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十一章可憐

第九十一章可憐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4 21:03  字數:3411

孫媽媽趕緊招呼丫鬟把花瓶搬下去。

老太太笑著擺手道,「就放那兒吧,來我這屋的不知道多少,能一眼就分出真假的,還就她一個,這份鑒賞力,我倒是好奇她怎麼訓練出來的,這可不是小門小戶能有的。」

孫媽媽笑著點頭,「四姑娘的眼光還能有錯,我瞧她是喜歡極了顧家大姑娘。」

老太太端茶的手頓住,顧大姑娘容貌自是不必說,品性如何,才見過一回,不好說。

她總覺得顧家大姑娘身上有種高高在上,視人命如草芥的味道,希望是她看錯了。

老太太剛把茶盞擱下,外面一小丫鬟急慌急忙的邁步進來,「老太太,不好了,二姑娘和五姑娘吵起來了。」

老太太臉一沉。

孫媽媽有些無奈,今兒府里事兒真多,這會兒府里還有外客呢,府里姑娘就互相鬧騰,這不是叫外人瞧笑話嗎,忙問,「出什麼事了?」

小丫鬟抿了抿唇瓣,道,「顧家兩位姑娘求四姑娘幫忙弄份請帖,好參加梅花宴,四姑娘答應幫忙,不知道怎麼這事就傳到了五姑娘耳朵里,五姑娘和二姑娘因為之前五姑娘頂撞二太太的事吵了起來,五姑娘就讓二姑娘去求四姑娘,二姑娘讓五姑娘把梅花篆字帖還給她,五姑娘不願意,兩人就吵了起來,梅花篆被撕了,請貼燒成了灰……。」

老太太聽得臉色更冷,一臉的怒氣,嚇的小丫鬟沒敢說她來之前,兩位姑娘好像動上手了。

孫媽媽忙勸老太太別生氣,老太太把手裡的佛珠往桌子上一丟,「去把她們給我叫來!」

小丫鬟忙起身去傳話。

再說玲瓏苑,安容陪顧清顏她們逛了園子,兩人要告辭,安容剛送她們出院門,就有小丫鬟跑到她耳邊嘀咕了兩句,安容抬眸看了眼天空,頗有些無奈。

安容笑著送兩人到二門,許是多走些路,顧清顏幾次揉腳腕。

在以為安容不注意的時候,顧宛顏還忍不住譏諷了她兩句,「還真當自己是公主了,走幾步就叫酸,是不是還得宮女抬著你走?」

安容注意到顧清顏抬眸時,眸底有一抹冷意一閃而逝,還有她壓的低低的反駁聲,「比不得你皮糙肉厚,走再多路都覺察不到酸。」

顧宛顏氣的張牙舞爪。

安容替顧清顏擔心,顧府如今可是她們母女的天下,她這樣鋒芒畢露,怕是會吃虧。

等送走了她們,回來時,安容問芍藥道,「可打聽到點什麼?」

芍藥點點頭,「顧家大姑娘原本性子如傳聞的那樣,懦弱不堪,因為和蕭國公府表少爺定親,被顧家二姑娘妒忌,就打了她一巴掌,她一時不注意,摔倒時撞到了腦袋,再醒來時,就變成現在這樣了。」

「說來,顧家大姑娘也真是可憐,聽雪巧說,她因為性情大變,險些被當成是瘋子,要不是定了蕭國公府的親事,她都是要被送去慈雲庵,也是她命大,有弋陽郡主和姑娘給她下帖子。」

「許是顧家想通過她巴結討好瑞親王府,才對她好了不少,後來蕭國公府說兩人八字不合,就退了這門親,又因為顧大姑娘在弋陽郡主府抬手打了丫鬟一巴掌,回去就關了緊閉,要不是要通過她求姑娘拿到梅花宴的請帖,估計這會兒顧大姑娘還在關緊閉呢。」

「就這樣,沒了?」安容扭眉,這些她都知道,「雪巧臉上的淤青怎麼來的?」

芍藥一臉欣慰,真是不比較,不知道自家主子的好啊,「說是早上喊顧大姑娘起來,被睡的正甜的顧大姑娘一巴掌扇的。」

有起床氣的主子,真是傷不起,四姑娘也有些起床氣,可是與顧家大姑娘比起來,那都不叫起床氣了。

起床氣?安容撫額,這點她知道,清顏起床氣確實不小,雪巧曾經說過,要是不減月錢,她寧願做二等丫鬟,那樣就不用喊清顏起床了,早上要喊個七八回,甚至喊一兩刻鐘才能把清顏喊起來都有。

可是她還是覺得這一世的清顏和上一世的清顏差別太大了,尤其是眼睛,橫看豎看側看都覺得不像。

偏偏前世她和清顏相遇在明年,不知道她現在性情如何,莫非在她們相遇之前,清顏還受過什麼打擊或者調教?

對,調教,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,定了親的姑娘,會有嬤嬤教她們做媳婦的規矩,媳婦兒要上敬公婆,與小姑相處和睦,下要照顧夫君的小妾和庶子庶女,一定要性情溫和,端莊賢淑,在府里做姑娘時的懶散驕縱要拔除的乾乾淨淨。

肯定是這樣。

安容堅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。

當年她不也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。

可是有些東西,真的是輕易能改變的嗎?

清顏喜歡翡翠蒸糕。

她特地吩咐丫鬟去大廚房拿了,可是清顏嘗了一口,就放下了,而且是很不情願的逼著自己咽了下去。

安容皺緊眉頭,隨手扯下一片樹葉,嘆息一聲,又把樹葉丟掉,深呼一口氣。

不管清顏性情如何,是大變還是沒變,總歸是清顏。

前世她對自己那麼好,這一輩子有機會補償她已經是萬幸了,只是當著顧宛顏的面,她沒好意思說柳記藥鋪的事,她還沒跟她說一聲對不起呢,雖然醫術是跟她學的,是自己腦子裡的東西,但是她可不做那樣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事。

可是清顏和蕭湛八字不合這事怎麼辦?

蕭老國公以八字不合為由退親,將來還怎麼能天作之合?

一路走著想著,安容到了松鶴院。

院子里,幾個小丫鬟豎起耳朵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