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一百章克制(粉紅200+)

第一百章克制(粉紅20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8 08:59  字數:3502

安容一張臉漲成了茄子色,重生這麼多次,她就一次出門沒有遇到他,就是去瓊山書院那回!

去大昭寺,救了他。

去瑞親王府,被他救了。

在青玉軒,差點摔死。

去國公府做客,是自己送上門。

今天,居然撞上了!

大哥,你不是武功很好么,暗器都躲得過,沒道理躲不過她這麼大塊頭的吧?

蕭湛也有些尷尬,長這麼大,他還沒被人撞過,他只是覺得腳步聲聽著有些耳熟,一時有些走神,沒想到就撞上了。

柳大夫對兩人的事也略知一二,見兩人尷尬著,笑著打圓場問蕭湛,「蕭少爺是來拆線的吧?等我送走四姑娘,就回來幫你。」

蕭湛把路讓開,讓安容和柳大夫走,他發現安容越過他時,竟然速度快一倍,眉頭皺的更隴了。

待他再走動的時候,忽然叮鈴一聲傳來。

安容一路走,一路呲牙咧嘴,她就不信下次出門還遇到他!

馬車裡,芍藥睜著雙彎彎大眼望著安容,低了低頭,再望著安容,糾結再三,還是扭眉道,「姑娘,方才有件事奴婢膽小沒敢說。」

「什麼事?」安容頭也不抬的問道。

芍藥往外挪了一點,指了指安容的腦袋,「就是姑娘撞到蕭表少爺的時候,頭上的珍珠簪子掛在了他衣襟上,奴婢看見了,沒敢說。」

不止安容膽小,她也膽小啊!

可是珍珠簪丟了,遲早會發現,那就是她照看不利了,她覺得坦白比較好。

安容一張臉爆沖血,正好馬車也沒走,安容要芍藥去要回來,芍藥嚇呆了。

去、要、回、來!

芍藥是真哭了,姑娘太野蠻了,自己看到蕭少爺繞道走,卻要她去跟他伸手要東西,這不是嚇死她么,再說了,芍藥巴巴的看著安容,吶吶聲道,「奴婢覺得蕭少爺就算瞧見了那珍珠簪子,估計也直接丟了……。」

安容差點被氣噎過去。

卻不否認芍藥說的有可能,還是極有可能,不由得把頭上的珍珠簪子扒拉下來,丟在了馬車裡,芍藥眼睛都亮了。

等安容閉眼假寐的時候,芍藥麻溜的撿來,拍了拍灰,笑的見牙不見眼,就算少了一個,這五個也值好些銀子呢。

馬車很快到侯府門前停下。

安容下馬車,見到的是空蕩蕩的大門,守門的小廝都不在,不由得扭眉,這樣的情況,從沒遇到過,大門敞開著,豈不是誰都能進了?

安容邁步進府,見到的卻是小廝拿著棍棒來回跑,眉頭更蹙,「出什麼事了?」

小廝停下來道,「府里進了賊,總管讓我們儘快找到。」

「怎麼又是賊?這回別又是家賊,」芍藥撅著嘴來了一句,見安容瞥過來,忙捂著嘴縮著脖子。

安容邁步去了松鶴院。

老太太正揉著太陽穴,孫媽媽端了葯來給她喝,沈安玉幾個坐在下面,一臉幸災樂禍的笑。

安容擔憂的看著老太太,心裡猜測可能跟有賊有關,還是裝作不知道的問孫媽媽道,「祖母怎麼要喝葯了?」

孫媽媽又是想笑又是想哭,嘆氣道,「老太太是犯難了,想事情想的腦袋疼,這是早前大夫開的凝神靜心的葯。」

說著,孫媽媽用眼神瞄了一眼桌子上用紅綢緞遮蓋的托盤。

安容不解,走近掀開一看,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。

「玉佩,爹爹怎麼又送回來了?」安容指著桌子上的玉佩道。

桌子上,不只是有蕭湛的玉佩,還有別的東西,有玉簫,還有一隻男式戒指,還有封信。

老太太看著安容,腦袋越發的疼,今日之前,她從沒有後悔讓安容穿男裝,但是現在她後悔了。

孫媽媽望著安容道,「玉簫是明國公老夫人留下的,戒指和信是裴氏族長差人送來的,那玉佩,侯爺沒敢送出去。」

孫媽媽想想今兒的事,她是想笑的,一家有女百家求,向來都是男方去姑娘家提親,就算女方先看中了,也是拐著彎的託人先去男方打探一方,兩家私下同意了,再由著男方來提親,如今倒好,也沒人來問個口信,就直接明言想結親,提的還是二少爺。

就連之前想從侯府娶個孫媳回去的明國公老夫人都看中了二少爺!

明國公老夫人之前是想求個孫媳婦的,結果聽她在瓊山書院求學的孫兒把安容誇的是天花爛墜,說的明國公老夫人心動了。

雖說武安侯府現在還比不上國公府,可是世子爺是周太傅的關門弟子,將來的前途自是不必說,而這個二少爺更是得周太傅的中意,只要他願意,周太傅絕對會破例收他,而且因為他,連退親翻臉的蕭老國公都開始搭理武安侯了,這樣的少爺,可不簡單。

這不,四姑娘、五姑娘都不合適結親,明國公老夫人就站起了身,猶猶豫豫了半天,把袖子里的玉簫拿了出來,孫兒媳娶不回去那算了,男低娶,女高嫁,她還有個小孫女,模樣才情都不錯,這回可不能拒絕了,畢竟國公府嫡女配侯府嫡次子,可說的上是紆尊降貴了。

老太太起先還以為看上的是閔哥兒,答應的極溜,直道他是前世修了福,後來再想反口已經來不及了,老夫人頭疼的就是這事。

她以為的二少爺是閔哥兒,明國公老夫人以為的二少爺是安容。

這一遭烏龍下來,可怎麼交代?

再說那封信,本來老太太就極頭疼了,福總管火燒屁股的送了信來,光是裴氏族長四個字就差點驚暈老太太,那是一般人能見到的人物嗎,竟然給侯府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