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八章吹牛

第九十八章吹牛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7 09:01  字數:3515

蘇映雪頓時尷尬了起來,她身側的丫鬟就在扭帕子。

安容同情的看了眼蘇映雪,沒有說什麼,轉身去別的櫃檯。

蘇、宋、杜三家的破事,前世鬧得很兇,她怎麼會沒有耳聞。

三家中要說尊貴是蘇家,要是權勢是杜家,要說到潛力股,那就是宋家了。

蘇家是太祖封的忠勇侯,雖然有些落寞了,可是侯爵還在,宮裡頭有個蘇昭儀,蘇映雪的親姐姐,進宮只受寵了幾個月,現在不冷不熱的干晾在那兒。

杜家雖然沒有爵位,卻是工部尚書,手裡權柄不小。

宋家么,一般的官宦人家,從三品官,可是她有個姐姐在宮裡受寵,與宋昭儀一同入的宮,之前混的沒有蘇昭儀好,著實巴結了她一段時間,在蘇昭儀的幫助下,也混了個昭順,兩人位分相同。

本來蘇昭儀只是想她受點兒恩寵,在後宮能有個幫手,結果這個幫手太厲害,和她一樣了。

位份高時,可以壓制,可是位份相同了,那就不好說誰壓制誰了,同在後宮,有一份姐妹情不容易啊,再者,皇宮那地方,單槍匹馬死的快,姐妹之間也不可盡信,可是若是聯姻的話,那就穩妥的多。

這就有了蘇映雪嫁給宋紫雪的二哥這一回事,至於大哥,是個庶子,自然不可能了。

要說宋府二少爺,宋向陽,安容不是沒見過,模樣俊朗,也有才情,瞧著著實不錯,那也只是瞧著,有個詞叫人面獸心,可不是白來的。

蘇映雪嫁進宋家,開始過的還不錯,後來宋昭順運氣好,封了妃,蘇昭儀位份在她之下,連帶著蘇映雪在宋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。

當年聽到這些流言的時候,安容就說了一個詞:無恥。

後來蘇昭儀卷進殘害皇嗣的案子中,被皇上打入冷宮,不忍冷宮凄涼,懸樑自盡,死前,還寫了一個字:冤。

是不是真冤,安容不知道,不過她卻知道宋家人的品性。

宋老爺過壽,皇上特許宋妃回家祝壽,當時壽宴賓客滿座,卻不見蘇映雪出來招呼客人,宋夫人說她身懷有孕,不便出來見客。

說白了,就是怕蘇映雪因為蘇昭儀的事,憂心忡忡,逮著機會求那些權貴,惹的客人不高興,再加上那時候,她也確實懷了孕,不過還不到不方便招待客人的地步。

蘇宋兩家是姻親,蘇昭儀被抓,宋妃都沒有幫著求過情,蘇映雪很難見到宋妃一面,這麼難得機會,她怎麼能錯過,不過那會兒她還被關著,卻有丫鬟幫她,幫她迷暈看守丫鬟,打開門鎖。

蘇映雪一路朝正堂走去,卻在小道上瞧見表哥表妹你儂我儂的場景,更聽到蘇家要完了,那女人還有什麼用,你什麼時候娶我過門之言。

姐姐受冤,娘家被牽連,夫家寡情,夫君更要休棄自己。

還有什麼打擊比這個更叫人奔潰的,她一路狂奔著進了正堂,當著一眾的賓客的面數落宋家薄情,結果惹的宋夫人大怒,要婆子把她拉下去。

結果拉扯之間,她摔了一跤,小產了,壽宴之上,宋家的長子嫡孫沒了。

安容上輩子參加過無數壽宴,唯有宋家的叫人印象深刻,蘇映雪那一身的血和壽宴的喜紅,是那麼的相似,卻看的多少人心驚。

就是現在回想起來,也是唏噓不已。

對了,過兩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了,她怎麼還出門了?

安容頓住腳步,就聽到蘇映雪的丫鬟咕嚕道,「奴婢就說不應該出來,不合禮數,你看看她們哪是要賠姑娘你喜帕的,根本就是成了心的算計姑娘你!」

蘇映雪也是一臉壓抑的怒氣,一起來給她送添妝,要看她的嫁衣,好吧,纏不過她們,給看了,結果被杜思怡不小心潑了茶水上去!

兩天就要出嫁了,她就是沒日沒夜的綉也來不及,還不敢告訴娘親,怕傷了情面。

兩人就說陪她出門散散心,畢竟新嫁娘確實心裡緊張,娘親就同意了,實則是拉她來挑喜帕的,結果還沒去喜帕鋪子,就直接來玉錦閣了。

喜帕倒是沒瞧見,倒是聽到這個首飾漂亮,那個我也喜歡,回頭叫娘親給我買,一個大嫂給我買,弄得她不尷不尬的,一樣是嫂子,別人能做到,她也必須要做到!

可是出門匆忙,她根本就沒帶多少銀錢,拿什麼買,要是把賬單送忠勇侯府去,娘要是知道了……

蘇映雪頭疼的直揉太陽穴。

安容見她那樣子,再想前世,心中有些疑竇,要說前世凄慘,她和蘇映雪也相差不了多少,為何自己能重活一世,蘇映雪不行呢?

難道上輩子她真的積德了?

安容走神的想著,卻被芍藥推攘了一下,芍藥笑的見牙不見眼,指著不遠處給安容看,「牛皮吹破了,撞到了好多『大嫂』。」

安容輕眨眼帘,由著芍藥推攘走過去,就聽到不少人在議論紛紛。

杜尚書府,杜大少奶奶真的那麼賢良淑德嗎?

安容聽得撲哧一笑,這真是有熱鬧瞧了。

要知道,今兒來玉錦閣挑首飾的人很多,其中就有姑嫂一起的,聽著杜思怡說她的大嫂對她有多麼多麼的好,又是送首飾,又是送玉鐲,還下廚給她做糕點頓燕窩……

這樣的大嫂,哪個小姑不喜歡?

喜歡極了!

既然有這樣的好大嫂,當然要讓自己大嫂學著點了,哪怕只學到一兩分,她們也心滿意足啊!

可是那些「大嫂」願意嗎?

出嫁後,受婆母的挑剔,小姑的刁難,心裡是一千一萬個不舒坦,這倒好,還要她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