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二十章出事

第一百二十章出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4 15:01  字數:3625

一個閨閣女兒既然將她的一切打聽的清清楚楚,只有對原本的顧清顏極其熟悉的人,才能發覺她變了,就連顧宛顏也只懷疑她之前是在藏拙!

可是為什麼顧清顏的記憶中之前從來沒有過她?

她做夢也想不到會有人重生。

朝傾公主深呼吸,神情恢復從容淡定。

就算被認出來了又如何,她還能殺了她不成,這樣匪夷所思的事說出去,誰會信?

連太醫都說她是因為摔跤撞了腦袋,得的是臆想症,況且她有顧清顏的記憶,矇混過關完全可能,倒是她,莫名其妙的對自己那麼好,顧家人都在懷疑她有不軌企圖。

至於真的顧清顏哪去了?天知道!

「你別問我顧清顏在哪兒,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絕食餓暈了,醒來就在大周了,還成了一個人人都能欺負的小官之女!」朝傾公主冷聲道,聲音帶著惆悵和憤恨。

安容怔怔的看著朝傾公主,看著那張絕美的容顏,想著她做的那些事,心中就憤岔不已,「我知道你是朝傾公主,但是你頂著的是清顏的身體,我不希望她回來的那一天,已經惡名昭彰!」

安容嘴上這麼說,可是心中卻在打鼓,清顏真的還有回來的一天嗎?

朝傾公主勾唇一笑,不再故作溫婉,笑的驕縱,「我不管這身體是誰的,現在都是我的,我只是我!她害的我突然出現在這裡,若不是這身體現在是我的,我都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!」

若不是身份不夠,需要她隨時搭救,她早殺人滅口了。

說完,朝傾公主轉身離開。

走了幾步後,發覺手裡還拿著錦盒,想也不想就丟在了一旁的草叢裡。

安容一直看著她走遠,看著自己辛苦調製的藥膏被丟在地上,嘴角划過苦澀笑意。

那是她兩世調製的第一盒藥膏,別人不珍惜,但是她捨不得被人糟蹋。

安容邁步走過去。

才走了兩步,身後傳來芍藥的喚聲,帶著急切和焦灼,「姑娘,不好了,世子爺出事了!」

腳步驀然頓住,安容伸手抹掉不知道何時滑落的淚珠,問道,「好好地,我大哥能出什麼事?」

芍藥獃獃的看著安容,姑娘怎麼哭了,眼睛都有些紅了,不敢問的她回道,「奴婢也不知道,大姑娘來說,世子爺在山上摔跤了,摔斷了胳膊。」

安容臉色一變,手裡拿著的綉帕悄無聲息的掉落。

毫無察覺的安容,提起裙擺就跑開了。

芍藥倒是想去撿,可是湊巧來了一陣討人厭的風,將絲帕吹遠,掉進了湖中。

芍藥撇了撇嘴,追著安容離開。

兩人走後,暗處走出來一身雪青色綉著木槿花的錦袍,伸手將地上的錦盒撿起來。

深邃的目光落到波光嶙峋的湖面上。

一朵蘭花在水中綻放。

安容跑的很快,心裡有些急慌,大哥怎麼會摔斷胳膊,前世大哥過世之前,一直安然無恙,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意外!

在之前她坐的位置上,安容見到了沈安芸。

乍一看,安容有些驚艷。

今日的沈安芸穿著一身櫻草色縷金雨花錦袖衣,頭上戴著的正是那日在玉錦閣拍下來的頭飾,明眸善睞,巧笑嫣然。

一旁坐著的沈安玉,臉色青黑,手裡的綉帕皺褶,顯然被折騰了許久。

對於大家的反應,沈安芸心情很好,嘴角上弧,嬌羞道,「別這麼看著我,我都恨不得把頭飾摘下來才好了,這可是我的陪嫁,我這會兒戴了,就不是新的了。」

沈安姒坐在一旁冷笑,鬼才信她的話!

大哥就算摔了,不小心把胳膊摔斷了,也有丫鬟小廝來稟告,需要她一個待嫁的女兒出來傳話嗎?

還湊巧的碰到她在屋子裡試戴頭飾,聽到大哥受傷的消息,趕緊去安慰老太太,又怕四妹妹心急莽撞,所以親自跑一趟。

說白了,不就是想來參加梅花宴么,尋什麼借口!

還出現的這麼突然,一個庶出的女兒竟然穿的比嫡女還要尊貴,甚至超過了郡主了!

安容才不管沈安芸打扮的有多驚艷,她只想知道她大哥到底傷的如何!

沈安芸抿著唇瓣道,「大哥傷的如何,我也不清楚,聽小廝來報,好像很嚴重,我怕你等不及去探望大哥,把你的衣裳都帶來了,都在馬車裡擱著呢。」

安容轉身便走。

沈安姒則冷笑,「大姐姐準備的真是周到,大哥就算摔了,能有多嚴重,需要四妹妹等不及了去瓊山書院?我看你是成心的想支開她吧,這位置可都固定的,四妹妹在,可就沒你待的地方了,你……。」

沈安芸眼神微冷,隨即又笑了,「三妹妹,你以為我巴巴的跑這一趟,只是為了告訴四妹妹大哥受傷了嗎,我可是為了你來的。」

沈安姒微微一鄂,心裡閃過不好的預感,就聽沈安芸笑道,「六妹妹早上還好好的,安然無恙,你去了之後,她就嘔吐腹瀉。」

「丫鬟告訴老太太是你送了六妹妹一盆玉玲瓏,還把玉玲瓏的花汁塗在了六妹妹喝的茶杯上,讓她中了毒,大夫查證屬實,我可是好心好意跑來告訴你這事,讓你想好對策,你好像不怎麼領我的情?」

見沈安姒臉色越來越難看,沈安芸笑的更溫婉,「老太太已經氣的摔了兩套心愛的茶盞了。」

若不是不小心濺了茶水,她也不會換了衣裳來。

今兒,真是老天助她。

沈安姒坐在那裡,心亂如麻,怎麼會被人知道,她一直看著四妹妹,她根本沒機會告密,肯定,肯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