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七章齷蹉

第八十七章齷蹉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4 02:02  字數:3428

沈安姒才說完,外面芍藥一臉笑的進來,湊到安容耳邊嘀咕了好幾句,安容雙眼睜圓,嘴角猛抽。

安容就挨著老太太坐,芍藥說的話很有技巧,足夠兩人聽到。

老太太氣的手裡的佛珠沒差點丟出去,抬頭看了夏荷一眼,夏荷輕點了點頭,表示芍藥說的是真的。

事情是這樣的,芍藥性子活乏,最喜歡的就是湊熱鬧了,府里出了這麼大的事,她怎麼可能不來湊湊,可是偏偏安容帶了秋菊,沒有帶她。

這不見手裡頭活也不多,安容也沒說她不能來松鶴院,就跑來了,湊巧,剛到松鶴院門口,就見到了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,也就是時不時駕臨玲瓏苑的春巧。

見她走的方向像是玲瓏苑,又不知道要去給誰擺臉色,芍藥覺得應該從後面給她一悶棍,解解氣才好,她對春巧的不滿實在是憋不住了。

春巧這丫鬟占著自己是大夫人院子里的,眼高於頂,走到那兒都理直氣壯的使喚人,芍藥就曾氣極了反抗,被她扇過巴掌。

芍藥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,一直記著呢,想找機會替自己出口氣,可是見春巧走的快,像是趕不及了似地。

八卦天性告訴她,肯定有貓膩,她從來沒見過春巧幹過什麼好事,一扭頭,就瞧見了夏荷。

芍藥這人氣性大,可膽子卻不大,覺得自己身板跟春巧差不多,不一定打的過她,得找個幫手,夏荷是老太太的人不錯,可是拿了姑娘的好處,心裡有姑娘啊!

兩人合夥把春巧打一頓,然後夏荷還能給她作證,她是清白的,多好啊!

就這樣,芍藥拉著夏荷一路七拐八拐的追蹤春巧,伺機下手,結果還沒找到棍子,就見到春巧和阮媽媽在小道上談話。

因為玉佩的事出了意外,本來該阮媽媽上場的,現在要是衝出去,不是不打自招了,得趕緊攔下。

順帶威脅了阮媽媽一下,讓她直接去濟民堂認罪,一切都是她和二老爺合夥的,大夫人壓根就不知道,她務必要照做,不然大夫人怒起來,不當是她,她一家老小的命可就都沒了。

當時是小道,阮媽媽和春巧沒想到會被人跟蹤,說的很大聲,這不讓芍藥和夏荷聽的一清二楚了。

芍藥性子急,這麼大的事得趕緊告訴安容啊,有了這出,別說打春巧一頓了,春巧就算命大不死,以後也絕對沒機會在她面前蹦躂了。

芍藥跑的快,夏荷是緊趕慢趕才追上了她,這會兒還氣喘吁吁的呢。

芍藥的話,老太太不全信,畢竟不是她的丫鬟,可是夏荷可是她一手培養的,連她都點頭了,事情斷然不會有假,老太太一怒之下,啪的一下把桌子上的茶盞摔了出去。

滾燙的茶水,是孫媽媽才端上來的,噼里啪啦碎了一地,大紅牡丹地毯上瞬間由嫣紅變成了冷紅色,還冒著滾滾熱氣。

一屋子的丫鬟都懵怔了,直勾勾的看著芍藥,不明白她說了什麼話,叫老太太這麼生氣。

方才不過是罵大夫人一句,這會兒都恨不得要打她了。

大夫人直接嚇的雙眼獃滯。

她在武安侯府兢兢業業十幾年,不是沒犯過錯,可是顧忌她當家主母的臉面,老太太總是私底下訓斥她,今兒卻這樣,大夫人再傻也知道自己栽了。

武安侯望著老太太,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他耳目聰明,可是偷聽這樣的事,他不做,便問安容道,「又出什麼事了?」

不等安容回答,老太太便笑道,「我原還想她可能是冤枉的,沒想到真當大家都是傻子,隨便想怎麼糊弄就怎麼糊弄,怎麼不暈了,再得半天空,想個法子補救!」

武安侯更迷糊了,不過大夫人裝暈的事他早明白了。

老太太怒看著武安侯,她這兒子哪哪都好,就是不喜歡內宅爭鬥,不喜歡被那些妾室煩,寧願離京辦差。

是,她也承認大夫人會打理後院,那些妾室也不會鬧騰什麼事,可是今兒這齣戲真是叫她大開眼界了,什麼叫知人知面不知心!

老太太氣的緊閉雙眼,冷笑道,「十幾年了,我老婆子自認雙眼夠毒辣,從沒有看錯過什麼人,今兒才知道什麼叫看走了眼,就是你這媳婦,惦記安容的秘方能掙銀子,偷偷叫人偷了,自己不敢賣,叫了江二老爺代賣,兩人好平分。」

「幸好安容機靈,在秘方上留了一手,事情敗露之後,又是叫江二太太來使苦肉計,晾准了安容心軟,會往外掏銀子幫她們填補濟民堂的怒氣損失。」

「還在我面前唱起了紅白臉,苦肉計不管用,又捨不得自己的壓箱底,偷偷指使財總管偷庫房,財總管被抓,供認不諱,她又裝暈!」

老太太失望至極,越說越是生氣,把桌子拍的哐當響,「我原以為你是個視金錢如糞土的,沒想到卻是掉進了錢眼了,連自己女兒的錢都惦記!侯府是缺你吃的了還是短了你用的,讓你使出這樣的下作手段,一聽到安容手裡有比養榮丸好的秘方就出來分一杯羹!」

「如今倒好,為了脫罪,竟還要阮媽媽直接去濟民堂跟前認罪,說是安容指使她算計他們的,成了心的把安容往火坑裡頭推,真是豬腦子!若不是安容的丫鬟耳朵尖聽到了,她這是要毀了安容一輩子啊!」

老太太這話不是危言聳聽,濟民堂為了挽回名聲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,阮媽媽要是真去認罪了。

那肯定是要當著眾人的面認罪的,到時候柳記藥鋪可就名聲盡毀了,還有安容,一個大家閨秀,還沒有出閨閣就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