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六章裴七(求粉紅)

第一百二十六章裴七(求粉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6 13:57  字數:3436

安容想轉身回玲瓏苑,可是腳步像是被定住了一般,根本挪不動。

沈安姒是該受懲罰,可是不該就此病死,她朝六妹妹下毒一事,祖母會依照家規懲治她,丁是丁卯是卯,她就算有罪,也罪不至死。

救她這一次,她或許就此悔過自新了呢?

可是安容又搖了搖頭,三姐姐性情堅韌,不是輕易會改變的人。

可是不救她,將來祖母和父親要是知道自己有能力卻見死不救,該惱我了,畢竟當初還把酒水退燒的法子交給五少爺過。

安容心中天人打架,一邊是救,一邊是不救。

安容最後一捏拳頭,朝玉竹苑走去。

沈安姒還不能死,她要是死了,武安侯府和裴家就莫名的牽扯上了一條人命,還有長公主府,人是在她府里落水的,長公主府也會愧疚不安。

其實,自己也沒有確鑿的把握能救她的命。

雨竹苑外,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丫鬟,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。

都在猜測沈安姒能不能熬的過去,要知道柳大夫的醫者仁心,為了個病患守了一夜也沒有放棄,他說危險救不活,十有八九是沒活路了,可憐三姑娘還沒及笄啊。

昨兒才聽說三姑娘可能會嫁進裴家做媳婦,人人羨慕她福澤深厚呢,誰想才一夜,就……

都是命啊,福太厚,受不住。

聽到芍藥在後面喚,一群小丫鬟忙站直了身子,把路讓開。

饒過牡丹吐翠的屏風,安容就見到柳大夫在收拾藥箱,翠雲哭著拽著柳大夫的胳膊,要柳大夫救沈安姒。

柳大夫一臉惋惜,倒是他身邊的小廝,不悅的皺了眉頭道,「你這丫鬟好沒良心,我家老爺守了三姑娘一夜,滴水未進,什麼法子都用盡了,三姑娘就是不退燒,能叫我家老爺怎麼辦?」

翠雲哭著,一個勁的求,她是沈安姒的大丫鬟,沈安姒要是死了,她就沒有主子了,玉竹苑會被關上許多年,她們這些貼身伺候的,十有八九會被發賣。

再不打發的遠遠的伺候,如何比的上現在的風光,更何況,只要沈安姒活著,就會嫁進裴家,那樣一個大家族,榮華富貴遠非侯府能比,那裡才是她的出路和歸宿。

柳大夫擺擺手,正要說話,就見到安容進來。

「我三姐姐如何了?」安容見床榻上沈安姒臉色蒼白中透著異紅,蹙眉問道。

柳大夫有些羞愧,好像武安侯府的病症他都無從下手,先是老太太,再是六姑娘,如今多個三姑娘,學藝不精啊,柳大夫搖頭,「高燒難退,怕是……。」

做大夫的,救不活三個字說出口著實困難。

安容理解他,沈安姒現在還沒有咽氣,在咽氣前,哪怕只有一絲的希望,做大夫的都該儘力救她,只是心有餘力不足。

安容吩咐翠雲道,「去拿兩罈子酒來,越快越好。」

翠雲不敢耽擱,沈安姒生死未卜,她哪裡敢怠慢安容,便是要天上的月亮,也得想法子去弄來,要是三姑娘真的去了,她還能求四姑娘進玲瓏苑伺候。

翠雲準備跑出去,可是想到當初安容送給沈安姒的酒,還有一罈子還喝,趕緊取了出來。

安容讓丫鬟拿了銅盆來,把酒水倒在盆里,用帕子沾了酒水,給沈安姒擦拭額頭和臉頰,還有胳膊。

柳大夫站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。

誰也不敢打擾安容,就這樣費了半個時辰,眼尖的柳大夫發覺,沈安姒的臉色好轉了不少,那種異紅淡了很多。

柳大夫上前一探沈安姒的額頭,驚嘆道,「燒退了。」

安容累的胳膊泛酸,搖頭道,「還沒有全部消退,只是酒水蒸發,讓額頭不那麼燙了。」

柳大夫震驚的看著安容,一而再,再而三,四姑娘的出手總是出乎人的意料,沈三姑娘這條命算是救下了,原本沈三姑娘就灌了一夜的退燒藥,現在那些葯起作用了,估摸著半個時辰後,燒就能退個七七八八,接下來便是調養了。

安容看著沈安姒,睡著的她,面色微紅,雙眸緊閉,一派溫和模樣,可是安容想不通,她怎麼就那麼狠心,對自家姐妹下手呢。

安容走神著,外面小丫鬟打了帘子進來,問道,「老太太讓奴婢來問問,三姑娘怎麼樣了?」

柳大夫看著小丫鬟,點點頭道,「三姑娘無性命之憂了,老太太大可放心。」

小丫鬟聽了面上一喜,忙道,「看來四姑娘的退燒法子管用,柳大夫,老太太讓你趕緊去裴家一趟,裴家七少爺也高燒難退……。」

安容驀然抬頭,皺緊眉頭道,「裴家七少爺?昨兒和三姐姐一起落水的是他?」

小丫鬟怔了會兒,方才點頭,心中卻不解,怎麼四姑娘不知道啊。

安容只知道是裴家少爺,可裴家少爺有多少,估計裴家人自己都不知道吧,但是裴家七少爺,安容卻是知道的。

右相庶子,裴家排行第七,前世被人忽悠進了賭場,輸的只穿了條褻褲出來,當時震驚整個京都,右相聽聞這個消息時,氣暈在早朝上,後將其逐出家門,明言,讓他去邊關,從小兵做起,何時官拜將軍,何時再入宗祠。

後來,相傳裴七少爺在戰場上立過兩個小功,只是命薄,血撒沙場。

安容不懂了,她是武安侯府嫡女,裴家正兒八經的來求親,還是裴氏族長親自寫的信,想和蕭湛一較高低,怎麼可能只讓裴七少爺一個庶子來,能和蕭湛爭,至少也要是將來的裴氏少族長吧?

沈安姒用盡心機,怎麼可能最後只算計到一個庶子?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