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五章生分(求粉紅票)

第一百三十五章生分(求粉紅票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9 10:22  字數:3520

四姑娘把採買的工作交給了她們,那她們這個正管事的做什麼?

而且她們可以確定,幾位副管事的能完成任務,那意味著……她們會退位讓賢了。

幾位管事的心急如焚,偏無計可施。

方才說不能再少的可是她們,這會兒再反口,那不是明擺著耍四姑娘,欺負她初次管家不懂事嗎?

背脊發涼,手腳冒汗,後悔的恨不得去撞牆,等孫媽媽讓丫鬟送她們出去時,管事們都覺得身子乏力,幾乎要摔倒在地。

孫媽媽望著翻著賬冊的安容,眸底全是讚賞之色。

這招以敵制敵的法子用的妙絕,怕是老太太都想不到,一下子就把幾大管事的權利架空了,偏她們還不敢有半句微詞,有的只有懊悔。

四姑娘這般提拔那些副管事,她們不傻,該明白大夫人如今禁足,世子夫人即將進門,老太太病的寧願把管家權交給什麼都不懂的四姑娘,也不願意放大夫人出來,就該明白一二。

等安容走後,老太太醒來,問孫媽媽安容管家可行。

孫媽媽笑著把暖閣的事稟告了一番,笑道,「老太太您大可放心養身子了,四姑娘管家絕對可行,只是四姑娘對還未進門的世子夫人似乎是喜歡極了,讓福總管準備了極厚的禮。」

老太太聽到安容把她準備的禮加了一倍,眉頭皺了皺。

之前喜歡顧家大姑娘,喜歡的莫名其妙,柳記藥鋪的股隨便送,這會兒對蘇大姑娘又是如此,著實怪異。

不過這是安容第一次管家,面對福總管和孫媽媽雙重質疑,她依然初衷不改,老太太還能說什麼,只能由著她了。

好在她說了一句不合規矩處,從玲瓏苑拿,即便不真的拿,有這句話,往後不論誰管家,都沒法隨意來。

安容從松鶴院出去,原是打算回玲瓏苑的,可是半道上改了主意,轉道去西苑。

聽到丫鬟稟告安容來了,躺在小榻上看書的沈安溪要起身,被綠柳攔下了。

正巧這時,安容邁步進來,瞧了便道,「六妹妹怎麼忽然跟我這麼見外了,是怪我偏袒三姐姐,幫她隱瞞玉玲瓏的事嗎?」

沈安溪微微一鄂,怔然的看著安容。

半晌,苦澀一笑,「四姐姐你救我一命,可我卻妨礙了她們,我若知道梅花宴對她們那麼重要,重要到連我的命都可以罔顧,我不會去,也不敢去。」

安容繼續邁步,眼睛掃到綠柳,又掃向窗外,嘴角緩緩弧起。

綠柳先是納悶,隨即一怔,湊到沈安溪身側,輕聲道,「姑娘,那日奴婢偷聽的事,四姑娘她知道。」

沈安溪猛然抬眸看著安容,眼眶微紅,「四姐姐,你……。」

沈安溪眼中含著懊悔之意。

那日安容走後,她聽了綠柳的稟告,心中憤怒,卻更多的是傷心,覺得自己不如沈安姒在安容心目中重要。

在侯府,除了老太太和未回來的三老爺三太太,安容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都比得上她親哥沈二少爺了,被至親的人傷,那才最心疼。

跟最親的人,要講規矩,但不是無時無刻都謹記規矩二字,她心傷,才會不顧身子,規規矩矩的給安容行禮。

刻意的規矩,是生分。

但是她沒想到,安容知道綠柳偷聽的事,若是她真有心替沈安姒隱瞞,肯定會攔下綠柳的。

安容知道綠柳在偷聽,當時在屋子裡,她看了眼玉玲瓏就變了臉色,沈安姒又苦苦哀求,這些丫鬟既聰明機靈又不缺八卦之心,能不發現點特別之處?

她是想直接把事情捅給沈安溪知道,可是沈安姒苦苦哀求,她這人最大的毛病,就是容易心軟。

她也不想沈安溪了解到那些醜陋的事,在府中姐妹的心中,她的命連張請帖都比不上,怕她傷心加重病情。

可是她最厭惡的還是被人害了還被人蒙在鼓裡,她不能時時照顧她,萬一哪天她真被人害了,後悔的那個還是自己。

正值兩難之際,她發現了綠柳,安容就順其自然了,既然綠柳知道了,肯定會告訴沈安溪,讓她自己拿主意,是告訴老太太還是替沈安姒隱瞞。

不論沈安溪怎麼做,她都可以無愧於心。

她以為沈安溪會了解她的苦心,可是安容知道她沒有,那日在松鶴院,從沈安溪的疏遠就知道了。

她幫著沈安閔進瓊山書院求學,這麼大的事,沈安閔肯定會迫不及待的告訴她,包括他們下瓊山書院時的危險,都會告訴她,她卻刻意壓制那想問的關懷,一臉的疏遠,是在生她的氣。

安容以為她氣會兒就消了,誰想兩天了,愣是沒搭理她,老太太都病了,按理她肯定會來請安的,誰想因為她在松鶴院,她連給老太太請安都省了。

她要再不來,這隔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消除。

沈安溪要起身給安容賠不是,安容快步走過去,摁著要起來的沈安溪,笑道,「再這樣,可真的生分了,府里生分的姐妹已經很多了,我不想再多一個。」

沈安溪漂亮的眼眶漸漸濕潤,修長的睫毛上掛著晶瑩淚珠,隨著眨合間,匯聚成一條小溪。

她誤解了四姐姐,四姐姐惋惜她們的姐妹之情,不忍生分,才會主動來解釋。

她卻覺得委屈,心存抱怨,四姐姐救過她的命,幫過爹爹,還幫了二哥,對她們三房是大恩大德,她實在太忘恩負義了。

可是聽綠柳說四姐姐幫著三姐姐隱瞞時,她真的很傷心,很氣憤,有種自己的東西被三姐姐搶了的感覺,她才沒有攔著綠柳去跟老太太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