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一十四章嗜好

第一百一十四章嗜好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2 20:58  字數:3564

等了好一會兒,才聽到有腳步聲傳來,還有守門小廝的請安聲,「給國公爺請安。」

小七繼續撲騰,動靜鬧得有點大。

蕭老國公推門進去,就見到小九站在他招呼人的小几上,脖子上的銀鏈子有些晃眼,蕭老國公嘴角有些抽搐。

想不到湛兒還有這等嗜好,喜歡鴿子到給它戴頭飾了,他要是送沈四姑娘首飾有這麼積極有心,何愁俘獲不了人家的芳心?

蕭老國公副須輕笑。

可是下一秒,笑容就僵硬在了臉上。

再下一秒,就是破口大罵了。

「混賬東西!」蕭老國公氣的嘴皮都哆嗦。

伺候在一旁的總管也是一臉黑線,靖北侯世子真是太無狀了,那可是太夫人最喜歡的鐲子,是國公府一脈相傳的信物啊。

靖北侯夫人今兒還說,這鐲子給了個姑娘,她戴上了,國公爺高興了一天,誰想……竟然被靖北侯世子送給了個鴿子。

怕蕭老國公氣壞身子,總管趕緊去把木鐲拿下來,恭謹的放在桌子上。

「半個月,不許連他進國公府一步!」蕭老國公氣道,又掃了木鐲一眼,「把木鐲給湛兒送去,讓他明兒梅花宴上送給沈四姑娘,看她能不能戴上,告訴他,我會派人在暗處盯著。」

總管納悶,「不等四姑娘進門了再送嗎?」

「遲早要送,天天看著它,我頭疼。」

總管,「……。」

第二天,安容還熟睡在被窩裡,就被幾個丫鬟叫醒了,不是因為今兒梅花宴所以特殊,而是時辰不早了。

安容已經比平時晚起了一刻鐘。

幾個丫鬟愁啊,換做別人能去參加梅花宴,肯定激動的夜不能寐,早早的就起來梳洗打扮,偏她家姑娘抱著個藥膏傻笑,她們就不明白有什麼可高興的。

安容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從床上爬起來,誰想放在床邊的藥膏咕嚕嚕的滾了下去,安容的慵懶神情瞬間嚇沒了。

秋菊忙撿來,拍了拍灰,笑道,「姑娘放心,沒摔壞。」

安容這才鬆了口氣。

掃了掃屋子,沒見到芍藥,問道,「芍藥呢?」

秋菊和冬梅有些妒忌的道,「姑娘帶芍藥去參加梅花宴,喻媽媽聽說要比試廚藝,就把芍藥叫了去,這會兒在廚房教她燒菜呢。」

海棠捂嘴笑了笑,她知道安容為什麼急著找芍藥,她是急著知道藥膏有沒有效,可是昨兒夜裡,芍藥吃東西時,把湯汁潑在了手上,裹著藥膏的紗布髒了,就取了下來……

芍藥央求了她半天,她才答應幫她圓謊,「姑娘,芍藥說藥膏效果很好,用了一晚上,已經白了不少,只是要做菜,就把紗布取了下來,等梅花宴回來,她再繼續敷。」

安容不疑有他。

洗漱完,安容坐到梳妝台前,讓冬梅幫她梳妝。

鏤金絲綉海棠花紋蜀錦衣,天藍色外紗,臂間還挽著飛雲披帛,下著一襲玉台金盞凌波長裙。梳著尋常髮髻,帶著赤金頭簪,下面墜著金鏈流蘇,薄施粉黛,明眸似水,閃著一點點水晶般的璀璨光芒。

手腕雪白,被綠瑩瑩的翡翠鐲子一襯,好似一段上好雪藕。

可是冬梅看了看,覺得頭飾用金,手鐲也該用金才對,便換了金手鐲。

安容對著鏡子轉了兩圈,滿意的點點頭。

吃了早飯後,安容邁步下樓梯,問道,「六姑娘來了沒有?」

冬兒忙回道,「六姑娘沒來。」

安容皺了皺眉頭,昨兒約好的,她從西苑過來,她們一起去松鶴院,然後再出府啊,怎麼沒來?

正納悶呢,就聽到外面有急切的腳步聲傳來。

有青衣小丫鬟上前,面帶焦色道,「四姑娘,六姑娘忽然嘔吐腹瀉,怕是不能去參加梅花宴了。」

安容眉頭微沉,噔噔噔的下了樓,直接從小道去了西苑。

在院門口瞧見了老太太院里的丫鬟秋荷,便問道,「六姑娘情況怎麼樣了?」

秋荷面帶憂色,「奴婢也不知道,六姑娘這病來的有些氣勢洶洶,說是早上起來還好好的,忽然就嘔吐腹瀉了,奴婢先去瞧瞧大夫來了沒有,再回了老太太,這回老太太怕是真憂心了。」

秋荷福了福身子,便趕緊離開。

安容邁步進內屋,就聽到一陣溫和的說話聲,帶著擔憂問,「六妹妹,你沒事吧?」

沈安溪蒼白著臉色,有氣無力的由著丫鬟扶著,「怕是沒法去參加梅花宴了,你跟四姐姐說一聲,讓她帶你去吧。」

沈安姒眸底閃過喜色,趕緊扶著沈安溪坐下來。

安容邁步走過去。

丫鬟紛紛行禮。

沈安溪歉疚的看著安容,安容為了帶她回絕了沈安姒,她卻這麼不爭氣,便低聲道,「四姐姐,我太不中用了,早早還好好的,都沒有咳嗽過一聲,誰想才吃了早飯,喝了杯茶就……。」

安容點點頭,笑道,「沒事,你身子不適,明年休養好了再去,定能驚艷四座。」

安容才說完這一句,沈安溪的臉色又變了一變,趕緊讓丫鬟扶著她去如廁。

安容坐了下來,望著沈安姒笑道,「一大清早,三姐姐怎麼來西苑了?」

沈安姒訕笑兩聲。

不等她說話,西苑的丫鬟便道,「三姑娘是來求我們姑娘把參加梅花宴的機會讓給她。」

丫鬟語氣和眼神中都透著不滿,哪有人這麼自私的,你做菜都切了手了,還參加勞什子梅花宴,該好好歇著才對。

沈安姒無話可說,反正現在沈安溪去不了了。

安容也沒說什麼,沈安玉那裡走不通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