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零六章香醇(粉紅220+)

第一百零六章香醇(粉紅22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9 22:00  字數:3518

說話的姑娘穿著一身鵝黃色裙裳,背影婀娜,身姿窈窕,長發披散,隨風輕舞。

她吩咐完,又朝前走了幾步,許是聽到有腳步聲,轉過身來,姣好的面容上帶著讓人舒適的笑意,漂亮的眸底閃著光亮。

她就是清和郡主。

邁步走過來,清和郡主故作嗔怒道,「你怎麼這會兒才來,我還以為你惱了我,不要請帖了呢。」

安容笑著福身見了禮,才道,「我可不敢不來,今兒要是不來,趕明兒你不要我來參加梅花宴了怎麼辦?」

清和郡主昂著脖子,嬌笑道,「你今兒要真不來,就是我想給你請帖,弋陽也不要我給了,一上午都念叨你幾回了,這會兒你來了,倒不知道她溜哪兒去了。」

「我就知道,我一不在,你就會說我壞話,」不料清和郡主話音才落,弋陽郡主便努著鼻子拆台道。

安容抬頭望過去,就見兩個姑娘走過來。

一個是弋陽郡主,一個是安陽郡主。

弋陽郡主穿著一身藕荷色綉玉蘭花的禙子,鵝黃百褶裙,高高豎起的朝雲髻,帶著珊瑚點翠簪,還有兩朵碧玉雕刻的梅花,唇似紅霞,眸光瀲灧,膚白勝雪,體骼蘊秀,甚是淡雅靈動。

安陽郡主則穿著一身天藍色裙袍,上面用玄線綉著芙蓉花,花朵盛開,栩栩如生,層層疊疊的花瓣用了金線勾勒,富麗無比。

梳著驚鴻髻,戴著寶藍吐翠孔雀吊釵,金海棠珠花,耳上是翡翠滴珠耳環。

眉目如畫,溫婉如水,笑語嫣然。

她是清惠公主府上的郡主,封號安陽,也是安容前世玩的開的朋友。

不過安陽郡主與清和郡主又有一些不同,不同之處在於她的母親,清和郡主的母親明惠長公主乃太后親生,清惠公主並不是。

準確的說,清惠公主就不是皇家血脈,她是戰亂時期,太后顛沛流離之際,收養的孤女,視若親生女兒一般。

後太祖奪得天下,關於她的身世和是否賜予公主封號,還曾引起過爭論,不過太后一力堅持,再者當時皇上子嗣不厚,就賜予了公主封號,認作義女,比之不少真公主還要受寵。

清和郡主笑看著兩人,「你們來幫我的忙,卻東奔西竄的玩,這園子你們也逛過好些回了,就那麼好玩?」

弋陽郡主挨著安容站在,朝她呲牙,「當然好玩了,你這園子號稱千福園,我幾次數,也只找到九百九十九隻蝙蝠,還有一隻去哪兒了?」

蝙蝠,諧音同福。

安陽郡主笑道,「清和,我看你還是老實告訴弋陽吧,她就那性子,找不到最後一隻,估計是吃不安睡不穩,心裡跟貓撓似地。」

清和郡主臉頰緋紅,眼睛四下張望,「其實,我數了幾次,也只有九百九十九隻,問了母妃,母妃只說讓我自己去找。」

弋陽郡主鄙夷的望著她,「虧得還是自家園子呢,這都不知道?要換做是我,軟磨硬泡也得問出來啊。」

清和郡主白了她一眼,「你當我沒有呢,母妃說她也不知道,她還說知道的人才最有福氣。」

弋陽郡主撫額,安容郡主咯咯的笑,就連沈安玉都偷偷抖肩膀。

只有安容笑道,「我知道最後一隻在哪兒。」

弋陽郡主眼睛猛然睜大,「在哪兒呢?」

清和郡主也來了興緻了,還有些羞愧,這可是自己家的園子,自己不知道,還叫別人知道了,好丟臉,可是她又忍不住,便催問道,「快說,你想急死我們呢。」

安容輕捂嘴笑,朝前走了兩步,伸手一指,「喏,就在那兒呢,瞧見沒有。」

嶙峋怪石之上,雕刻著一隻蝙蝠,陽光照射下,蝙蝠的倒影印在石墩上,赫然是只蝙蝠。

安陽郡主不可置信,「真的是只蝙蝠,也只有這隻蝙蝠有倒影,剛好一千隻。」

弋陽郡主圍著那怪石饒了一圈,伸手阻攔,蝙蝠的倒影就在她手上了,樂的她咯咯笑,問安容是怎麼知道的。

安容笑道,「我也是從書上看來的,書上說這隻倒影的蝙蝠最有靈性,所有蝙蝠都是正的,只有它是倒著的,是其餘九百九十九隻蝙蝠中的王,這塊石頭是給人坐的,那時倒影就印在人的身上,給人灌入福氣,尤以正午時分為最。」

弋陽郡主抬眸看看天色,這會兒離正午時分還早,一會兒正午了,她一定要來坐坐。

沈安玉扭眉看著安容,眸底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,她居然連這個都知道,還是看書的,她幾時這麼博學了?

安容笑的清冽乾淨,以前不覺得書讀的多有什麼好處,那些,顏如玉都是給男子的,這會兒真覺得讀書妙用無窮。

笑鬧的一會兒,就開始忙活了。

安陽郡主和弋陽郡主幫了兩天忙了,安容是第一次來幫忙,清和郡主便簡單說了說幫什麼,大體就是看哪些梅樹沒有開花,或者開的不夠燦爛,一般一棵梅花樹開一大半就行了,含苞待放也是一種美。

還有那些枯死的梅枝,是累贅,需要剪掉。

她們要做的就是這兩件事。

說是兩件,其實都是丫鬟在打理,她們就是玩玩瞧瞧,提前欣賞一下梅林而已,再就是去梅林深處的梅香水榭玩。

說白了,就是玩。

幾人邁步進梅香水榭。

遠遠的,安容就瞧見有好些粗使婆子抬著類似灶台一樣的東西走動,因為沉重有些吃力,安容眨了眨眼,不懂這是做什麼。

沈安玉已經好奇的問出聲了,「怎麼有那麼多的灶台?」

清和郡主捂著輕笑,「年年梅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