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七章玉錦(粉紅180+)

第九十七章玉錦(粉紅18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7 09:01  字數:3559

本來好好的算盤,自己可以風光大嫁,就毀在她嫌麻煩,萬事靠祖母上了,還連累她挨了沈安玉的數落,一句話就能挑撥的兩人鬥起來,她會不說才怪呢!

果然,沈安玉又憤恨的看著安容了,都是她害的,害她損失了多少銀錢,算起來都有兩千五百兩了!

遲早要她賠回來!

心口憋著這麼一口氣,沈安玉走路都像是在跺腳,步伐重的跟安容的輕靈,對比鮮明。

安容也懶得搭理她,只可惜沈安溪沒來,不然還能以照顧她為由,不和沈安玉坐一輛馬車,這會兒卻不得不和她乾瞪眼了。

沈安溪沒法去,是因為傷寒,雖然有安容的藥方調理,畢竟柔弱了十幾年,不是一朝一夕能好的。

不過這回的風寒不嚴重,連老太太都不著急,不過還是不許她隨便出屋子,得好好將養。

沈安姝沒去,不是因為上吐下瀉,而是她才九歲。

這樣的年紀要出門得跟著大夫人身邊才成,買首飾也沒有她的份,小姑娘家家的愛美可以,但不許她攀比,沈家姑娘都是這樣過來的,她也不例外,所以就算不願意,她也得乖乖的。

不過這會兒,她正鬧脾氣呢。

越是小孩兒,越是喜歡逛街,街上熱鬧啊,要是娘親沒被禁足,她去哀求,掉眼淚,娘肯定會讓她去,現在呢,娘根本都不許她輕易出屋子,怕她闖禍,沒人可以幫她!

上了馬車,一路直奔玉錦閣。

一個月,有兩天,玉錦閣最熱鬧,也可以說是玉錦閣所在的這條街最熱鬧的時候,馬車、軟轎,人頭攢動,車水馬龍。

這一天,不僅有精緻的頭飾拍賣,還有不少新首飾推出來,不管買不買,看看也算是湊個熱鬧。

玉錦閣,是京都的一個傳奇。

安容曾聽老太太說過,三十年前,玉錦閣這塊地盤還是蕭家的,不過那時候蕭家還未顯赫,因經營不善,在貼出售賣告示後,整整半個月沒有賣出去,後來不知道誰買了,就把原來的綢緞鋪子拆了,建了今日的玉錦閣。

每月兩次拍賣,持續了三十年,從來沒有推遲,或者提早過一天。

這麼一大塊肥肉,京都是人人惦記,人人肖想,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知道玉錦閣是誰的,背後的主人是誰。

關於玉錦閣,有各種各樣神乎其神的傳言。

據說,有人想霸佔玉錦閣,最後被抄家。

甚至前朝之所以覆滅,都跟王室中有人想霸佔玉錦閣有關,說是皇帝昏庸,為了討后妃歡心,嘞令玉錦閣幕後老闆送頭飾進宮……

前世六年,安容也買過不少玉錦閣的頭飾,可是卻不知道玉錦閣老闆是誰,這會兒她也好奇了,瞞的可真夠嚴實的。

雖說是拍賣,不過玉錦閣沒有正式的拍賣場,首飾就擺在二樓中間。

遠遠的就看著有一堆人圍著,湊近一些,才看到有一幅畫懸掛在那兒。

畫上的是個穿戴高貴精緻的女子,手撫茶花,姿態絕美,以輕紗罩面,瞧不清容貌,一頭青絲堆砌,飄逸嫻雅。

她頭上帶著金累絲紅寶石步瑤,同式六支,分散在兩側,中間是精緻的無法形容的花鈿,綴著紅寶石,額頭上還有一抹嫣紅,遠遠的看,像是額妝,近看才反現是一紅寶石抹額。

畫紙女子所戴頭飾便是今日要拍賣的首飾。

單單看到這幅畫,安容就有想買下這套頭飾的衝動。

而且,她佔據了絕對的優勢,這套頭飾前世花了一千四百八十兩,買主就是沈安玉!

這一世,早沒可能是沈安玉的,不知道花落誰家。

安容幾乎是一瞬間就改了主意,她要是真的買下了,回頭沈安玉瞧了還不妒忌死,再被人挑撥幾句,還不知道會做什麼事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往後只要有銀子,頭飾絕對不會比這套差。

不過安容眸底的羨慕還是能看的出來的。

旁邊的桌子上有筆墨紙硯,供大家出價,價高者得。

安容不打算湊熱鬧,可是她沒想到沈安芸朝桌子走了過去,驚呆了沈安姒幾個。

「她也想買,她哪裡來的銀子?」沈安姒納悶道。

沈安玉氣的直扭帕子,蹬了安容道,「還不是她多嘴多舌,求的祖母答應大姐姐出嫁的首飾隨便她,有兩千兩,大姐姐還能買不下這套頭飾了?!」

這麼貴的頭飾,她這個嫡女都沒有,卻叫一個庶女買了,往後她還用出門嗎?

很快,沈安芸就寫完了。

走過來時,可見到她如釋重負的神情,見沈安玉臉色難看,便笑道,「五妹妹,你可得好好謝謝我。」

沈安玉挑了挑眉,壓低聲音冷哼道,「我謝你?難道大姐打算把這套頭飾買了送給我?那我可得好好謝謝你!」

沈安玉直言不諱的嗆駁,沈安芸臉色頓時漲紅了,送給她,可能嗎?

沈安姒幾個也都捂嘴笑,讓五妹妹道謝,那可是件不容易的事,尤其是她在氣頭上。

沈安芸陪著笑臉道,「五妹妹的道謝這麼昂貴,大姐姐是要不起了,我只想著五妹妹都求母親幾次,母親都沒答應你買么,我是庶女都有了,母親還能不給你買,怕是有兩套呢,我買了這個,陪嫁首飾可就大為遜色了……。」

她這是在捨己為人啊!

沈安玉想了想,也對,連個上不得檯面的庶女都有玉錦閣最精美的頭飾,她這個娘親捧在心尖上的嫡女要是沒有,哪能說的過去,再說服母親,母親可就沒理由不同意了。

沈安玉已經在想像能擁有兩套這樣人人艷羨的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