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三章裝病

第一百三十三章裝病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8 15:53  字數:3480

武安侯端起茶水,借著茶水氤氳之氣,掩蓋住眸底的失望之色,道,「這是今兒早朝後,宣平侯給我的,算作安芸的聘禮。路」

「昨兒談妥的,以平妻之禮來下聘,後來宣平侯夫人左思右想,覺得以平妻之禮下聘,最後迎娶了個妾回去,不妥,又不好反口,便折算成銀子交給了我。」

老太太聽了臉色一變,「這是什麼意思,我武安侯府缺這麼點錢嗎?!」

雖然價值等同,可外人不知道宣平侯府下了聘,只知道武安侯府一頂小轎,帶著一堆的陪嫁,把辛苦養大的女兒送去了宣平侯府,這意味著什麼?!

意味著宣平侯世子佔了武安侯府庶出女兒的便宜,武安侯府吭都不敢吭一聲,一頂小轎把女兒送了去,平息流言蜚語。

這是慫。

讓武安侯府平白在宣平侯府面前低了好幾等!

老太太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孫女兒自找的,可是宣平侯府沒有證據,外人也不知道,就這樣低賤侯府的女兒,連帶著那些未嫁的女兒將來都抬不起頭來!

外人會覺得武安侯府氣勢不足,連自己的女兒都護不住,與武安侯府結為親家,只怕也給不了未來女婿什麼助力!

老太太的態度很明確,這些銀票她不同意收,讓武安侯找人給宣平侯送回去。

「告訴他,我武安侯府不缺銀子,我同意府上姑娘做妾,是尊重宣平侯世子定親在前,也是給府上姑娘一個警醒,亂動心思不聽長輩之言。後果便是如何,安芸是送錯了信,可是宣平侯世子為什麼要去赴約,他不知道安芸是他庶弟的未婚妻嗎,一個巴掌拍不響!」

老太太越想越生氣,氣的頭都有些暈乎乎的。

武安侯忙站了起來,怕老太太再次氣暈。忙道。「我這就讓福總管把銀票送回去。」

武安侯匆匆忙離去,走前還給安容使眼色,讓她好好勸老太太。

安容很無奈。這叫她怎麼勸,她心底可是覺得沈安芸是自作自受,活該有此懲罰。

可是老太太關心的是侯府顏面,關心的是所有人的前程。

老太太原就是強撐著。大夫人被禁足,侯府就她能管事。她要是還躺在病榻上,府里都沒個能拿主意的。

怕是歇著,也歇不安穩,這些事倒是可以交給二太太。可是二太太自那日被沈安玉氣了後,回去就病著了。

真病假病不知道,反正安容知道。以二太太的性子,有好處的事她才參合。沒好處的事,她肯定躲得遠遠的。

安容還真的猜對了,這會兒二太太正在屋子裡烤著火,嗑著瓜子,心情大好。

老太太才被氣的吐血,熬著身子處理那些事,每天少說也要氣上個三五回,鐵打的身子骨也堅持不住。

大夫人被禁足,老太太輕易不會放她出來的,等她堅持不住了,或者說沒有精力去管府里的事時,她再站出來,這管家權除了她的還能有誰?

一旁伺候的媽媽,笑道,「大夫人被奪去了誥命封號,在太太跟前都低了一等,又名聲受損,便是頂著侯夫人的名頭,在府外也沒有太太您說話管用了,老太太不會不知道選擇,只是二少爺都回來了,三太太怕是要不了幾日就回府了,那時候……。」

二太太勾唇一笑,笑容中帶著寒意。

好不容易扳到一個,又回來了一個!

不過比起大夫人,她三太太還不夠她瞧的。

回來她都不怕,何況她還沒回來呢。

此時,小丫鬟打了帘子進來,湊到二太太耳邊嘀咕了兩句,二太太嘴角笑意更深,把手裡的瓜子擱下,笑道,「準備軟轎,我要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。」

二太太說完,朝梳妝台走去,對著鏤空的花鳥銅鏡,拿起胭脂盒。

松鶴院,內堂。

安容一勺一勺的喂老太太喝葯,老太太神情倦乏,似乎倒床就能睡下,偏百般忍著,瞧著叫人心疼。

孫媽媽捧著蜜餞守在一旁,輕聲道,「老太太,您就安心的歇著吧,奴婢在侯府伺候了幾十年,那些事兒,多少也能拿個主意,您不放心奴婢,這不還有四姑娘呢,您把身子養好才是首要之事。」

安容在一旁猛點頭,其實她的本意是讓柳大夫來給老太太把個脈,可是老太太不讓。

安容很想自己試一試,可是她怕關心則亂,到時候看錯了,那就麻煩了。

老太太有些猶豫,安容這些天的表現她很滿意,可是府里的事太瑣碎,並不是都能依照心中所想來,隨心所欲。

她許久沒有管家,乍一接手,都有些吃力,大夫人在府里經營了十幾年,人手滲透在個個地方,難保那些下人不會陽奉陰違,欺負她。

可是看著安容溫婉中帶著堅韌的臉龐,那雙玲瓏剔透的雙眼,老太太心中莫名一動,這樣聰慧機警的孫女兒,自己還有什麼不放心的?

正要點頭,外面夏荷打了帘子進來道,「老太太,二太太給您請安來了。」

老太太眉頭一皺,頗有些不耐煩,孫媽媽對夏荷道,「老太太身子不適,要歇息了,你讓二太太先回……。」

孫媽媽話還沒說完,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。

安容轉頭,便見到一臉蒼白的二太太邁步進來,步伐有些輕浮,像是大病初癒的樣子。

她上前請安,一臉羞愧道,「媳婦有罪啊,聽聞老太太您病了,本該昨兒就來請安的,奈何身子骨差,硬是起不來,今兒才好了一點兒,就來給您請安了,您沒事吧?」

孫媽媽拿了個枕頭幫老太太墊著,又接過紅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