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六章物證

第八十六章物證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3 11:01  字數:3508

安容說了好一通軟話,才讓老太太歇住了眼淚。

老太太看開了,搖手道,「罷了,你們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,左右我老婆子也沒多少日子好活頭了,人都要死了,還能管到那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。」

老太太才說完,外面就傳來一陣哄鬧聲。

安容抬眸就見到大夫人臉色蒼白的進來。

撲騰一聲跪下,什麼話也沒說。

手裡顫巍巍的遞上一封信。

王媽媽接了信,雙手遞到老太太跟前,道,「侯爺和老太爺可真是冤枉大夫人了,大夫人是吩咐過財總管想辦法籌到萬兩銀子。」

「可是沒想到財總管鬼迷心竅,竟然敢灌醉福總管,偷老太爺的寶貝,就是打殺了他也應當,大夫人知道有錯,可奴婢伺候在大夫人身邊,大夫人也是逼不得已啊,都是為了四姑娘的名聲著想。」

安容聽蒙了,也笑了,「為了我?我這會兒又不出嫁,不用花兩萬兩吧,再說了,我是侯府嫡女,出嫁用得著偷自家的銀子嗎?」

這麼嚴肅的場合,安容卻說起了笑來,王媽媽接下來的話都說不下去了,讓老太太看信。

武安侯邁步過來,一把抓過信,拆了看了兩眼,眸底就染了怒火。

安容湊上去瞄了兩眼,頓時哭笑不得,冷笑連連。

真的是好手段,竟然從竊賊變成了受委屈,做好事不留名的了,她是不是還得謝謝她為了她的閨譽著想,行跪拜大禮?

安容拿給老太太看。

老太太眉頭皺緊,罵了一聲糊塗。

「這信是誰送來的?安容一個閨閣女兒,怎麼會使那下作手段去算計濟民堂?!別人不了解安容,你這個做母親的還能不了解,人家怎麼說,你就信了?!」

大夫人跪在地上,哭的是清淚兩行,愈加顯得臉色蒼白,「老太太,安容是我親手帶大的,就跟自己嫡親的女兒一樣,又怎麼會不了解她,可是這信確確實實說的有鼻子有眼。」

「我也納悶呢,秘方丟了這麼大的事,安容竟然壓著不提,也不找那個竊賊,我一時存了懷疑之心,就信了,就算他們是恐嚇,可是信上說了,要是我不掏兩萬兩,就把四姑娘和人私通的事宣揚出去,您也瞧見了,這信上說有人證物證,我也偷偷把阮媽媽叫去詢問了,她確實瞧見過這東西。」

這東西是什麼?安容左右翻看信紙也沒找到,倒是福總管從侯爺扔掉的信封里找出來一張小紙條,上面畫著一塊玉佩。

侯爺瞧了兩眼,眉頭輕隴,這玉佩確實不像是女兒家之物,倒有些像是傳家寶。

安容湊過去看了一眼,頓時無語,竟然是她在大昭寺梅林撿到的蕭湛的玉佩,安容忍不住想捂嘴笑了。

你說這玉佩是別人的吧,他們私通還有說頭,人家蕭湛求親上門,她要死要活的退親了好么,跟他私通,她是腦袋被門夾了還是被窗戶夾了?

還有這玉佩不是讓芍藥收好了嗎,怎麼會被人偷了,要不是整個的偷去了,根本就畫不到這麼像。

老太太質疑的望著安容,「這玉佩你見過?」

其實不用問,從安容的神情,她就知道這玉佩她見過。

安容點點頭,挨著老太太坐下,笑的是見牙不見眼,「見過啊,蕭國公府表少爺的,那日他救我暈倒在大街上,不小心丟了玉佩,我撿了原打算還給他的,後來靖北侯世子來了,我一時氣過了頭,就把這事給忘記了。」

「祖母,你也知道,我退了他的親,他又救了我,我哪好意思去還他東西啊,好幾次我都想扔了呢,最後只好收起來,想著找機會再還了。」

「沒想到我屋子裡的賊,偷了秘方不算,還偷了玉佩想污衊我與人私通,我與一個退親之人私通,不是沒事找事么,說出去肯定要笑掉人大牙。」

老太太聽得直撫額,孫媽媽更是哭笑不得,「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,這要污衊人也不打聽清楚了。」

老太太望著安容,「這玉佩應該還在,去取了來。」

既然是為了說服她們,自然是要見到實物的。

安容讓秋菊去取,順帶再拿些別的東西來,扭頭見到大夫人猙獰的面孔,安容笑的雙眼如月,本姑娘行的端坐的正,豈是你們想污衊就污衊的?

秋菊很快就把玉佩取了來,這期間,安容伺候老太太喝茶,也沒人搭理跪在地上的大夫人,她也不敢起來。

武安侯見到玉佩,確實跟畫上的一樣,安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老太太的袖子,撅著嘴。

老太太嗔了她一眼,才對武安侯道,「安容臉皮薄,這玉佩扔了肯定不行,留著就更不妥,你明兒上朝就交給蕭老國公吧,隨便尋個說辭,別說是安容撿的。」

武安侯搖了搖頭,頗為無奈應了。

大夫人壓根沒料到事情跟她預想的不一樣,心底氣的直抽抽,誰說這玉佩是個外男送給四姑娘的,她寶貝的不行,隔三兩日就要看一眼!

大夫人忙道,「是媳婦辦事不力,沒打聽清楚就信以為真了。」

沈安姒也在一旁道,「祖母,母親也是為了維護四妹妹的面子,沒敢把事情鬧大,這才信了信上說的,偷老太爺東西完全是財總管自作主張。」

這下子,事情還真的不好辦了,因為關係安容的清白閨譽,不敢隨便打聽,找人求證了一番,就信以為真了。

比隨便指使人偷竊罪名要大的多,再加上昨兒夜裡氣暈了,這會兒又跪了半天,數落兩句就該揭過去了。

不過就在武安侯才說完「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