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二章狼狽

第一百二十二章狼狽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5 08:20  字數:3652

安容見有這麼多的人,一會兒吃了飯,肯定不會走,都留下來幫忙,不肖一兩個時辰就搞定,然後回府。

三百兩交給了膳堂師父,這些銀子能燒多少菜就燒多少,一會兒吃飽了,要幹活,不能餓著了。

廚房眾人高興啊,沈二少爺果然爽朗,這每個月多來幾次才好。

菜一個接一個上,但是沒有安容的份,她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,至於伺候趙堯吃飯,顯然是芍藥的事啊。

還叫了兩罈子酒,一人一小杯。

有學子走過來敬帶著面具的沈二少爺,笑道,「上次錯過了沈二少爺的風采,今兒是斷然不能錯過的,我敬你一杯,我幹了,你只需喝一小口就好,留著給別人敬你。」

沈安閔一腦門黑線,真就抿了一小口。

敬酒的人挨個的來,最後只能喝一滴。

沈祖琅坐在那裡,盯著沈安閔看了好幾眼,這根本就不是那日來的沈二少爺,他為何冒用沈二少爺的名頭?

他眸光望向門口,走近來一個學子,朝他一笑,隨即點點頭。

很快,門外就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。

「別逗我了,沈二少爺怎麼來書院呢,」江沐風笑道。

「我騙你做什麼,今兒真的是沈二少爺請客,」有學子笑道。

沈安閔笑著站了起來,朝江沐風走去。

江沐風先是愣了好一會兒,隨即大喜,一拳頭砸過去,「真的是你啊,我還以為他們騙我呢。」

江沐風小時候常來侯府玩,和沈安閔很熟悉。

沈安閔攬過他的肩膀,笑道,「你去哪兒了,大哥傷了,怎麼也不見你?」

江沐風滿臉尷尬,「被先生罰了,抄了一宿策論,剛剛寫完。」

說完,就見到了安容,江沐風嘴角猛抽,真的沈二少爺,假的沈二少爺都在啊。

沈祖琅坐在那裡,對著這一幕有些回不過神來,他真的是沈二少爺?那上回的才是假的?

嘴角一勾,沈祖琅端起酒盞,朝沈安閔走了過去。

先是一番讚賞之言,隨即笑道,「沈二少爺機智過人,我這裡有一疑惑,想了許久都沒能解開,還請你幫忙。」

安容臭著張臉色,這明擺著是要二哥出醜。

只見他從袖子里拿出一張紙條,遞給沈安閔,笑道,「這道題,你大哥和我們都沒有想出來。」

沈安閔接過紙條一看,只見紙條上寫著四個字:琵琶四斤。

沈安閔看了又看,想問這琵琶是不是寫錯了,是不是枇杷?

不等他開口,沈安北便笑道,「這道題確實有些難度,困擾了先生好幾日了。」

沈安閔扭了扭眉。

忽然,他眉頭動了動,感覺背後有手指划過,忙將身子坐正了。

故作沉思了一會兒,沈安閔才上前走了一步,笑道,「若使琵琶能結果,滿城簫管盡開花,恕我不會。」

沈祖琅怔住,呢喃著,隨即抬眸看著沈安閔,「雖言不會,卻是妙解!」

一群學子看著沈安閔的眼神帶著崇敬,欽佩,他們也都知道琵琶四斤不大可能,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回答,這樣的回答才夠絕妙機智,當即起了結交之意,紛紛上前敬酒。

一滴,一小口卻是不夠了,以沈安閔非書院學子為由讓他多飲幾倍。

沈安閔臉上是笑,心底淚流滿面:四妹妹,你能笨點兒嗎,你到底看了多少書啊,你這樣,讓我們這些做哥哥的很慚愧。

還有大哥,別人不知道,你還不知道我么,我哪有你想的那麼厲害。

沈安北不知道安容作弊了,他真以為沈安閔會。

一頓飯吃了半個時辰,外面小廝進來道,「沈二少爺,您要的竹子都依照您的吩咐準備好了。」

正好這時候也吃的差不多了,大家就跟著小廝後面去看竹子。

瓊山書院前面的空地上擺著很多的竹子,還有十幾個工匠在破竹子。

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竹香。

這麼大的動靜,連瓊山書院的院長都驚動了,不過一聽是「沈二少爺」,就抱著觀望的態度了,隨他們鬧吧,不過可得把書院掃乾淨了。

對照圖紙,沈安閔和沈安北招呼那些學子把竹子和繩子搬到後山。

搭架、引水。

忙活了一個時辰,最後一根竹子穿過瀑布。

咕咕流水通過竹橋,緩緩成溪流,穿過樹林,一路下山,來到瓊山書院。

從這裡挑水,極其方便。

那群學子都歡呼了起來,不少先生都引來了。

就連院長都聞聲趕來,看著困擾書院許久的問題得以解決,滿心歡喜,笑道,「趕明兒把這堵牆挖個洞,把水直接引進來,夏日洗漱就方便了。」

看著出主意的沈安閔,院長一臉欣賞,「雖然學醫是你的志向,不過男兒大丈夫,還是該走仕途,將來報效朝廷才是上上之舉。」

沈安北也勸沈安閔,以前是安容,他是攔著再攔著,但是現在是他,能進瓊山書院是多麼榮幸的一件事。

沈安閔想起安容的叮囑,故作糾結了一會兒,便答應了。

一群學子高興歡呼,後果就是,過些時日,讓沈安閔再請大家吃一頓,還求院長破例,許大家多飲幾杯。

沈安閔,「……。」

從書院出來,沈安閔還有些暈乎乎的,他能進書院求學了,還是院長親口許諾的。

不是做夢。

沈安閔抬手拍拍臉皮,結果打在了銀色面具上,指尖冰涼,不由得恍惚一笑。

馬車內,芍藥望著安容,眉頭輕扭,「姑娘,你真的看了那麼多的書嗎,奴婢伺候你好幾年了,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