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二章裴氏

第九十二章裴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5 09:39  字數:3494

說完,安容像沒事人一樣的給老太太見了禮。

然後笑道,「祖母,五妹妹的請帖撕毀了,正好我要找清和郡主要,就幫她們也要一份好了。」

「不過要是再吵起來撕毀,我可不管了,不能因為我好說話,就可勁兒的使喚我。」

老太太怔然的看著安容。

孫媽媽也被安容一番不喘氣的話給怔住了,五姑娘好騙好說話,是老太太最喜歡也是最無奈的地方。

這世道,好人最容易被人騙被人欺負啊,可是一顆純善之心卻是難得,沒有貪婪之心,也更容易快樂和滿足。

老太太捨不得她看盡那些醜陋之事,卻遲早要教會她,才不會被人害,只是一直張不了口,畢竟做祖母的不好說孫女兒的不是。

這不幹著急,沒想到五姑娘其實比誰都通透呢,不過就是性子溫和,不愛計較罷了,沒想到惹急了,也是能說的人下不來台的,這倒是像極了老太太,就憑五姑娘的聰慧和寬厚,還怕被人騙么?

老太太欣慰的笑著,掃了沈安玉幾個,幾人又羞又惱,牙關緊咬,還不得不故作笑臉的道謝,「那謝謝五妹妹了。」

安容正要說不用謝,結果才說完不用兩個字,一個噴嚏打了出去,眼淚差點流出來。

老太太摸摸安容的手,又探了探她的額頭,生怕她吹了冷風受了涼,安容揉著鼻子,連連搖頭,「祖母,我沒有著涼,應該是有人想我了。」

鬼才想你呢!

沈安玉腹誹道,一臉的鄙夷。

其實還真叫沈安玉說對了,還真的是「鬼」在想安容,還是那個嚇唬她,打劫了她,讓她想起來就咬牙切齒的「鬼」。

這會兒,靖北侯世子連軒正站在蕭老國公的書房內,一臉無奈的望著前面兩座大山。

他沒有形容錯,是兩座大山,也是大周朝唯一的兩座大山,一個是蕭老國公,曾經手握重兵,現在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他爹,在皇上面前都算得上一座大山。

另外一個山,怎麼形容呢,沒有蕭老國公這座雄偉,可是人家更出名,別說當今皇上了,就是歷朝歷代的皇帝見了他都得禮讓三分。

就是這樣威武霸氣。

他是裴氏家族族長,也是大周朝右相的嫡親兄長。

按理說,右相是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要是大山也該是他才對,可是說起來,右相在裴氏族長面前,真的不算什麼。

據說,《裴氏世譜》赫然記載著,宰相五十七人,大將軍五十八人,尚書五十四人,侍郎四十二人,御史使十六人,還有觀察使,防禦使……封爵者共八十七人,侯三十一人……與皇室聯姻者,皇后四人,太子妃三人,王妃七人,駙馬二十一人,公主十八人。

世人對裴氏一族的形容:將相接武,公侯一門。

不論哪朝哪代覆滅更替,裴氏一族都屹立不倒,裴氏家規之嚴格,據說不中秀才者,不入宗祠。

想想,他是族長,右相是族中一分子,就該知道誰權利更大了吧。

就是這樣厲害的人物,這會兒正用那秒殺右相的眼神,秒殺著某個心裡直念叨倒霉的世子,逼他招出那首提在《博弈圖》的詩是誰寫的。

偏偏還有個施壓的,就是他那無良的外祖父,他要是敢說,他就不認他這個外孫了。

其實吧,不用威脅,就是借他三五個熊膽,他也不敢說啊,誰叫裴氏族長說,「這麼才華橫溢的小子,有我裴家風骨!」

連軒露出鄙視的小眼神。

只要是個才華橫溢的,又不小心被他看到了,最後都成了裴家人,他懷疑裴氏一族之所以變得這麼強大,就是因為有這麼無恥的族長。

忒無恥了!

沈四姑娘那首詩,外祖父頗喜歡,又和他的畫配合的天衣無縫,就存了心的在裴族長面前顯擺一下,結果你猜怎麼著。

裴族長說,這首詩跟他想寫的一模一樣啊,昨兒睡覺前靈光一閃!

他還沒來得及動筆,要是寫出來,估摸著和這首詩也相差無幾,寫這首詩的人是他的知己!

外祖父一聽,這還了得,好不容易他看中一個孫女婿,這要被搶了,他跟誰哭去,那是他蕭家人!

兩老傢伙,一大把年紀了,就這樣搶起來了,然後他這個池魚就莫名其妙的遭了殃。

甚冤。

要不是怕安容罵她,他真的很想把安容是女兒家的事抖出來,最後哀怨之下,只能在心裡默默的數落安容的不是。

靖北侯世子委屈的瞄著裴族長,默默的淚流滿面。

一個個的就知道欺負他,他到底遭人惹誰了,他只是來拿個東西而已,誰想一不留神叫裴氏族長搶了先,這會兒東西他手裡撰著呢,他要是不說,他就不給。

很無賴有沒有,虧得還是一族之長呢,真該叫裴氏後輩瞧瞧。

錦盒裡什麼東西,連軒一清二楚,老實說,他也不知道他娘要那東西做什麼。

在他看來,他娘壓根就不缺好吧,梳妝盒裡,一抓一大把,跟他爹說一聲,不肖一刻鐘,百十個就送她跟前了,怎麼就非得要外祖父的呢!

「你告訴我,詩是誰寫的,這東西就給你,」裴族長笑道。

連軒左看看右瞄瞄,吧嗒一下打了玉扇,很是有骨氣道,「不就是個送不出去的破手鐲么,我不拿了!」

某世子只是想體現一下他的瀟洒,誰想一句話,惹的兩座大山齊齊發怒,嚇的他都焉了,二話不說,趕緊逃命。

等出了門,某世子呲牙咧嘴,明明就是送不出去的,大家都看不上眼,還不許人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