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四章掉渣(粉紅160+)

第九十四章掉渣(粉紅16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5 21:34  字數:3534

沒一會兒,海棠就幫著春蘭搬了一堆圖紙來,還有幾塊綉品。

沈安芸拿給安容看,眸底帶著不滿和嫌棄。

安容看的挑眉,笑道,「大姐姐,我也知道這些圖案不怎麼討喜,可勝在中規中矩,那些流行的圖案是好,可是不定什麼時候就過時了,這些可是要用許久的。」

沈安芸委屈的看著安容,正巧這時候,有腳步聲傳來。

沈安姒來了。

安容很想學大夫人裝暈了,卻不得不打起精神應付,聽著兩人談論時下什麼圖案美,安容除了笑還是笑。

沈安姒看著安容,眸底閃過一絲疑惑,「四妹妹,以前你可是對圖案最感興趣了,怎麼不說話啊,我們還想聽聽你的意見呢。」

安容挑眉一笑,「真的聽我的意見?」

沈安姒連連點頭。

「我覺得母親挑選的就很好,」安容風輕雲淡道,見兩人臉黑著,直勾勾的看著她,安容邁步起身,「我就知道我這麼說你們不高興,乾脆閉嘴不說,偏逼著我說。」

沈安芸把桌子上的圖紙一糊弄,丟地上去了,「是我出嫁,圖案什麼樣子我要自己挑,明兒你們不是去玉錦閣挑頭飾嗎,玉錦閣也賣圖紙,我去挑一份好了。」

安容勾唇一笑,「大姐姐,你低調點,屋子裡都是丫鬟呢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恨不得明兒就嫁進宣平侯府呢。」

沈安芸臉一紅,隨即又一白,她是想嫁進宣平侯府,卻不是二少爺!

沈安芸捏緊拳頭,咬唇看著安容,「四妹妹,正好梅花宴多一個名額,我也去吧。」

對於沈安芸的得寸進尺,安容已是極度的無語了,「大姐姐,你還真當我管家了,事無巨細都問我,這麼大的事,我可不敢答應,你問祖母吧。」

沈安姒嘴角划過一抹冷笑,隨即溫和道,「管家就是這樣,比這還小的事都得你拿主意呢,這會兒你就嫌棄煩了?」

說完,又轉頭對著沈安芸道,「大姐姐,你也真是的,明知道四妹妹不愛麻煩事,偏問她。」

沈安芸臉微微紅,拉著安容的胳膊笑道,「我知道煩,這不是沒辦法么,我還有最後一件事,我出嫁,按規矩還要有十二套頭飾,府里庫房拿六套,再買六套新的,只是庫房裡的頭飾太陳舊了,我想十二套都買新的,自己去挑。」

「也去玉錦閣挑?」安容笑問道。

沈安芸還真不客氣的就點了頭。

「看我,盡問些胡話,最好的頭飾自然是在玉錦閣了,」安容笑的很真純,一臉我也喜歡玉錦閣的頭飾,「大姐姐喜歡就好。」

沈安芸如釋重負,見安容打哈欠,沈安芸便起身道,「四妹妹乏了,那我們就先回去了。」

說完,沈安姒也起身了。

安容笑著點點頭,等兩人一走,臉色就變冷了,海棠把圖紙疊好,望著安容,不知道怎麼辦好。

安容瞥了一眼,道,「給大姑娘送去,告訴她,這些就算不要,也該還給制衣坊。」

圖紙很多,海棠一個人搬不行,芍藥幫她。

安容抓了穀粒喂小七小九,很快芍藥和海棠就回來了。

海棠臉色依舊,芍藥臉帶怒色,跺著腳道,「真是氣死人了,姑娘你也太好說話了,你知道方才我們送圖紙去,聽到大姑娘和三姑娘說什麼嗎?!」

安容見她一臉怒氣的樣子,撲哧一笑,「說我傻唄,說大姑娘賺到了,原本最多只有四套玉錦閣的頭飾,因為我這麼傻乎乎的,能有十二套。」

芍藥獃獃的看著安容,「那姑娘你還……。」

安容抓過小九,摸著她雪白的羽毛,笑道,「老太太只是說教我管家,可沒說是我管家,雖只差一字,卻是天差地別,既然這些事不歸我管,我又何必處處反駁惹人嫌。」

也就是說大姑娘是白高興了?

芍藥恍然一笑,她就說姑娘不會這樣好欺負的啊,雖然花的是府里的錢,可將來那都是世子爺的啊!

安容繼續喂小九,其實沈安芙的頭飾何止十二套,從十歲以後,府里每一季都會配一套頭飾,還有祖母賞賜的,自己買的,就是她,都送過不少,只不過,女兒家天**美,喜歡頭飾,越多越好,而這些頭飾中,數玉錦閣的最美,戴出去最體面,也最昂貴。

能在玉錦閣買一套,就能在別處買兩套……以上。

安容想到了連軒,嘴角就彎不下去,他裝鬼時打劫的那個錦盒,裡面裝的都是沈安玉最喜歡的頭飾,絕大部分都是從玉錦閣買的。

安容有些睏乏,就小憩了會兒,醒來時,芍藥遞過來一封信給她,「四姑娘,弋陽郡主給你回信了。」

安容挑了挑眉,這麼快就回信了,忙接過來,拆開一看,安容臉頓時皺成了包子樣。

只見信上寫著:

安容姐姐,你來晚了幾步,賢妃和貴妃兩個不知道怎麼被滾燙的茶水燙著了,太后的祛疤良藥被皇上討去給了她們,明年春天才有新的進貢,不過我記得每年進貢,祛疤良藥都會有湛哥哥的一份,雖然用在湛哥哥身上效果甚微,不知道他還有沒有,我幫你問問,不過可能很小,你別抱太大期望。

安容撫額,整個京都,最需要祛疤良藥的就是蕭湛了,他手裡還有就奇怪了,安容惆悵了,答應了清顏的事該怎麼辦?

她就不能自己制么,安容苦惱的想,她已經沒有辦法了,疤痕原就難去,珍貴的有效的葯極為難得,一般人根本就沒有,太后都沒了,她還上哪裡弄去?

安容靠著大迎枕上,不知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