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一十一章溫和

第一百一十一章溫和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1 15:42  字數:3539

沈安閔不解的看著老太太。

在他印象中,老太太最是慈愛溫和了,連苛責小輩的時候都少,怎麼會對親家舅老爺這樣?

問了沈安溪才知道事情始末,沈安閔對江二老爺的印象頓時一落千丈。

沈安閔先回來,不過東西卻沒少帶,三太太高興啊,夫君高升,女兒病情好了,心情一好,出手就格外的闊綽,可勁的買。

他是拉了一馬車回來,安容的是最大份的,比沈安溪的都多,羨慕的沈安溪直用小眼神戳自家的兄長。

老太太瞧了三太太給她挑的綢緞和補品,笑著讓孫媽媽收下,然後道,「派人去告訴幾位姑娘一聲,就說二少爺回來了,就算要學廚藝,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,往後有的是時間。」

孫媽媽心中悶笑,可不就急這麼一時半會兒么,往後時間再多,也沒今兒重要啊。

很快,沈安玉和沈安姒幾個就來了,還有沈安淮、沈安孝,都在了。

一屋子小輩抱著禮物,笑的合不攏嘴,一口一個二哥哥叫的那個甜。

小輩一多,屋子裡就沒了安靜時候,老太太年紀大了,喜歡安靜,擺擺手,讓他們都回去玩。

沈安玉和沈安姒幾個又鑽進了廚房。

沈安閔撓了撓額頭,又不解了,「二妹妹她們怎麼都喜歡下廚了?京都什麼時候注重大家閨秀的廚藝了?」

若不是大家閨秀該學的,不可能三個人都去。

沈安溪用帕子捂嘴輕笑,「二姐姐她們是昨兒下午才開始學的廚藝,是打算明兒參加梅花宴的,可惜梅花宴沒給大哥下請帖,不然二哥你也可以去。」

沈安溪還不知道沈安北有請帖。

老太太打量了沈安閔幾眼,想到明國公府的親事,本來是說給二少爺的,可惜閔哥兒身世差了一些,心中惋惜,不過老太太看的開,笑道,「你大哥手裡有請帖,長公主府的請帖都送到瓊山書院了,他不會不去的,到時候你就在長公主府等他便是。」

沈安閔沒想到自己回來的這麼湊巧,能參加梅花宴,心中高興,連連點頭。

可是沈安溪卻撓額頭,朝安容一笑,對著老太太道,「祖母,可是好多人都當四姐姐是沈二少爺,二哥去,會不會被當作冒認給攆出來?」

安容滿臉羞紅。

沈安閔一頭霧水,望望這個,又看看那個,也沒人給他一個解釋,急啊!

「要不讓二少爺戴個面具?」芍藥憋不住在一旁輕聲道。

老太太撥弄著手裡的佛珠,思岑了幾秒,點點頭,「那就帶個面具。」

沈安閔,「……。」

倒是給他一個戴面具的理由啊,他是二少爺怎麼就不能真面目示人了?

老太太看了看沙漏,覺得把江二老爺晾夠了,才擺擺手,讓沈安閔和沈安溪回西苑。

一路上,沈安閔都在追問沈安溪,沈安溪望著他,一臉深沉道,「二哥,很多世家少爺都知道咱們武安侯府沈二少爺是個性情豪邁,博學多才,出手大方的少年郎,你好像……。」

實不副名。

沈安閔滿臉黑線,覺得背脊發麻,沒想到安容把他名聲弄得這麼響亮,便是帶著面具,他也架不住啊。

「要不我做三少爺吧?」沈安閔想了想道。

綠柳咯咯笑的肩膀直抖,掃了臉紅如霞的沈安溪道,「咱們侯府的三少爺性情懦弱,弱不禁風,吃飯還小口小口的,時不時還咳嗽一聲……。」

沈安閔額頭直抖。

「那四少爺呢?」他追問。

綠柳瞅了瞅他的個頭,再看了看沈安溪,搖搖頭,「三少爺還不滿十四歲,四少爺卻十六歲,這沒法騙人啊。」

沈安溪同情的看了自己親哥一眼,「二姐姐她們惡補廚藝,二哥,你惡補詩詞歌賦吧,四姐姐屋子裡有好多書,你可以多看看。」

他還有別的路可選嗎?沈安閔欲哭無淚。

松鶴院,正堂。

老太太端坐在首座上,神情肅然,拿著佛珠的手端著茶盞,輕輕的撥弄著,水霧氤氳。

安容坐在下面的花梨木椅子上,一方綉帕輕搖,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傳來,安容眼睛都沒抬一下。

江二老爺腳步很沉重,像是墜著幾十斤鐵片似地,走的艱難,連著他的臉色,也跟那鐵塊差不了多少了,準確的說,有點跟那燒了幾十年的黑鍋鐵一般。

江二老爺委屈啊,他到底做錯什麼了,胞妹讓他發筆財,不過是跑跑腿的事,他一時高興,就幫忙了,誰想會惹出來這麼多的事。

在伯府被父親罵,罰跪祠堂,臉面丟盡了不說,還一再跑武安侯府來受冷眼,他一個大老爺們,也要臉面的!

錯的是武安侯的媳婦,怎麼倒霉的卻是他,這口氣憋屈他,差點沒抽過去,真怕哪一刻憋不住了,指著侯府破口大罵。

他忍。

江二老爺給老太太行禮,老太太掀開眼皮掃了他一眼,扭頭問孫媽媽,「今兒外面刮的什麼風,看江二老爺吹了一臉的黑灰。」

孫媽媽輕笑。

安容肩膀直抖。

江二老爺雙拳握緊,牙關緊咬,努力讓臉色看起來平和的多,方才賠罪道,「老太太,我來給您賠不是了,是我一時……。」

老太太抬起胳膊打斷他,皮笑肉不笑,「你沒有對不起我,不用跟我老婆子賠罪,若不是有安容和世子,我和你半點關係沒有,你拿的是你親侄女的東西,跟她道歉。」

老太太說話爽直,一點都沒有拐彎抹角,有些人,你跟他繞一點,他就揣著明白裝糊塗,乾脆說白了,除非你是傻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