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一十七章落水

第一百一十七章落水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3 15:22  字數:3650

對於安容兩個特別多,弋陽扭著小眉頭看著安容,一臉他是你親二哥么,有你這樣做妹妹的么,你是糊弄我的吧表情,安容胸腔噴血。

安容揉太陽穴,一邊為難,一邊又有些飄飄然,怎麼就沒把她生成男兒身呢,弋陽多可愛啊,娶回來很好,可是沈二少爺不是她啊!

安容琢磨著怎麼說「沈二少爺」的壞話,讓弋陽對沈二少爺的好奇心驟失,卻不影響沈二少爺的名聲,不然二哥該蹬她了。

結果還沒等她想好說辭,丫鬟來報:沈二少爺落水了。

安容腦門上的黑線成摞的往下掉,她辛苦建立的「沈二少爺」形象啊,瞬間全無。

「好好地沈二少爺怎麼落水了?」弋陽郡主睜著雙水眸,好奇中帶著些擔心的問。

丫鬟抿了抿唇,捂嘴笑道,「沈二少爺是真無辜,他因為戴著面具,被顧大姑娘當做是蕭國公府表少爺,惱他退親,名聲受辱,就……。」

要說推吧,顧大姑娘也沒動手,當時沈二少爺站在湖邊,欣賞湖光美色,誰想顧大姑娘就朝他走了過去。

顧大姑娘步步逼近。

沈二少爺步步後退。

石塊就那麼大,估計沈二少爺是想怎麼回答顧大姑娘問題去了,然後一不留神,就掉下水了。

弋陽郡主嘴角猛抽,問道,「顧大姑娘問什麼問題了?」

小丫鬟咯咯笑道,「顧大姑娘問他,『本姑娘是長的入不了你的眼,還是性情驕縱你看不上,要退親?』」

弋陽郡主也忍不住想笑了,想不到在梅花宴上還能見到這樣的熱鬧,可是。「好好地沈二少爺為什麼要戴面具啊?」

「……我二哥臉上長了個小包,」安容咬著舌頭道。

凡是不能見人的,都是臉上長包的。

然後不再多言。讓丫鬟帶她去看望沈安閔。

當安容見到沈安閔的時候,沈安閔一臉的哀怨神情,有比他更悲催的少爺嗎?

他才是正兒八經的沈二少爺啊,可是大家心目中的沈二少爺跟他半點關係沒有,在一群世家少爺中,不論他走到哪兒。就「沈二少爺」四個字。大家就圍上來問,為什麼他要學醫,不跟周太傅學習。平常有什麼愛好?

他一通胡謅之後,帶著淡淡的憂傷眺目遠望,尋找平靜。

好嘛,還有深閨怨女來質問他,為什麼退親,不願意娶她?

這叫他怎麼回答,假的沈二少爺可以說是女兒身沒法娶。可是他是真的啊,一時舌頭打結,腦袋缺弦,然後就……落水了。

沈安閔哀怨了好一會兒,可是見到弋陽郡主面帶羞澀的看著他,沈安閔就哀怨不起來了。

撫了撫頭上還濕濕的髮髻。風姿瀟洒。性情不羈。

安容差點噴血,不忍直視。卻不得不忍著,歉意的沈安閔道,「二哥,我替清顏給你賠個不是,她認錯人了,不是故意連累你落水的。」

沈安閔瀟洒的臉色緩緩皸裂,「她不是明國公府姑娘,也不是裴家姑娘?」

安容點點頭。

沈安閔扯了扯嘴角,「我還以為她是……算了,我也沒事。」

就是身子好像怎麼也捂不暖和,那湖水真涼,透心涼。

要是多泡會兒,估計得直接躺病榻上了。

安容撫額輕嘆,「二哥,你武功真的不怎麼樣,若是可以,你還是進瓊山書院學習吧。」

沈安閔扭眉看著安容,不懂她這話什麼意思,瓊山書院,那是他能進的么?

可是他忘記了,他現在是「沈二少爺」,瓊山書院一群先生等著收他為學生。

安容的意思是,反正名聲是沈二少爺的,他是貨真價實的沈二少爺,就算欺騙,那也是她騙的,為了前途,耍點點小手段進書院不算什麼,人家還走後門呢。

安容決定送沈安閔進瓊山書院。

從小屋出來,安容眉頭輕皺,二哥身邊的小廝來寶呢,怎麼么見到他?

花園,涼亭處。

周少易正拿著沈安閔的摺扇,搖頭晃腦的誦讀:

梅雪爭春未肯降,騷人閣筆費評章。

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

扇面上一支梅花傲骨嶙峋,悄然綻放,落款兩個大字:沈二。

「好詩,好詩!」周少易由衷的贊道。

一邊另外幾個學子追問道,「你家少爺才情卓絕,這畫骨也傲然,除了學醫之外,有什麼嗜好沒有?」

來寶站在那裡,想著來之前,六姑娘千叮萬囑,別亂說話,他可是銘記於心的。

要說二少爺有什麼愛好,除了畫畫,就是……

來寶猛搖頭,打死也不能說,會被鄙視的。

不過四姑娘對二少爺真是好,這是以前二少爺畫的畫,還沒有寫上詩,就被四姑娘要了去,沒想到添了首詩又還了回來。

而他,一個做小廝的,居然能有被一群世家少爺圍著追問少爺情況的一天,說出去倍有面兒。

只是少爺落水去更衣了,他是小廝,該伺候在一旁啊,那才是他要做的事。

來寶瞅了瞅周少易手上的扇子,想去搶,可是沒有那個膽子。

算了,不就是把扇子么,回頭讓少爺再畫幾個好了。

來寶遁走。

周少易打著扇子,一臉憋悶,當然,還有身邊一群自詡才情卓然的少爺。

「原還想在梅花宴上大放異彩,結果沈二少爺隨隨便便一首詩,就叫人佩服的五體投地了,」有學子贊道。

有另外的學子點頭贊同,「幸好他不跟咱們一同上學,否則還有我等出頭之日,可是錯失這樣的瀟洒同窗,又是人生一大憾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