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五章架勢

第八十五章架勢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2 21:11  字數:3521

一夜安眠,第二天清晨醒來時,安容精神抖擻,扭著脖子毫無形象的伸懶腰,任由丫鬟伺候穿衣。

洗漱時,白芷噔噔噔上樓來,扭眉道,「四姑娘,二姨娘和三姑娘來了。」

安容秀眉輕挑,嘴角划過一絲笑意,這就等不及了?

「讓她們在下面等著,」安容淡淡開口道。

白芷怔了一下,唇瓣輕抿,看了安容好幾眼,似乎在等安容改主意,可是安容坐下吃早飯了,她才轉身下樓傳話去了。

安容坐下,才吃完一個蝦餃,沈安姒就上來了,臉上帶著怒氣,不過她努力壓抑著,只可惜功底不到家,還是能瞧見一二。

安容繼續優雅的吃著早飯,她知道沈安姒為什麼生氣,因為她慢待了她和她的姨娘,大夫人教導過她,對待妾室,一定要講規矩,沒有她的准許,姨娘是不許上綉樓的。

換句話說,送上門來的,安容讓她等多久,她就得等多久。

被這麼不給面子,沈安姒怎麼能忍受,冷笑道,「四妹妹真是好大的架勢,都快趕著母親了。」

安容挑眉看著她,輕笑道,「不及三姐姐一二,一大清早就把架子從玉竹苑端到我玲瓏苑來了,等不及了可以回去,別妨礙我吃早飯。」

說完,安容又夾個蛋餃。

沈安姒氣的險些吐血,卻不得不忍著,誰叫人家是嫡女,是老太太的心肝寶貝,她還有求於她。

沈安姒瞬間恢復神情,笑問秋菊,「你們四姑娘今兒是怎麼了,像是吃了炮竹似地,我不過是開了句玩笑,就說話這樣沖了。」

秋菊站在一旁,笑道,「昨兒四姑娘睡的晚,所以火氣大了些。」

秋菊嘴上說著,心裡卻不已為然。

四姑娘真是弱,三姑娘一個庶出的也敢叫囂,一大清早就登門原就失禮,又不是晚輩伺候長輩,或者妾室伺候主母起床,四姑娘先吃早飯再見她原就是應當應分的。

她竟然火冒三丈的來興師問罪,難道一聽到她和二姨娘來了,姑娘就得餓著肚子屁顛屁顛的去見她,也不看她是哪根蔥。

不怪秋菊脾氣不好,安容是她的主子,本來這個時候飯菜送來,就不怎麼熱乎了,等安容吃完,勉強有些熱乎氣。

要知道,主子不吃完,做丫鬟的怎麼能吃?她也餓好吧,要是安容先去陪沈安姒聊天了,她們可以邊吃著糕點邊聊天,她們呢,得餓著肚子站在一旁伺候,誰心裡舒坦?

沈安姒聽了這話話,挨著安容坐下,關懷的問道,「怎麼睡晚了,昨晚你也聽說了財總管灌醉福總管,偷竊老太爺寶貝的事了?」

安容微微一怔,點了點頭,「聽說了,不過卻是不知道財總管偷的是老太爺的寶貝。」

沈安姒不著痕迹的掃了幾個丫鬟一眼,她可不像安容那麼傻,這些可都是大夫人的心腹丫鬟,她要是說錯了什麼話,回頭得給足了好處,才能讓她們別亂說話。

沈安姒嘆息道,「我昨兒睡的正熟,就聽到這事了,聽府里下人說,爹爹氣極了,二話不說,先打了財總管三十大板才審問的他,本來他還嘴硬,後來爹爹說他要是招認,留他一條狗命,他就供認不諱了,說是母親指使她偷的,母親當時就氣暈了過去,我昨夜還去瞧了她,你怎麼沒去?」

安容挑了挑眉,也難怪沈安姒混的開,那麼晚上了,聽說大夫人氣暈了,還跑去關懷,真是乖巧懂事,不過安容想,伺候是假,瞧熱鬧才是真吧?

不過,大夫人居然被氣暈了,還真是叫她大吃一驚,她會那麼弱不禁風?

「是嗎?我昨兒困極了,就先睡了,沒想到財總管膽大包天,敢偷老太爺的東西,就算爹爹饒過他,祖母也不會放過他的,」安容笑道,「事情驚動了爹爹,肯定會審問清楚的,三姐姐這會兒來找我有事?」

沈安姒有些漏氣。

這人怎麼該管的不管,不該她摻和的,跑的比誰都溜,拎不清主次,虧得老太太還那麼可勁兒的疼她。

沈安姒湊近一步,輕聲道,「母親這回算是被財總管坑了,他一口咬定是母親指使的,父親怒極了,要不是母親氣暈了,估計昨晚就被禁足了,昨兒夜深了,沒敢驚動老太太,這會兒估計老太太也知道了,老太太那麼疼你,一會兒你說說好話,幫母親求個情吧?」

安容明白了,這是做說客來了呢,明知道她屋子裡都是大夫人的眼線,她來幫她說情,就是想大夫人念著她的好,高看她兩眼呢,不過安容想,這只是表面上一層,簡單的求情,犯不著把二姨娘也帶上。

安容扭著眉頭,點頭笑道,「三姐姐你放心,若是母親是被人污衊冤枉的,我肯定會說情的,再說了,爹爹和祖母處置公正,還能冤枉了母親不成,你就別杞人憂天了。」

再說了,就算想冤枉大夫人,她又豈是那麼好被冤枉的?

沈安姒勾唇一笑,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,借財總管幾個膽子,他也不敢污衊大夫人,那不是找死是什麼,不過做兒女的,就得無條件信任她,才是孝順乖巧女兒。

「我也希望是杞人憂天了,來的路上,我聽說二嬸很高興呢,你也知道,她和母親素來不怎麼對盤,母親被禁足,肯定沒法管家了,其他嬸娘又都不在,府里都在傳,接管掌家權的會是她,要真讓她接手了,肯定會在各個地方安插人手,到時候母親想再管理內院,可就不那麼容易了。」

總算是說到重點上了,安容故作茫然的看著她,「管家的事,我不懂,有祖母在