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二章肚兜

第一百三十二章肚兜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8 08:37  字數:3517

冬梅納悶了,推攘了秋菊一下,輕聲道,「姑娘是怎麼了,好像恨不得把所有好東西都送給未來的世子夫人似地。」

要不是綉帕子用金絲銀線顯得輕浮,姑娘恨不得用金絲銀線綉蘭花了。

對一個未曾謀面的,即便是未來大嫂,也不用這樣巴結討好吧,應該是大嫂討好小姑才對啊,這是不是本末倒置了?

還是姑娘送這麼多去,要是世子夫人懂事懂禮儀,回禮應該多一倍吧?

那樣的話,非但不虧,反而賺了,可是姑娘是那種為了貪便宜辛苦綉針線的人嗎?怎麼看也不像啊。

秋菊帶著疑惑回頭,就見安容小心翼翼的把綉帕包好,用了香羅帕包著。

那方香羅帕是太后賞賜的。

冬梅扭眉不解,姑娘是不是犯傻了,應該用綉帕包裹香羅帕才對吧?

安容包裹好綉帕後,起身朝書桌走去,鋪好宣旨,安容提筆沾墨,同樣畫了一株幽蘭。

還題詩兩句:始自子稱王者香,空谷幽蘭天下芳。

畫好,細細觀看了兩遍,方才卷好交給秋菊,「明兒拿去青玉軒,要最上等的裝裱。」

秋菊拿著畫紙,茫然的看著安容,現在她壓根就不懂安容這麼做是何緣故了。

又不敢問,因為安容打著哈欠說乏了。

一宿狂風亂,安容卻睡的很沉。

第二天醒來,是神清氣爽,坐在床榻上伸著懶腰,手腕輕喚,手鐲叮鈴作響。

安容嘴角癟了癟,笑意湮滅了三分。

一高興,這破手鐲子就提醒她,她還有個不解的煩惱。

下了床,穿戴洗漱完,安容走到迴廊上,眺目遠望。

風颳了一宿,玲瓏苑落葉一片,還有刮掉的樹枝,有些蕭條。

安容朝右邊望了望,看見有好些人在搬磚頭,抬泥土,嘴角不由的銜起一抹笑容來。

半夏拿了暖爐來給安容,笑道,「那兒已經動工兩天了,明後天就能走了,從那兒去松鶴院,能快很多呢。」

安容接了暖爐,又看了看整個侯府,心情格外的好。

吃過早飯後,披著大紅斗篷,抱著暖爐,安容帶著冬梅去了松鶴院。

老太太沒想到颳風之際,安容還來松鶴院請安,心裡疼惜的不行,摸著安容的臉頰道,「外面冷,怎麼還來給祖母請安,看這臉凍的。」

安容攬著老太太的胳膊,心裡擔憂老太太的身子,柳大夫說過她得修養幾個月才能康復,按理這會兒她該卧床修養的。

可是老太太性子執拗,苦心強撐,安容怕她被氣著啊,還是得看著點才放心,便笑道,「之前說好的,等梅花宴後,就跟祖母學習管賬,不能因為天寒地凍就不學了啊。」

老太太滿意的笑著。

外面,夏荷打了帘子進來,朝老太太福身,老太太臉色微沉了沉。

夏荷稟告道,「三姑娘病情好多了,今兒早上還吃了大半碗粥。」

說完,夏荷猶豫了下,還是開了口,「方才奴婢回來的路上,在院門口瞧見了大姑娘院子里的丫鬟,許是因為昨兒大姑娘打翻炭爐,老太太下令撤了炭爐的緣故,大姑娘夜裡有些著涼,丫鬟想稟告又不大敢。」

老太太臉沉陰冷著,孫媽媽端著茶水過來,聽得直嘆息。

最近府里也不知道是遭了什麼小人,事兒是一出接一出,這三姑娘剛好轉一點兒,大姑娘又凍著了。

「給她找個大夫看看,」老太太到底心腸軟,哪怕沈安芸作死,她也不能由著她真死了。

夏荷輕福身子,轉身出門。

安容望著老太太,扭著秀眉道,「聽說昨兒大姐姐打翻炭爐,還燙著了五妹妹,把她衣服燒著了,五妹妹沒事兒吧?」

老太太頭疼的皺隴眉頭。

孫媽媽嘆道,「只是把衣服燒著了就好了,五姑娘頭髮被燒掉了一點點,還有手指,被燙了。」

要真的只是衣裳燒了,便是天冷了些,大姑娘的被子也足夠禦寒了,不會凍著,丫鬟伺候不盡心,十有八九是大夫人授意的。

老太太皺眉不悅,是惱大夫人的震懾力,被剝奪了誥命封號,奪去了管家權,依然能指使下人。

安容聽得直撫額,如今的侯府已經是一團糟了,光是病著的就有六個了。

沈安芸、沈安姒、沈安玉、沈安姝、老太太、還有稱病抱恙的二太太。

安容沒想到,很快侯府就有了第七個傷者。

這個人還不是別人,是二老爺。

「好好的,二老爺怎麼把腳給崴了?」聽了丫鬟的稟告,老太太不解道。

丫鬟臉頰微紅,輕搖頭道,「奴婢也不清楚。」

安容瞅著丫鬟的臉色,這樣子似乎有些不對勁啊,不知道你臉紅個什麼勁?

正巧這時,武安侯邁步進來。

老太太見他換下了官府,笑道,「二老爺好好的去上朝,怎麼會把腳給崴了?」

武安侯請了安,坐下來,*便把茶水奉上,武安侯端起來,笑道,「二弟崴腳是個意外,李黑將軍和孫陸將軍兩個比試拳腳,他站在一旁,躲閃之間,把腳給崴了。」

老太太聽得直搖頭,「李黑將軍模樣冷沉,性情沉穩有加,怎麼跟孫陸將軍比試,還波及了二老爺。」

提及這事,武安侯假咳了一聲,頗有些不自在道,「這也是我第一次瞧見李黑將軍控制不住怒氣,好像是昨兒他奉命巡城,一件肚兜撲到他臉上去了,孫陸將軍笑話他有桃花運,結果就……。」

老太太聽得一愣,隨即慈藹的臉龐滑下兩根黑線。

誰能想到兩位將軍打起來,還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