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零八章貪墨

第一百零八章貪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20 20:57  字數:3404

駙馬臉上有些掛不住,畢竟他這是貪墨了。

被公主當著一眾小輩的面這麼數落,臉皮有些燥熱,公主也真是的,有什麼話不能回房再說?

長公主是故意這麼說的,和清和郡主玩的開的,其實都是各府之間,私下往來很好的。

長公主想護著公主府的同時,也不希望她們也遭殃,連她都不惜數落駙馬了,她們回去肯定會稟告各自的長輩,也算是幫了皇上一把。

畢竟要是真的都貪墨了,肯定會不遺餘力的維護自己的利益,也是保護自己不被皇上懲罰,給皇上添難。

長公主說完,想到什麼,吩咐丫鬟道,「去太后那兒,把金葉錦拿回來,若是太后問起緣由,你就直說便是。」

駙馬臉色微變,乞求的看著長公主,給我在太后那兒留點面子吧?

長公主嗔笑道,「母后為人開明,又不真的看中這些,我這麼做是不給皇兄添亂,她心裡高興呢,不過你可免不了要被數落幾句,咱們公主府又不缺什麼,要是真缺了,就去找皇兄要便是,犯不著去收那些東西。」

說著,又加了一句,「武安侯為人正直,又擅於揣測聖意,平步青雲是遲早的事,你該多和他走動走動。」

絲毫不避諱安容和沈安玉,倒叫駙馬摸不著頭腦了,長公主可是最不關心朝中事的,對拉幫結派一事也不感興趣,怎麼今兒提起武安侯府了,就多問了一句。

這夫妻兩個就旁若無人的說起了武安侯在鹽引一事上的先見之明,以及橫州馮家的野心,聽得駙馬滿頭大汗,背脊划過陣陣寒流,差點點,他就成了那個倒霉的了。

人的貪婪之心可是會越來越大的,今日是金葉錦,要求的不過是幫他弄到五百張鹽引,他日送一箱黃金,要求更多,他未必抗拒的了誘惑。

從屋子裡出來時,安容手腕上多了只羊脂玉手鐲,沈安玉多了只碧玉手鐲,都是長公主賞賜的。

清和郡主朝安容道謝,「今兒幸虧有你提醒,不然他日父王觸怒龍顏,長公主府失了聖寵,日子就難過了。」

安容不好意思的笑道,「我也是猶豫了一會兒才說的,我還怕你沒了金葉錦會惱了我呢。」

弋陽郡主呲牙笑道,「金葉錦再稀罕,那能跟聖寵比么,以前沒有金葉錦那就算了,有了遲早會作為貢品的,清和是郡主,還能沒有了?」

「是啊,到時候太后肯定有,咱們找太后要去,不給咱們就一起哭,」安陽郡主咯咯直笑。

安容捂嘴笑,她曾聽太后說起過,這三人小時候沒少在太后殿一起哭,差點淹了太后宮,太后總說她們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,現在多了一個她。

想起太后,她重生一世,還沒有見過她呢,便問道,「太后身子可還好?」

清和郡主搖頭,「不太好,我前幾日進宮,太后還問起你呢,只是她精神頭不濟,太醫叮囑她多休養,就沒有召你進宮了。」

弋陽郡主則笑道,「不過我昨兒聽母妃問父王,父王說,太后這兩日精神頭好多了呢,胃口也好了很多,還主動要御廚準備菜式,以前可是端上去,太后連看都不看一眼,父王說是柳記藥鋪的藥丸調理的,皇上高興,要賞賜柳記藥鋪,等梅花宴過後,太后肯定要召你進宮。」

安容聽得呲牙,昨兒爹爹被蕭老國公騙了!

太后身子不適,卧病在床,蕭老國公怎麼敢去質問太后,這不是給皇上由頭罵他么,父親吃了離京辦差不懂後宮內情的虧。

安容氣的腮幫子都鼓起來了,倒叫清和郡主摸不著頭腦了,「怎麼了?」

安容回過神來,撅著張嘴,「是我疏忽了,沒想到那葯對太后有效,沒早點兒送給太后。」

清和郡主愕然失笑,「這怎麼能怨你呢,你也不知道嘛,現在吃也來得及,不說這事了,你要那麼多請帖做什麼?」

安陽郡主和弋陽郡主也望著安容,武安侯府嫡出的姑娘就兩位,至於那庶出的嫡出,還沒有嫡出的庶出身份尊貴,自然不在邀請之列。

安容聳肩笑道,「其中一張是顧家大姑娘求我的,另外兩張是府里姐妹要的,大家都想來,我又不知道帶誰好,不帶誰好,就只能央求清和郡主你了。」

安容心腸軟,好說話,她們都知道,但是對安容心腸軟到為庶出姐妹為難或者求人的地步,她們做不出來,母妃也不會要她們去做,不過幾張請帖還是簡單的事,叫丫鬟取了來。

本來還想留安容吃飯的,沈安玉一定要回去,安容便和她們告辭了,得趕緊回去抱廚神的大腿,讓她一天之內就學會廚藝,惹得大家嬌笑連連。

上了馬車後,沈安玉說的第一句話就是,「這回的梅花宴與眾不同,長公主府瞞的嚴實,就咱們幾個知道,你就別亂說話,弄得人盡皆知了,聽到沒?」

安容神情不耐,尤其是最後一句聽到沒,抬眸看著沈安玉,安容冷笑道,「一天時間,五妹妹覺得你真的能燒到一個完整的菜出來?」

沈安玉臉色一窘,隨即怒道,「你少看不起人,我當然可以!」

「是嗎?」安容勾唇一笑,笑容裡面夾雜了各種鄙夷,「那我就等著先嘗為快了。」

沈安玉差點氣瘋,「你少笑話我,說的跟你就會似地!」

安容淡笑的看著她,「我記得五妹妹你說過,我是定過親的人,不會詩詞歌賦也沒關係,多個不會燒菜又算得了什麼,要是因此就來退親的話,我還求之不得呢,我還在想怎麼把菜燒成木炭才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