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三章抱怨

第九十三章抱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5 15:22  字數:3485

沒錯,今兒就是顯名聲的好機會。

沈安玉和沈安姒那麼指責她,她毫不留情面的數落後,再賣個好,不論是在祖母心裡,還是在那些丫鬟心裡,總該明白,她沈四姑娘不是真糊塗,只是不愛計較罷了。

往後糊弄她時,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。

芍藥不懂安容心中所想,只覺得不應該幫忙,不過今兒惡氣倒是出夠了,心情大爽,樂的她哼起了小曲子。

安容見了就恨不得敲她腦門,潑冷水道,「你今兒雖是立了大功,可你也知道給自己埋了多大的禍根吧?」

芍藥嘴角的笑意頓時湮滅,怔怔的看著安容,她不傻,反而很機靈。

這會兒聽安容這麼說,頓時嚇白了臉,她今兒可是壞了大夫人的算計,害的她被罰月錢,關禁足,沒了管家之權,大夫人還不得把她恨的牙根痒痒。

她只是一個小丫鬟,怎麼能是大夫人的對手?

芍藥越想背脊越是發涼,當時她根本就沒想那麼多,就算真想了,她還是會說的,可是事後想想,她也怕啊,怕被報復。

芍藥撲通一聲,給安容跪下了,「姑娘,你一定要救奴婢啊!」

安容哭笑不得,拖著她起來,「快起來,這還沒怎麼樣呢,就先怕成這樣了,方才不是膽子挺大的嗎?」

芍藥猛搖頭。

安容失笑道,「你忠心於我,我還能見你被人欺負了,起來吧,你要不起來,我可真不管你了。」

芍藥忙不迭的爬起來,不過臉色依然苦,她膽小怕死。

安容安慰她,「做事守本分,凡事多長個心眼,尤其是遇到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,只要不犯大錯,就是大夫人也拿你沒轍,況且還有我護著你,等喻媽媽回來了,多聽她的話。」

芍藥連連點頭,犯錯她不敢打包票不會,可是犯大錯,她是絕對不會的,她沒那個膽子,一般的小事,別說姑娘護著她,就算不護著,最多也就二十板子,她頂得住。

所以,芍藥又活了,笑容在臉上都癟不下去,以後阮媽媽不會再蹬著她,罵她笨手笨腳了。

想到阮媽媽被打的皮開肉綻,不知道被丟出府外,還能不能活命,虧得她為大夫人賣命,本來依照老太太的意思,是活活打死她的。

姑娘到底心腸軟,念在阮媽媽伺候過她這麼些年的份上,留她一命,老太太好像不滿意姑娘這麼軟心腸呢。

安容對自己的心軟也很苦惱。

阮媽媽罪有應得,打死她也不冤,可她就鬼使神差的心軟了,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瞎眼神算那句:積德行善。

對於窮苦人,她行善是應當的,可是對阮媽媽,她也心軟,安容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!

安容煩躁的回了玲瓏苑,才進院門,就見到有小丫鬟搬著阮媽媽慣常用的東西出來,打算燒了,芍藥見了納悶,「怎麼燒了啊?」

小丫鬟起身道,「方才前院傳了話來,阮媽媽的家人遲遲不來接她,這天寒地凍的,阮媽媽挨了板子,熬不住,已經去了,這些東西留著不吉利,依照慣例燒了。」

芍藥唏噓不已,阮媽媽就是因為大夫人捏著她家人的性命,才豁出去污衊姑娘的,沒想到她挨板子後,家人卻不來接她,阮媽媽不是凍死的,是心寒死的吧?

安容眉頭皺了皺,沒有說話。

抬眸時,就見秋菊和冬梅兩個站在門口,看著小丫鬟搬著東西走遠,愣愣出神。

安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居然知道怕了,是怕阮媽媽會是她們的前車之鑒吧!

上了二樓,安容喝了盞茶,就開始寫信。

芍藥在一旁幫著研磨,憋悶道,「梅花宴不只是大家閨秀參加,還有世子少爺,去年世子爺不也收到了請帖,只是書院沒放假,沒能去,可惜了,今年好像都沒給世子爺送帖子來。」

秋菊端了茶和糕點過來,笑道,「世子爺以學業為重,再者,他的親事早就定下了,明年開春就迎娶少奶奶回來,不參加梅花宴也沒什麼。」

冬梅笑道,「雖然沒放假,不過還是見到有瓊山書院的學子去的,定南伯世子不就去了,只是世子爺沒去而已。」

安容心中微動,上輩子的大嫂,可以說把大哥往死了折騰,這輩子只要她活著,她就別想進武安侯府大門,可是怎麼退親,安容還真的沒想好。

雖然離的很遠,可是當年也是幫過老太爺,有過恩情,說的上是世交,貿貿然毀親,父親和老太太都不會同意,畢竟隔的很遠,而且打聽的到的只會是真大嫂的情況,而不是代嫁大嫂!

上次告訴表哥,也是存了心讓他幫忙打聽一下,可是表哥跟大哥一樣,要在書院讀書,哪能分心?

所以不能抱太大期望,還是得靠自己才萬無一失。

她可以派人去打聽一下真大嫂的情況,到時候慫恿祖母讓福總管去接親,讓他多留份心眼,總不至於還跟前世一樣。

不過參加梅花宴對大哥有好處,多認得一些世家少爺,結下交情,將來他入仕途時,同僚大多還是他們這些人。

所以,安容又在信上加了兩句,才小心的折好,讓人送出去。

安容才站起來,冬兒便上來稟告道,「四姑娘,大姑娘來了。」

安容微微一怔,自從沈安芸定親之後,大部分時間一直聽話的在院子里綉嫁妝,平素和她們一起玩的時候,也都很少說話,怎麼今兒來找她了?

很快,安容便在樓道口見到了沈安芸,笑道,「大姐姐怎麼得空來我這兒了?」

沈安芸苦澀一笑,「四妹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