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八章管家

第八十八章管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4 02:02  字數:3505

沈安姒一直拽著沈安玉,讓她別生氣,別衝動,照看好她,讓她別衝撞惹怒老太太是本份。

可是對二太太,她可沒義務攔著。

二太太說話實在是過分,誰不知道大夫人最討厭聽到的兩個字就是填房,而且二太太今兒來,是要搶管家權的,不就是跟二姨娘搶么?

沈安姒眼珠子一轉,眼睛瞄到沈安芙,心底冷笑,就是她挖了她的牆角,讓五妹妹改了主意不帶她去參加梅花宴,害的她被四妹妹嗆了一回。

這會兒二太太奚落大夫人,五妹妹可是在氣頭上呢,做什麼都是有可能的,回頭她在挑撥一二……

就在沈安姒稍不留神時,沈安玉一把甩開沈安姒,朝著二太太冷笑道,「你也別說我娘,事情是不是我娘做的,還沒查清楚呢,倒是二嬸兒,後院里不明不白的死了那麼多姨娘……!」

「安玉!」武安侯冷喝一聲,怒道,「回蒹葭閣,沒我的准許,不許出院門一步!」

沈安玉跺著腳,豁出去道,「我不回,就許她譏諷我娘,我還不能替我娘說兩句了,自己後院的事都沒管好,跑來管我們大房的閑事!」

沈安玉的丫鬟過來拽著她,二太太氣的臉色刷白,嘴皮上下直哆嗦,著實氣的不清,「真是伶牙俐齒,做娘的手腳不乾不淨,做女兒的連是非黑白都不分了,還敢這麼跟長輩說話,真是好教養!」

大夫人氣的捏緊拳頭,對沈安玉道,「聽你爹的話,回蒹葭閣……你要真不願意,就去你九妹妹那兒,安姝昨兒肚子疼了一宿,這會兒還下不來床,你去陪著她,別讓她出門。」

說完,給丫鬟使了個眼色,丫鬟大著膽子把沈安玉拖著走了。

然後,大夫人才望著二太太,眼神冰冷,二太太氣的臉色鐵青,卻沒再什麼了。

安容在一旁看著,秀眉輕挑,看來大夫人是拽著二太太什麼把柄了。

老太太被她們鬧的頭疼,問了問孫媽媽家規,孫媽媽有些為難,武安侯府家規嚴格,大夫人這樣的情況,是要休妻的,可是她知道,不可能休啊!

就在孫媽媽猶豫的時候,外面竄進來個小粉團,沈安孝撲倒大夫人懷裡,要她抱。

屋子裡又是一陣雞飛狗跳,老太太氣的直拍桌子,「誰許帶孝哥兒來的!」

安容坐在一旁,無力的看著天花板,大夫人的護身符是一張接一張,別以為她不知道,她跟沈安玉說的話,不就是要沈安姝也來么?

沈安姝在慈雲庵吃了一個月的齋菜,好不容易回來,吃了頓好的,又上吐下瀉,老太太心疼她呢,三個兒女一起求,還有沈安姒,老太太不可能把她關到佛堂的。

沈安孝哭著要他娘,去求老太太,又是拽武安侯的錦袍。

老太太捨不得苛責最小的孫兒,不過那管教媽媽,老太太可不會捨不得,「一個個的把我的話都當成了耳旁風是吧,給我拖出去打,狠狠地打!」

管教媽媽哭著喊著,一下子就被捂住了嘴,被拖出去後,很快就傳來了板子聲。

大夫人有些心灰意冷,不過眼神卻沒有絕望,依然委屈的跪在那裡,叫著委屈。

「丫鬟說是我指使的就是我指使的,事情我壓根就不知道!我到現在都不明白,我到底做錯了什麼,我不過是收到一封信,顧忌安容的名聲,吩咐財總管籌集銀子,怎麼就成那手腳不乾不淨的了?!」

大夫人說的中氣十足,眼神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委屈,臉皮之厚,安容懷疑那納鞋底用的錐子顧及都鑽不破了,安容不知道她哪裡來的氣焰,在證據確鑿之下,還敢說自己是委屈的。

可是很快,安容就懂了,也明白了大夫人不是她輕易能撼動的,居然還有替死鬼!

而且這替死鬼來的速度之快,讓人始料未及,安容甚至懷疑她壓根就守在侯府門前。

江二老爺承認秘方是他指使阮媽媽偷的,也是他寫的恐嚇信,大夫人完全不知情,他是一時鬼迷心竅,一切與大夫人無關。

來說白說清楚這事的是江二太太,昨兒臉面丟盡,今兒繼續來丟臉了,看大夫人的眼神都帶著寒冰,卻不得不照做。

委屈的跟老太太和武安侯賠禮,差點沒跪下來,「我家老爺真是叫鬼迷了心竅,他也知道錯了,方才懊悔的當著大哥的面差點撞了柱子給安容賠罪,這會兒還暈在床上……。」

江二太太哭哭啼啼說了一大通,無非就表達兩個意思,對於江二老爺偷竊一事,江老太爺很生氣,差點沒把他們趕出家門。

第二件事就是江二老爺已經知道錯了,很後悔,甚至想以死謝罪,可是她一個婦道人家,可就指著江二老爺過活。

他一死,不是要她的命嗎,求老太太和武安侯看在兩府親家的面子,更看在已死十數年,安容的親娘江氏的面子上,給他們一條活路……

說白了,就是安容也沒吃什麼虧,就饒了江二老爺這一回吧,等他身子好了,再親自來給她賠禮道歉。

江二太太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,說到最後真的跪下了,老太太不同意,她就長跪不起。

老太太心底又氣又惱,可是卻不能由著江二太太一直跪著,這像什麼話,可以不給江二太太面子,總得想著點江老太爺,而且江二老爺也知錯了,也答應來給安容賠禮道歉,這才是重點。

安容冷冷的看著江二太太,搖著老太太的胳膊道,「祖母,安容今兒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,財不露白,否者遭人惦記,連一向對我好的二舅舅都這樣對我,是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