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一十五章指望(粉紅280+

第一百一十五章指望(粉紅280+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2 20:58  字數:3593

沈安姒面色蒼白。

安容嘴角的笑更冷,「以前我只是覺得你可悲,庶出的女兒處處巴結主母,我同情你。」

「但是今天,我才發現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欺軟怕硬,心狠手辣,今**能為了張請帖就向六妹妹下毒,難保他**不會為了別的毒害我,三姐姐,我覺得你可怕。」

沈安姒面如死灰,笑的凄愴,「四妹妹,你果然天真,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你以為府里有幾個好人,不都是為了自己活著。」

安容眸底閃過失望之色,「就因為她們不是好人,你就要隨波逐流,也做個喪心病狂的人嗎?」

沈安姒笑著,笑的無言,「四妹妹,你不是我,你根本不懂一個庶出的女兒過的有多麼的辛苦,你有太太留下來的豐厚陪嫁,有大哥可以依靠,還有祖母把你捧在手心裡疼著,我有什麼?!我不為自己打算,我能指望誰?!」

安容望著沈安姒,聽了她一番話,安容笑的更冷了,「你可憐,是,你真的很可憐,可憐到了分不清好壞了,祖母少疼你了嗎?你呢,明知道祖母最擔心的就是六妹妹的身子,你還對她下手,祖母要是還疼你,那是祖母瞎了眼!」

安容激憤的有些口沒遮攔了。

「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,快點走啦,」遠處,沈安玉頗不耐煩的催促道。

安容邁步朝前走,芍藥忙快步跟上,回頭看了眼沈安姒,身子輕哆嗦了下。

其實,方才安容和沈安姒吵的話,她都聽見了。

她也覺得三姑娘可怕。

上了馬車後,安容就閉眼假寐,讓一直興奮想說話的沈安玉恨的牙痒痒。

馬車這麼顛簸,還睡,沒睡夠就別出門啊!

一路無話。

半個時辰後,馬車在長公主府門前停下。

今日的長公主府格外的喧囂、熱鬧,人來人往,大家閨秀下馬車,下軟轎,世家少爺下馬,手裡拿著請帖遞給守門小廝,然後被領著進府。

芍藥扶著安容下來後,沈安閔便騎馬過來了。

今日的他,帶著一張銀色面具,配著一身天藍色錦袍,天姿俊朗,只是臉頰微紅,頗有些拘束。

受名聲所累。

「四妹妹,我去溜達兩圈,等大哥來了,我再進去,」沈安閔笑道。

安容坐了一路的馬車,心情平復了很多,笑道,「大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呢,瓊山書院離的有些遠,我跟長公主府的總管說一聲,你先進去吧。」

沈安閔看了看這條路,全是馬車,他溜達來溜達去,確實不大好。

等安容跟總管提了一句,總管便笑道,「沈二少爺來了?那快請進,原本給武安侯世子的請帖上就寫了讓他也一起來的。」

總管盯著帶著面具的沈安閔看了好幾眼,果然風采俊朗,不拘小節。

那讚賞的眼神看的沈安閔毛骨悚然,哭笑不得。

他渾身就冒著一個詞:人怕出名豬怕壯。

他不想做二少爺了……

安容覺得有些對不住他,等邁步進了公主府之後,安容偷偷問他,「二哥,你才學怎麼樣?」

沈安閔嘴角抽了抽,一臉淚奔的表情,「京都才子遍地,我肯定會淹死在裡面,肯定會墮落了你『沈二少爺』的才名。」

安容臉色閃過紅暈,回頭看著芍藥。

芍藥從袖子里掏出來一把摺扇。

安容接過遞給沈安閔道,「二哥,雖然天氣是有點兒冷,不過拿把扇子多少好看些,有風度。」

沈安閔,「……。」

不用扇子吧,這迎面而來的寒風就夠哆嗦了,一會兒就算做不出來詩詞,也不會覺得熱啊。

沈安芙捂著嘴,偷偷笑,「二哥,你這個真二少爺還不如假二少爺想的周到呢。」

沈安閔接了摺扇,趕緊離開。

跟這群才貌雙全的妹妹在一起,壓力很大。

由著丫鬟帶路,安容幾個去了內院。

這個時辰,已經來了很多大家閨秀了,還有好些貴夫人。

院子里擺了不少炭爐,就連吹過臉頰的風都是暖的,覺察不到寒冷。

大家三五成群,交頭接耳,有說有笑。

安容路過的時候,她們正在交談,昨天忠勇侯府蘇映雪和宋家宋二少爺宋向陽拜堂喜服著火的事。

也有談論昨天皇上下的唯一一道聖旨:武安侯夫人封號被奪的事。

更有指指點點,面上帶著譏諷看著沈安玉,小聲交談,娘親誥命封號被奪,她們怎麼還有臉來參加梅花宴,那樣的娘能教出什麼樣的女兒來?

要不是沈安姒拚命的攔著,沈安玉估計要衝過去打人了。

邁步進正堂,才要饒過花鳥山水屏風,忽然安容身子被撞了一下,差點撞翻屏風。

一個小琉球一樣的肉糰子飛快的跑過去,丫鬟跟在後面喊,「小世子,慢點跑兒,別撞著了。」

安容穩了穩身子,就聽到一個嚅軟的聲音問道,「母妃,那首《靜夜思》是不是錯了?」

長公主看著自己粉嫩嫩的兒子,心裡軟成一灘水,溫婉的臉龐上滿是笑意,摸著他的小臉,笑道,「母妃教的怎麼會有錯?」

小世子皺著個包子臉,彎彎大眼裡寫著疑惑。

到底誰說的是真的?

一旁的靖北侯夫人笑道,「小世子學詩了,念一首給大家聽聽好不好?」

小世子站在那裡,一本正經的,才五歲的他學起夫子的模樣,格外的可愛。

只見他搖頭晃腦道:

床前明月光,

疑是地上霜。

舉頭望明月,

低頭思姑娘。

一首詩念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