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五章荀止

第一百二十五章荀止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6 13:57  字數:3670

一頓飯,安容吃了半個時辰。

芍藥天性樂觀,只要不是玲瓏苑出事,她都樂得瞧熱鬧,不會跟安容一樣會為侯府著想很多,畢竟那不是她分內的事,她就是想也是白瞎。

海棠見她狼狽的回來,問了問她怎麼了,芍藥委屈啊,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,倒到一半,戛然而止。

姑娘撿了人家傳家寶沒還,試戴了一下,取不下來的事多丟臉啊,不能說,不過她還是覺得那木鐲跟小七脖子上的一模一樣。

她相信自己的眼力,那麼丑的鐲子,怎麼還會有第二隻呢。

芍藥轉身去了迴廊。

小七小九都睡下了,芍藥用燭火照了照,發現小七脖子上的木鐲不在了,小九的還在。

「海棠,小七脖子上的木鐲什麼時候不見了?」芍藥問道。

海棠心裡哏的慌,她性子沉穩,話也不多,不代表她就沒有八卦之心,尤其是芍藥話說到一半就沒了,這不是成心的撩撥人嗎?

「今兒小七飛回來,脖子上的木鐲就沒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,」海棠回答,一隻木手鐲,丟了不是什麼大事,誰也沒放在心上。

芍藥覺得這是個事,趕緊稟告安容知道,安容聽得直扭眉,問了問海棠那小七那木鐲長什麼模樣。

海棠心細,觀察就細緻,詳細的描述了一下木鐲。

安容嘴角直抽,沒錯了,她手腕上的木鐲就是小七脖子上的那隻。

誰能告訴她,玲瓏苑裡撿到的木鐲怎麼就成人家的傳家寶了?

安容想不通,更沒人能告訴她。

在偏屋偷偷的摘手鐲半天,各種辦法用盡,手鐲還完好的在手腕上,倒是她手腕脫了一層皮。

安容泄氣了。

去書房寫了張紙條,然後把抱著媳婦睡的正香的小七給搖醒,給她送信去。

臨墨軒,書房。

一身天藍色錦袍的男子坐在那裡,盯著眼前的桌面,目光深邃如幽潭,古井無波。

桌面上擺著一隻玉盒。

是方才暗衛送來的祛疤良藥。

膏藥晶瑩碧透,像是一塊碧玉,鼻尖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蓮花香。

可是腦中想到的卻是一團黑。

他打開抽屜,拿出一個胭脂盒,輕輕打開。

膏體似一團墨玉,在燭火的映照下,散發著光芒。

像狗皮膏藥一樣的祛疤藥膏,他第一次見到,心底竟然有種想試一試的衝動。

他伸手拿起銀挑,正巧這時,一隻雪白的鴿子飛進來,站在他的手背上,撲騰著翅膀。

鴿子腳上綁著個小竹筒。

他嘴角微弧,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把竹筒取下。

信上寫了四個字:你是荀止?

男子微微一怔。

兩刻鐘後。

安容收到回信:是。

那一刻,安容的心跳的飛快,臉頰都紅了起來,原來他們早就認識了。

不過,安容一想到手腕上的木鐲就笑不出來了。

再次的回信滿是怒氣:你給我解釋一下,你家的傳家寶木鐲怎麼會掉到我的院子里,被我的丫鬟撿到,戴到小七脖子上,最後又到了你的手裡?

看著信上內容,蕭湛眉頭鎖緊。

連軒先說木鐲丟了,後又說送給了心愛的姑娘,卻惹的外祖父大怒,半個月之內不許他進府,又把木鐲給了他,他還納悶這手鐲怎麼回來的,原來是小七。

連軒是想把木鐲送給她,卻不小心把木鐲丟在了她的院子里,被丫鬟撿到送給了小七,小七戴回府給了外祖父?

連軒喜歡她。

雖然隱隱有過猜測,可是真的知道時,蕭湛的額頭皺的緊緊的。

望著那隻精神頭有些不濟的鴿子,蕭湛眉頭攏了攏,還是寫了封回信。

信上寫:木鐲一事一言難盡,但確實乃祖上之物。

安容回信:那要是找不到會怎麼樣?

蕭湛回信:會將歸龍山掘地三尺。

安容回信:你家祖上的木鐲,口徑那麼小,小七能戴,人能戴的上嗎?

蕭湛回信:有緣之人,可以。

安容回信:什麼樣的人才是有緣之人?

蕭湛回信:可做我荀家內子。

安容回信:友盡。

一晚上,小七累的直喘氣,趴在那裡看著某個手裡拿著紙條在屋子裡徘徊皺眉的男子,昏昏欲睡。

蕭湛對著紙條看半天,也沒懂「友盡」二字是什麼意思。

安容坐在床榻上,看著屋子裡氤氳的燭火,有種想噴血的衝動,還在不死心的摘手鐲,一隻破手鐲就想圈她做荀家媳婦,也太過分了些。

安容罵完,又覺得自己很沒良心,好歹人家今兒白天才救過她一命,又不知道木鐲在她這裡,才那麼說的,人家未必看得上自己,便又默默的把那話收了回來。

至於「友盡」二字,當她看到內子二字時,腦子裡自動蹦出這兩個前世想用一直沒有機會用的詞。

現在想想,他對自己只有恩情,沒有友情啊。

安容後悔一時衝動了,可是第二天早上,收到小七帶回來的信,安容又活蹦亂跳了。

他不知道友儘是什麼意思。

「你問我,我也不告訴你,誰叫你家的木鐲太坑人了,」安容輕聲嘀咕。

安容低頭看著木鐲,那坑坑窪窪的,額頭就皺了起來,自己都嫌棄,外人瞧見了還不得笑話死自己啊?

芍藥在一旁的小榻上歇著,見安容從回來,一門心思就在木鐲上,就是弄不下來,一向心直口快的她都沒敢說木鐲難看,就怕傷姑娘的心,怕她氣急敗壞不要胳膊的亂摘手鐲。

可是手鐲一直戴著,難免會被人發現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