣裳,」蕭老國公關心道。

蕭湛瞅著身上的衣服,雪白的錦袍,顏色太亮,穿著總覺得彆扭,「外祖父,我不冷。」

「外人瞧著暖和最重要,」蕭老國公還是這句話,每回看他穿那麼點,他都忍不住要問冷不冷。

蕭湛無可奈何。

「暗衛說木鐲你送給了沈四姑娘,她戴上了沒有?」蕭老國公回歸正題。

一想到暗衛稟告的,自己的外孫兒送木鐲的方式,蕭老國公就滿臉黑線,他活了大半輩子還沒見過那樣送的,四姑娘收了手鐲,還有對他的一心愧疚。

蕭湛正想找個機會跟蕭老國公說木鐲的事,抬眸道,「她說木鐲不小心戴在了個丫鬟手上,取不下來了,外祖父,那木鐲有何奇特之處?」

「真的戴上了?」蕭老國公一臉激動,那丫鬟二字自動無視了。

蕭湛猶豫了會兒,點點頭。

這麼點小事,她還不至於欺騙他吧,而且,那樣的手鐲,她應該不屑戴。

蕭老國公激動啊,激動的站了起來,道,「真的能戴上,不論是她是丫鬟,還是主子,都必將是我蕭家人,可惜不是四姑娘,不過沒關係,蕭家兒郎也不少。」

蕭湛抬眸看著蕭老國公,外祖父的意思是讓府上表弟們去取那個戴著木鐲的丫鬟?

蕭老國公恨不得即刻就把那戴著木鐲的丫鬟迎娶回來,蕭湛見了直蹙眉,那木鐲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?

蕭湛回了臨墨軒,看著立在迴廊上的白鴿,邁步進了書房。

當安容從琥珀苑回玲瓏苑時,芍藥站在二樓迴廊上,笑的見牙不見眼,「姑娘,又來了只白鴿呢。」

安容微微一鄂,邁步進屋,才走到樓梯處,芍藥就迫不及待的把小竹筒遞了過來。

安容臉頰微微紅,接了小竹筒,快步上樓。

冬梅要跟上,卻被芍藥攔下,不由的氣紅了臉,「你攔著我做什麼,一封信而已,為什麼你能看,我不能?」

「我不識字!」芍藥理直氣壯道。

她大字都不認識幾個,看了也看不懂。

冬梅差點被氣抽過去,沒見過不識字還這麼理直氣壯的。

芍藥見她生氣了,忙討好的拉著她賠禮道,「我不是故意的,姑娘說不能告訴第三個人,我當然不能說了,不過你要真想知道,我可以偷偷告訴你,不過你要先發誓。」

冬梅氣的咬牙,真想說不說算了,可是心跟貓撓似地,還是舉起三根手指。

芍藥這才道,「其實姑娘新認識了個大家閨秀,小七和小九就是她的,姑娘和她在探討詩詞呢。」

「這有什麼不能說的,還要瞞著不告訴第三個人?」冬梅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。

芍藥撲哧一笑,「可是對方當咱們姑娘是個世家少爺啊,姑娘又不忍心告訴她,免得人家姑娘芳心碎一地。」

冬梅睜圓了眼珠子,半晌不知道合上,眨眼時,芍藥已經上樓了。

芍藥在心底默默道歉,那荀少爺也救過她一命,她卻胡言亂語,不過她也是被逼無奈,只有這樣說,姑娘才能正大光明的和他飛鴿傳信啊,她是一片苦心。

芍藥覺得自己好像叛變了,她是希望蕭表少爺做未來姑爺的,可是荀少爺對她有救命之恩啊,她的天平一下子就傾向荀少爺了,其實都帶著面具,也差不多啦,就是一個冷點,一個暖和點而已。

芍藥走到珠簾處時,安容又趴床上揉捏她的抱枕了,這回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厲害。

走近還能聽到牙齒磨的咯吱響的聲音,芍藥忍不住想捂耳朵,心道,荀少爺這是把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