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零九章藥膏(粉紅240+)

第一百零九章藥膏(粉紅24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0 20:57  字數:3458

兩人陰陰著臉色,牙關緊咬,一肚子火氣還不敢亂撒,還得討好巴結她,因為安容說了,她那份請帖帶沈安溪去,求她也沒用。

兩人這會兒恨不得往沈安玉的茶水裡下巴豆了。

兩人側頭時,臉色恢復如常,再聽沈安玉巴拉巴拉跟老太太倒豆子,說的自然是鹽引的事,順帶踩下安容,「幸好長公主寬厚溫和,要換做別人,像四姐姐這樣直接就說那東西是貪墨來的,不能收,這不是一巴掌朝人家臉上扇去嗎?」

「而且父親和福總管的談話,她本來就不應該聽,聽了不忘記就算了,還到處亂說,沒得哪一天給父親惹禍上身。」

老太太斂了斂眉頭,覺得沈安玉的話有些道理,幸好是長公主,不然真的得被人記恨。

安容嫣然輕笑,「祖母,我哪是那麼沒分寸的人,我就是覺得長公主好說話,不忍心她和駙馬回頭被皇上責怪才說的,長公主沒怪罪我,還給了我賞賜呢,連五妹妹都跟著沾了光。」

說著,又對沈安玉道,「五妹妹,你要真覺得我說那些話不應該,當時你就站在我身邊,完全可以伸手拉我一把,我肯定就不會說了,我還以為你是認同的呢。」

當時有機會阻攔,偏偏不說,這會兒又來指責她,那是馬後炮,為人所不齒。

沈安玉氣的雙眼冒火。

正巧這時候武安侯邁步進來。

安容嘴角扯了扯,額頭有黑線成摞的往下滑,怎麼她一撒謊,就碰釘子呢。

還不等她想好對策,老太太便笑道,「安容到處給你攀關係呢,連長駙馬都要與你交好了。」

雖然安容那樣做有欠妥當,不過什麼壞影響都沒有,反而幫了長公主免了災禍,這是好事。

武安侯一頭霧水,多問了兩句,沈安玉這會兒才不說了,說的越多,父親越喜歡安容,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,她才不做,之前說起鹽引,也是因為要把請帖的事給岔開。

武安侯聽到他要福總管拒絕橫州馮家登門求見時,眉頭一挑,轉頭望著安容。

安容欲哭無淚,憋著嘴,就是不張口。

等在屋子裡一會兒後,武安侯把安容單獨叫了出去,方才問道,「我什麼時候和福總管說過鹽引的事了?」

安容皺著張臉,攬著武安侯的胳膊道,「是我騙長公主的,只是我不好意思說我是偷聽到蕭老國公和蕭湛說的,就只能說是聽父親說的,父親不會怪我吧?」

安容緘默,她討厭撒謊,更討厭圓謊,明明她也沒幹壞事,怎麼最後變成了這樣。

武安侯暗自搖頭,輕揪安容的耳朵,「你這耳朵可是了不得,隨便聽兩句,就幫了長公主大忙了,我回來之前,蕭老國公還在御書房奏請皇上摒除貴族私拿鹽引,造成國庫收入減少一事,皇上也正為此事頭疼,下令讓蕭老國公徹查此事,目前知道的人還不多,瞧皇上的架勢,像是下了狠心。」

武安侯說了一堆,反應過來時,有些忍不住撫額,他怎麼跟安容說這麼多朝堂上的事,那些又不是她一個女兒家該過問的。

安容也沒覺得不應該聽,鹽引一事本來就年年徹查,年年照舊,安容有些擔心,自己這麼一阻攔,鹽引徹查一案不會往後挪個十年八年的吧?

橫州馮家帶著雄心而來,肯定不會空手而回的,肯定還有別人上鉤,就是不知道誰會這麼的倒霉?

安容為他默哀兩聲,不過又想到,若是沒有貪婪之心,又怎麼會上鉤,是以默哀了一聲就算了。

相反,她更關心另外一件事。

安容抿著唇瓣看著武安侯,「爹爹,退親一事怎麼樣了?」

提起這個武安侯也頭疼了,「明國公倒是退了親,收了玉簫,可是右相沒有收信和戒指,說是裴氏族長送出去的東西,他不能代收,不過倒是可以幫著轉達兩句話,現在就是裴家和蕭家在爭,誰厲害些,誰娶你過門。」

安容,「……。」

安容是真的要哭了,她是武安侯的女兒,武安侯卻告訴她,她的親事他做不了主,相反,卡在兩座大山之中受夾氣,讓她看開點兒。

武安侯嘴上雖然惋惜,可是心裡比誰都高興,女兒優秀才有人搶啊,不知道便宜哪個臭小子了,要是蕭家的話就一個,要是裴家,那是好多個適齡男兒任他挑選……

嫡子拜了周太傅為師,不用他操心了,嫡女聰慧機靈,不愁嫁不到好人家,自己又仕途順暢,春風得意,想不到自己離京辦差一個月,武安侯府就發生了這麼大變化,到現在他還有些不敢置信。

看著武安侯親昵的拍著安容的腦袋,遠遠站著的沈安姒幾個妒忌的咬緊唇瓣,父親從來沒有那樣對待過她們!

等武安侯一走,幾人就圍上來問安容,武安侯跟她說了什麼。

安容眉頭幾不可擦的閃過一抹厭煩,把玩手裡的綉帕道,「說了退親的事。」

沈安玉冷聲道,「退親的事,我們都知道,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,肯定還有別的事!」

安容掃了她一眼,嘴角緩緩勾起,就在大家以為她要說的時候,卻忽然冷了下去,「你們要真的好奇,可以去問父親,我是不會說的。」

她討厭自己所有事都被人關注掌握,不能有一絲秘密的感覺。

說完,安容便轉了身。

沈安姒把芍藥拉住,笑問道,「四妹妹心情不好,我們又不知道怎麼幫著排憂解難,你說。」

芍藥望著自己被抓著的手,又不敢甩開,可是把她當傻子哄也太不應該了吧,她很聰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