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三十一章颳風

第一百三十一章颳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7 21:27  字數:3558

吃完午飯,安容就收到了回信,看的她是呲牙咧嘴。

賜教個毛線,她還想求教一下,這破鐲子怎麼取下來呢。

安容就是不提「友盡」是什麼意思,眼珠子一轉,在花箋被面寫道:木鐲已尋到,誤戴丫鬟手腕,現在取不下來了,已嘗試各種辦法,現在該怎麼辦?

看著小七飛走,安容就開始忐忑了,那是他家傳的鐲子,他肯定有辦法取下來,必須要有辦法!

這邊安容在祈求,祈求別回信給她,把丫鬟送來即可,她會恨不得撞牆身亡的。

那邊蕭湛拿著信紙,眉頭皺的緊緊的。

他只知道木鐲不是誰都能戴,可是取不下來還真沒見過,府上出生的女孩,外祖父都幫著戴過,可是兩三歲時,木鐲就會掉下來,再也戴不上了。

在安容忐忑不安中,小七終於飛回來了,感受到安容的焦灼等待,這貨還在空中溜達了兩圈,氣的安容直痒痒,恨不得用彈弓打它才好。

站在迴廊上,安容取下信條。

信上寫著:木鐲是曾祖母留下的遺物,生前沒有人見她摘下來過,臨死前交給祖父。

安容見了頭大,這是什麼意思,是能摘下來,還是只能臨死前摘下來?

還是說要摘下來,必須得死啊?

安容哆嗦了下,渾身汗毛林立。

頭疼的安容邁步進屋,正巧秋菊在撥弄火爐,安容隨手就把信丟了進去,眨眼睛,花箋化為灰燼。

秋菊望著那一團灰燼發獃,再抬眸時,安容趴在床上,抱著被子一陣揉捻,像是惱怒。

姑娘在和誰飛鴿傳信?

秋菊心裡好奇的像是被貓撓了一般。

安容煩啊,就因為一時手欠,現在頭是一會兒疼一會兒疼的,到底怎麼辦啊,回信也不說清楚,怎麼就不說木鐲既然取不下來,就不要了呢。

安容一個勁的搖手腕,手鐲上的銀鈴叮鈴作響。

芍藥見了心疼,不就是只破手鐲么,連她都不稀罕,結果卻是人家的傳家之物,必須得還,偏偏還不了。

芍藥眼珠子一溜,上前轉了話題道,「姑娘,世子爺臉上有傷,你不是說要幫著調製藥膏嗎?」

安容扭頭看著芍藥,拍著腦門道,「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,早上去玉竹苑的時候,我還記著要求教柳大夫呢。」

安容趕緊爬起來,去書桌上寫了張紙條,遞給芍藥道,「今兒柳大夫應該還會來給三姑娘瞧病,你把這個交給他。」

芍藥拿著信,轉身離開。

安容睏乏,便睡下了。

醒來是一個時辰以後的事,芍藥拿了回信回來,安容看了兩眼,眼前倏然一亮,頗有些「原來如此」的味道,倒沒有迫不及待的就去煉製。

因為秋菊在說另外的事,而且這事給安容啟發頗大:凡是看熱鬧的,都可能會引火燒身。

之前安容從紫竹苑回來,曾氣的沈安芸掀翻地毯,屋子裡亂作一團,湊巧沈安玉去看熱鬧。

好么,沈安芸一肚子火氣無處撒,這不效仿沈安姒了。

丫鬟裹著地毯準備把木炭拿出門外,沈安芸不等沈安玉開口奚落她,一把撞開丫鬟,手裡的地毯夾著滾滾木炭漫天飛。

據說有不少丟在了沈安玉的衣服上,甚至有傳聞頭髮都燒著了。

還有不少丫鬟跟著遭了殃。

秋菊說著,芍藥跟著點頭,還有些幸災樂禍道,「大姑娘發了狂,驚動了老太太,老太太下令大姑娘屋子裡不許用炭火了,這大冬天的,晚上肯定得凍壞。」

芍藥打心底里佩服老太太,不論是說話,還是懲治人,總能讓人覺得心底舒坦,這會兒討厭木炭了,等到晚上凍時,你想有也沒了。

安容抬頭撫額,沈安玉和沈安姝不愧是親姐妹,遭遇都一樣。

一個去廚房嚇唬人,被熱水燙了胳膊。

一個上門去奚落人,還沒開口就先遭了殃。

沈安姒是受驚了不小心,老太太沒有罰她,沈安芸要倒霉的多,畢竟沈安玉還沒有開口奚落,她完全可以是上門關懷。

去關心你,結果落得被炭火燒傷的地步,誰心裡能忍?

可是沈安芸丟炭火在前,那時候沈安玉也不在,至於第二次繼續,那也可能是沒瞧見沈安玉,還是意外,不過這有放火燒屋的嫌疑了,老太太不會姑息的。

虧得安容還以為沈安玉去紫竹苑會把沈安芸氣個半死,誰想到倒霉的是她。

沈安芸這是把對大夫人的怒氣全撒她身上了啊,要是大夫人寬厚一些,對庶子庶女好,給她們謀份好親事,沈安芸也不會兵行險招,沒有回頭路可走了。

不過,就憑沈安芸想嫁給宣平侯世子,就算大夫人依照規矩辦,沈安芸也不會滿足的。

「三姑娘醒了沒有?」安容邊下床邊問道。

芍藥先是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「聽玉竹苑的丫鬟說,三姑娘醒來喝了兩杯水,又睡著了。」

安容點點頭。

冬梅則端著銅盆進來,笑道,「姑娘退燒的法子,不但救了三姑娘,還救了裴七少爺呢,柳大夫說這樣的法子要廣為流傳,能救更多人的性命,」

聞言,安容但笑不語。

穿好衣裳後,安容朝洗漱架走去,手剛碰到水,忽然,敞開的窗柩哐當一響,一陣狂風卷進來,凍的安容直打哆嗦。

海棠忙過去把窗戶關好,皺眉道,「今兒下晌,忽然就颳起了大風,一陣一陣的,把晾在外面的衣裳都卷跑了幾件。」

提起衣服,芍藥就臉紅了,嘟囔道,「我的肚兜才做好,還沒穿過呢,看今兒天氣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