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八章難纏

第一百二十八章難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7 08:08  字數:3513

宣平侯夫人扭了扭眉,這樣一來,其實跟平妻也沒什麼區別了,只是月錢少一些,伺候的人少一些,住的地方小一些。

可是她要是不答應,武安侯府該得寸進尺,有理由要求更多了,這叫敬酒不吃吃罰酒。

宣平侯夫人想了想,便笑著應下了。

老太太讓孫媽媽送宣平侯夫人出去,宣平侯夫人也沒有覺得慢待了,人家侯府最近是風頭正盛,也最是倒霉的時候,好事不斷,壞事也不斷。

偏好事都是男子,倒霉的全是女子,真是奇怪。

芍藥聽著,捂著咯咯笑,小聲道,「大姑娘之前還不滿意自己準備的陪嫁呢,那都是正妻才能用的,做妾,哪能用大紅啊?」

安容扯了扯嘴角,無話可說。

沈安芸估計是算準了自己會做正妻吧,最差最差也有平妻,誰想到最後成了妾?

安容猜的不錯,沈安芸是算準了,侯府會爭取正妻之位,最差也會是平妻,誰想到最後竟然是妾。

沈安芸氣的把屋子裡能摔的東西全摔了。

一點兒都不心疼。

心疼什麼呢,出嫁後,這些東西又帶不走。

尤其是那大紅嫁衣,昨晚她輾轉反側,睡不著還點燈綉嫁衣,以為能穿著出嫁,結果最後是妾。

便是陪嫁堪比平妻又如何,以後大紅色跟她無關了!

沈安芸氣的用剪刀把嫁衣繳成碎片。

松鶴院,正屋。

侯爺以公務繁忙,去了外書房,老太太坐在那裡,讓夏荷幫著捏肩捶背,神情依然疲憊。

安容躡手躡腳的走近,給夏荷擺擺手,接替她的位置,幫老太太捏將起來。

沒一會兒,老太太就睜眼了,笑道,「怎麼忽然手藝就見長了,比以前捏的舒服。」

夏荷站在一旁捂嘴咯咯笑,「老太太,奴婢笨手笨腳,怎麼可能一時半會兒就手藝見長了,是四姑娘在幫你捏肩,她最懂老太太您。」

老太太轉身,就見到一臉笑容的安容,嗔了她一眼,「捏的祖母渾身都舒坦了,都跟誰學的?」

安容挨著老太太坐下,撒嬌道,「跟夏荷姐姐學的,不過安容聰明,一會兒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。」

她不可能告訴老太太,前世她為了討好東欽侯夫人,幫她捏肩捶背,卻被嫌棄笨手笨腳,特地學了怎麼伺候人,想起前世,安容就鼻子泛酸,對於那些不愛自己的人,自己百般為之改變,而愛自己的,自己卻驕縱蠻橫,傷他們的心。

安容要繼續幫老太太捏肩,老太太怕她累著了,不要。

安容一力堅持,老太太也就由著她了,不過卻叮囑夏荷好好學著。

安容苦笑,前世自己伺候東欽侯夫人那麼久,她也沒叫丫鬟學過一次。

正捏的老太太渾身舒暢,連皺緊的眉頭都鬆開了,偏有丫鬟火急火燎的跑進來,焦灼道,「老太太,不好了,大姑娘聽說要嫁給宣平侯世子做妾,要上吊自盡。」

老太太睜開眼睛,掃了丫鬟一眼,眸底冷沉,「從玉竹苑到松鶴院,跑過來也要半盞茶的功夫,這段時間都足夠她上吊七八回了。」

小丫鬟怔在那裡,半晌回不過神來。

孫媽媽也沒有勸老太太別生氣,別著急,這不明擺著的么,大姑娘不滿意做妾,要以死相逼呢,這樣的戲碼,老太太這輩子不知道聽說過見過多少了,她最煩的便是一哭二鬧三上吊。

老太太最近心情時好時壞,今兒心情稍微好點,那是瞧見二少爺奮進了,有了盼頭。

大姑娘敗壞侯府名聲,老太太惱她還來不及呢,一點小伎倆,老太太根本就沒心思陪她鬧騰。

安容也沒有說什麼,繼續捏肩捶背,不過孫媽媽還加了一句,「照看好大姑娘,若是大姑娘有什麼閃失,你們一個都逃不掉。」

安容就陪著老太太閑聊,東拉西扯,只求老太太轉了心思,別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擔憂。

聊著聊著,安容話題一轉,問老太太道,「祖母,大哥定親了,未來大嫂是個什麼樣的人啊?」

老太太睜開雙眼,笑看著安容道,「你大哥是世子,將來要繼承整個侯府,未來的侯夫人自然要容貌端莊,品性溫婉良善,才情上佳。」

說著,老太太嘆息一聲,「祖母沒料到府里會出這檔子事,應該儘早讓你大嫂過門的。」

孫媽媽端了糕點過來,笑道,「這不是世子爺還在書院求學嗎,世子夫人娶回來,世子爺總不能三天兩頭回府吧,這不冷落了?不過幾個月,轉眼就過去了。」

老太太輕輕一笑,那點惋惜之情也就拋諸腦後了。

安容在走神,祖母挑選的大嫂自然不會有錯,她把侯府看的比什麼都重,估摸著也就她爹能跟侯府比上一比了,可是最後娶進門的大嫂品性之惡劣,安容想起來,都氣的牙根痒痒。

安容收了手,挨著老太太坐下,道,「祖母,眼看著就快要過年了,明年大嫂就要嫁進咱們侯府,安容想給未來大嫂挑幾件禮物,派人給她送去,也好叫未來大嫂覺察到咱們侯府的善意。」

老太太望著安容,安容巴巴的看著她,老太太正要點頭呢。

好吧,又有那不長眼的丫鬟跑了進來。

安容氣的心肝肉疼,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,非得節骨眼上來,要是還上吊,直接敲暈了便是,非得來找祖母,祖母還能飛去救她不成!

可是丫鬟稟告的事,安容聽得雙眼噴火。

濟民堂來了人,陪同一起來的,還有江二太太。

丫鬟感覺到老太太和安容的怒氣,縮著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