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三章傳家

第一百二十三章傳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5 14:56  字數:3546

醇厚如酒的聲音,讓安容有微微的恍惚,抬頭看著他,秀眉輕扭。

安容掃過他身上的衣裳,再看他的面具,還有髮型,安容覺得自己瘋了,她差點點把他當成蕭湛了。

前世六年,她就沒見蕭湛換過髮型,一直是一根墨玉簪,衣裳除了黑色就是玄色,亮色衣裳從沒見他穿過,一身黑灰不溜秋的錦袍,加上銀光燦燦的面具,不苟言笑的臉,還有渾身散發著的生人勿近的寒氣,能凍的死人。

看著安容的眼神從質疑再到如釋重負,蕭湛的嘴角略微有些抽搐,還有些泄氣。

不過是換了身衣裳,面具,再換了個略微飄逸點的髮型,就不認得他了?

蕭湛無奈一笑,他們幾時認得過,不過是聽說過他罷了。

沈安閔和安容念著蕭湛的救命之恩,在看過暈著的芍藥,確定她只是嚇暈了之後,便貓著身子幫蕭湛找木鐲。

寒冬之際,地上的草都枯死了,有些緊緊的貼著地面,找起來也方便。

可是架不住地方大啊,安容本來就撞的渾身疼,有腦袋暈,有些堅持不住了,可是人家為了救她,丟了木鐲,不幫著找到,實在說不過去,便咬著牙堅持。

三人分散開。

蕭湛朝前走,手鐲是他丟的,大約知道點方向,果然瞧見了木鐲。

走過去正要彎腰撿起來,眸光閃了一閃,抬頭看了安容一眼,腳一踢,木鐲就朝安容飛了過去,落在安容的腳後面。

安容一後退,就踩到了木鐲。

蕭湛,「……。」

安容覺得腳下不適,一抬腳就見到了一隻木手鐲被她踩進了濕潤的泥土裡,嵌了進去。

安容一臉窘紅。

抬眸掃了蕭湛一眼,見他看向別處,忙蹲下來,把木鐲挖了出來,用帕子擦乾淨。

越擦,安容越是想哭,泥土卡在裡面,根本就弄不幹凈,但是可以確定一點,這手鐲好像被她踩壞了。

人家救她一命,她卻把人家的木鐲給踩壞了,現在怎麼辦?

瞧他一身穿戴不凡,像是世家少爺,怎麼寶貝一隻木鐲子,玲瓏苑的木鐲都是給鴿子戴的。

安容想到了小七,再看手裡的木鐲,眼睛眨了一眨,這鐲子和小七的那只有些像,既然這隻壞了,回頭把小七的那隻讓木匠師傅修修,再給他好了?

安容把木鐲藏了起來,故作輕鬆的朝蕭湛走了過去,「那個,天色已晚,木鐲怕是找不到了,趕明兒我多叫幾個小廝來找行不行,你不急著要吧?」

「不著急,」蕭湛深邃的雙眸閃亮如辰,隱隱還有一絲笑意流淌。

沈安閔則好奇的問道,「那木手鐲長什麼樣子,很重要嗎?」

蕭湛略微形容了一下,安容那點僥倖心理瞬間灰飛煙滅了,她踩壞的那隻就是人家口中的「傳家寶」!

傳家寶是能隨隨便便就代替的嗎,安容越發不敢把手鐲拿出來了。

蕭湛轉身走遠,沈安閔扶起暈著的芍藥,和安容走在後面。

路過那輛馬車時,蕭湛習慣性的檢查了一番,眸底暗沉,道,「固定馬車的繩子被割過。」

安容的臉色極其難看,瓊山書院有人要殺他們!

安容沒有懷疑這馬車是被侯府的人做的手腳,馬車是她和沈安玉共乘的,就算有人敢害她,也不敢害沈安玉,再者來的時候,馬車跑的很快,不可能到現在才出事。

只是安容想不通,為什麼要害她和芍藥兩個下人?

要是害沈二少爺的話,也該是在沈安閔的馬上動手腳才對。

安容忘記了一件事,那就是沈二少爺有點弱,不會騎馬。

車夫之前就被甩下了馬車,方才也急著找下山,被沈安閔差去找輛馬車來,這會兒正等在路上,臉上有些挂彩,還有些怕被罵的膽怯。

安容已經兩次坐馬車身臨險境,有些恐懼坐馬車了。

可是比起坐馬車,她更討厭騎馬,看出安容的恐懼,蕭湛檢查了下馬車道,「馬車很安全。」

安容臉頰微紅,爬上了馬車。

芍藥還暈著,馬車顛簸了會兒,她便醒過來了,第一件事便是抱著安容哭,「嚇死人了,奴婢還以為會摔成肉泥,我還活著,嗚嗚嗚……。」

安容拍著她的肩膀,寬慰道,「沒事了,我們都好好的。」

芍藥嚇壞了,安容寬慰了她好一會兒,她才收住眼淚。

很快,馬車就到了平地上,也沒有那麼顛簸了,安容心也鬆了不少,不過一想到袖子里的木鐲,安容愁啊。

怎麼就那麼不長眼的踩到了呢。

見馬車裡有水囊,安容把袖子里用手帕包著的木鐲拿出來,用水清洗。

芍藥不解的看著她,「這鐲子不是給小七了嗎,怎麼在姑娘這裡?」

安容抬眸看著芍藥,扯了扯嘴角,「這木鐲本來好好的,我不小心踩了一腳。」

芍藥拿過木鐲看了看,撓了撓額頭,小七脖子上的鐲子她也只是隨意瞄了一眼,乍一眼看,還真的好像小七的鐲子,可是明明掛在小七脖子上,小七回家了,姑娘不可能拿到的。

「一隻木鐲子而已,壞了就扔了唄,姑娘還洗做什麼?」芍藥不解,木鐲子很便宜,幾文錢就能買一個。

安容翻白眼,以為她不想呢,可這是人家傳家寶,許是人家祖上窮,用木鐲當定親信物,代代相傳的,傳家寶論的是意義,不是價值多寡。

安容瞅著那小小木鐲,越看越糾結,這麼小的木鐲,能戴的進去嗎,倒像是給出生的小孩戴的一般。

安容左右瞄瞄,伸手試試。

安容是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