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一十三章禁錮

第一百一十三章禁錮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2 09:49  字數:3476

孫媽媽望了老太太一眼,眉頭低斂,「說是食指指甲切掉了不少,具體傷成什麼樣子沒瞧見,不過捂手的帕子上全是血。」

孫媽媽已經無話可說了,不就是參加個梅花宴嗎,至於這樣鬧騰嗎?

先是撕毀請帖,麻煩四姑娘去長公主拿,好不容易拿到了,人人有份,又不小心掉了一張,為了梅花宴又惡補廚藝,到把手切傷,這是何必呢?

很快,就有丫鬟來告訴老太太,大夫來給沈安姒和沈安姝上了葯。

沈安姒的手估計要修養一個月,可能會留下疤。

沈安姝胳膊燙了泡出來,也有可能會留疤,這會兒沈安姝是又哭又鬧,一定要大夫保證不留疤痕。

老太太聽了就來氣,「現在知道怕了!方才去廚房的時候怎麼不見她有這覺悟,平時胡鬧點就算了,她三姐姐手裡拿著刀,也敢驚嚇她,讓她給我在院子里好好反省,沒有我的准許,不許出院門一步!」

丫鬟唯唯諾諾的退了出去。

老太太氣的是心肝肉疼,孫媽媽勸慰她,又為難的道,「兩位姑娘都可能留疤,只有一盒祛疤膏,該給誰好?」

老太太撥弄著佛珠,一臉疲乏,「那藥膏還是兩年前寧太妃送我的,時間太久,根本沒什麼藥效了,派人去柳記藥鋪問問,有沒有什麼好的去疤葯。」

孫媽媽扶著老太太回屋歇息,安容則出了松鶴院,去宜蘭苑看沈安姝。

才邁步進宜蘭苑,就聽到沈安姝哭的極其傷心的聲音,「讓她走,讓她走!故意燙傷我,又來笑話我,我不見她!」

院子里,沈安姒帶著丫鬟站在那裡,眸底冷笑連連,聲音卻帶著哽咽,「九妹妹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別怪三姐姐好不好?」

安容沒料到沈安姒傷了手還來給沈安姝賠禮道歉,有些吃驚。

更吃驚的是,沈安姒見了她,就哭道,「四妹妹,這回你可要幫幫我,我不小心打翻了銅盆,燙傷了九妹妹,她胳膊可能會留疤,祛疤的良藥,只有宮裡有,你可不可以幫我和九妹妹討要一點兒?」

去疤葯是暢銷貨,安容一直知道,可是短短几日,已經有三人需要了,還都是要她去找太后,安容眉頭緊扭。

安容望著沈安姒,眼睛落在她那用帕子包裹的食指上,帕子上有血跡,只是血跡偏暗。

安容朝她走近兩步,輕抓起沈安姒的手,沈安姒任由安容盯著她包著手指的綉帕看,她根本不信安容能看出什麼端倪出來。

可偏偏,安容就認得雞血和人血的區別。

雞血色暗,人血色鮮。

就算認不得,猜也能猜到,沈安姒不是真的傷的那麼重,否則心裡惱怒了個半死,還忍著疼痛來給沈安姝賠禮道歉,可能嗎?

一個比一個能裝。

沈安姝嚇了她,她趁機整治了她一把,心裡舒坦了,該擔心事後的報復了,只有傷的夠嚴重,沈安姝心裡才平衡,再忍著委屈替她求了祛疤良藥,沈安姝就算記恨,大夫人也不會攔下她。

可是,沈安姒的賠禮道歉只是動動嘴皮,去討要藥膏的卻是她。

討到,做人情的是她沈安姒。

討不到,那是她沈安容辦事不儘力。

安容薔薇色的唇瓣閃過笑意,鬆了手,惋惜道,「九妹妹估計要惱你很久了,弋陽郡主告訴我說太后的祛疤膏藥給了貴妃和賢妃,最新的進貢得要明年開春之後,我正在學調製祛疤藥膏,你要,等我制好了,可以給你點兒。」

沈安姒腦中閃過那亂成一團糟的竹屋,還有烤焦的藥味,烏漆墨黑的東西黏糊糊的,那東西是祛疤還是毀容呢?

「不用了,」沈安姒連連搖頭,「九妹妹年紀還小,明年再討要祛疤良藥也不晚。」

安容有些失望,她還想找個人試試效果呢,「你真不要?這回不要,往後再向我討要,我可不給了。」

沈安姒嘴角划過譏諷笑意,轉瞬即逝,「四妹妹,你又不是真的大夫,那可是葯,就算我相信你,拿來給了九妹妹用,萬一出了什麼事,我可擔待不起,你也別瞎搗鼓浪費藥材了。」

芍藥在後面,連連點頭,四姑娘根本就不會製藥,還興緻勃勃,為了調製那什麼祛疤葯,還熬夜,浪費藥材浪費時間浪費睡眠啊!

安容很失望,她已經很成功了,雖然是失敗了二十多次,但是進步很大了,她有信心再試驗兩次,就調製出能祛疤的藥膏出來。

她那麼辛苦調製出來的藥膏,主動給她,她居然不要,不願意嘗試那算了,府里有的是婆子燙傷了手,需要祛疤的,這會兒不要,往後別想輕易從她那兒拿到舒痕膏。

安容要去看沈安姝,可是沈安姝的丫鬟擋著門,不要人進去,安容便帶著芍藥回了玲瓏苑,繼續調製藥膏。

把餘下的七八份藥材全部用完,終於調製出了胭脂盒那麼大的藥膏出來,只是顏色有些……難看。

芍藥瞅了瞅那藥膏,又看了看扭眉的安容,咽了咽口水道,「姑娘,你這藥膏真的能祛疤嗎?別的祛疤藥膏都晶瑩剔透,你這個,有點兒像……。」

忽然,海棠推攘了她一下,芍藥趕緊捂嘴。

「像什麼?」安容瞪著芍藥。

芍藥只搖頭,她怕說出來,安容會氣爆,可是她要是不說,安容罰她明兒一天不許吃飯,芍藥為了五臟廟豁出去道,「是姑娘叫奴婢說的,奴婢只是覺得這有點像……狗皮膏藥。」

安容一口老血沒差點噴出來。

芍藥見安容臉色烏黑,像極了華燈初上時的天色,頓時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